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就爱找小说 > 都市 > 反叛的大魔王 > 第八章 漂泊是船的宿命(7)

反叛的大魔王 第八章 漂泊是船的宿命(7)

作者:赵青杉 分类:都市 更新时间:2020-03-06 08:35:36 来源:新笔趣阁

高月美的突袭在成默的预料之中,他并没有过多的抗拒。眼下这种情况,不管他喜欢不喜欢高月美,都必须接受两人必定会发生什么的现实。即便眼前是一屁股能坐死他的泰森的女儿,成默硬着头皮都必须得上。

他必须得控制住高月美,而一个男人想要控制另外一个女人,必须得通过她的芭迪(body)。

按道理来说,成默应该庆幸自己面对的是高月美这样漂亮的女人,而不是泰森的女儿。但成默却宁愿自己面对的是泰森的女儿。

并不是高月美不够美,也不是他对高月美没有一丝好感。

相反,他一直都觉得高校医是个好女人。只不过他从未对高月美产生过“爱”这样的情绪。没有爱其实关系也不大,成默又不是什么正人君子,抛开灵魂,单纯的基于欲望,享受如此妖娆性感的美人也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令成默纠结的地方在于高月美的双重身份。

白秀秀的小姨子,沈幼乙的闺蜜。

这个身份简直就是炸药,他了解白秀秀和沈幼乙,如果让白秀秀和沈幼乙知道了,前者能把成默炸的粉身碎骨,后者能把沈幼乙炸的粉身碎骨。

相比之下,反而泰森的女儿更叫成默能够接受一点。

也就是三百多斤,好好锻炼一下身体,也能延年益寿。也就长相没有那么仁慈,好好锻炼一下思想境界,清心寡欲一点,同样也能延年益寿.......

成默已经预见了将来的腥风血雨,可眼下成默别无选择。只是这个过程得控制好速度,不能太快。

他心中叹息,等两人在恒温泳池里温存了一会,便抬手将高月美自己卸下来的泳衣吊带重新挂在了她平直狭长的肩膀上,低声说道:“小美……我真的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就算我们以前是男女朋友,你也得给我一点时间适应一下,这么快就发生这种事情,我……”

高月美睁开眼睛,她没有立刻说话,扬着如晚霞般红艳的面颊,虚着美目盯着成默的瞳孔,对视了须臾,她伸手下探,XXXXXXXXX,勾起红润的唇角,开口嘲笑道:“行,我看你能忍到几时?”

被偷袭的成默被高月美胆大妄为的动作给吓了一跳,即便他向来如石佛般情绪稳定不动如山,也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少年,生死能够看淡能够看淡已经很逆天了,面对这种尴尬的场景,也有些手足无措。

虽然说成默是有个情人的已婚男士,可沈幼乙是个保守的女性,比成默还要放不开;至于他老婆谢旻韫,更是矜贵,平时连吻都吝啬,更不要说做什么出格的动作了。

被高月美突然来这么一下,成默还是有点被震动到,产生了一种异样的感觉。

新鲜感是人类的兴奋剂,尤其是对于荷尔蒙爆棚的年轻人来说。成默清楚这一点,越是清楚反而越是痛苦。

他害怕自己沉溺于那些永无止境的新鲜欲望之中,从而忘记谢旻韫。但又希望这些简单原始的刺激,能冲淡他心中无时不在的痛苦。

成默还明白时间会抚平一切伤痛,可越是明白,就越是歉疚。

看到成默眼里难得流露出莫名的哀伤,高月美犹豫了一下轻声问道:“怎么啦?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成默回过神来,他并没有去掩饰的破绽,还是恰到好处的演绎出了难过的表情,他沉声说道:“不知道.....不知道.....我.....我就是,感觉到有点难过......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高月美离开了成默的身前,抓着一旁的梯子扶手爬上了泳池,她弯腰拾起了搁在躺椅上的浴巾,没有什么情绪的说道:“我去洗个澡。”

成默“嗯”了一声,他站在泳池里,看着那一轮红彤彤的太阳彻底的被蓝色的大海吞没,游艇在夕阳残留在海面的最后的一丝余烬里画出了一道长长的白痕,像是正在远离世界的尽头。

成默第一次深深的厌恶自己的无力。

他知道这并不是自己的问题,甚至可以说命运对他来说还有些不公,它赠与他的全都是他不想要的,而从他身边夺走的,全是他视若珍宝的东西。

他闭上眼睛,感觉到海风正在失去温度,逐渐变的冰冷。他将头沉入了暖意盎然的水中,一切都消失了,呼啸的海风,波浪的喧嚣,温暖包围了他。可心中寒冷的喧嚣却挥之不去。像是他此时正一个人伫立在一颗遥远的没有阳光的星球之上。

这种感觉无法用言语来形容,就连眼泪都无法表达出这超越了悲哀和孤独的沉重,他如命运的钟摆,一下又一下,撼动着成默的灵魂。

白色的气泡在泳池里越来越密集,致命的窒息感如期而至。

“我救不了你,我谁都没能救的了,除了我自己。”

“原来窒息的感觉和心脏病发时的感觉如此之像。”成默心想,在剧烈的耳鸣中,他似乎听见了谢旻韫的歌声。

“但我依然相信,爱的力量,一定还存在着。”

——————————————————————————

游艇上有厨房,冰箱里也有一些比较西式的菜,比如牛排、鸡蛋、洋葱、土豆之类的,但高月美不会做饭,成默不想做饭,于是晚上两个人就随便吃了点火腿配面包。

吃完晚饭,两个人坐在三楼玻璃客厅的沙发里,头顶是无垠的星空,周围是无涯的大海。游艇仿佛是在星际旅行的飞船在寂静宇宙中航行。

成默拿着手机上网。出奇的高月美没有打扰成默的意思,只是团在沙发上挽着成默的胳膊用笔记本看剧,相处虽然静谧,却也没有什么尴尬,像是一对熟悉的情侣。

成默也不敢登陆影网,只能刷推特、油管和微博来寻找有用的讯息,可看来看去,却没有发现有关自己的讯息,比如他在法兰西一台刻意露脸的那一段竟然完全没有看到,就像他这个人根本就没有出现在恐袭之中一样。

他又用谷歌和百度搜索了自己的名字,谷歌没有与自己相关的条目,至于百度,则弹出了一条“根据相关法律法规,相关条目不予显示”。

母国屏蔽自己的一切信息,成默能够理解,至于墙外都找不到自己的相关信息,就有点令他费解了。如果说拿破仑七世帮他遮掩,是为了不让其他人抓住自己,好拿的自己的乌洛波洛斯。

那么曾经威胁他要曝光他所有讯息的小丑西斯,怎么又没有曝光?成默可不相信死掉的小丑西斯会放过他,他一定会十分乐意看到自己成为众矢之的,成为世界公敌。

可偏偏小丑西斯的威胁也毫无踪迹。

成默不相信小丑西斯的威胁只是欺骗,他只能猜测也许是如今已经掌控了欧罗巴的拿破仑七世起到了作用。

总之,这是件好事。

只需要面对拿破仑七世的追捕,而不是整个欧罗巴的围剿,成默再次调高了自己的逃生机率。他并不知道,自己的讯息没有被暴露出来,实际上最大的影网控制者——黑死病,在从中作梗。

稍稍安心之后,成默开始关注国际形势,出乎意料,欧罗巴爆发这么严重的“冲突”,竟没有引发山呼海啸般轰动。

媒体把这场“战争”降格为了“恐袭”和“冲突”。没有太多人关注那些因此丧命的人,也没有人太多人关注牺牲的“米歇尔”大统领,就连被毁掉的古都巴黎都没有太多人谈论........

所有人都在议论“天选者”。

这其中最受关注的毫无疑问是欧罗巴英雄——拿破仑七世。

无论是官媒还是自媒体都在不遗余力的报道和挖掘这个法兰西皇帝的后人。成功的击杀了小丑西斯,还打退了杀死大统领的瘟疫之主,并主动曝光了“天选者”的存在,拿破仑七世的光辉形象已经被无数的视频和宣传植入了每个欧罗巴人的心中。

尤其是拿破仑七世与“瘟疫之主”的战斗视频,成为了各大视频网站点击率最高的视频。成默也点开看了一下,在那个视频中,只有他击杀“米歇尔大统领”,破坏巴黎的部分镜头是真实的。至于他被拿破仑七世暴打的镜头全是重新制作的,也不知道是特效,还是拿破仑七世找人扮演的自己。

拿破仑七世笃定自己不敢发声,所以肆无忌惮的编造谎言,他剥夺了谢旻韫用死亡来拯救巴黎的功劳,掩盖了成默杀死小丑西斯的事实,还伪造了杀死成默载体的假象。

他成为了全世界的救世主。

而成默?

不仅失去了最爱的女人,在弹幕里他就是全世界的罪人,就连小丑西斯都有无数的支持者,他却是数以亿计的人所唾骂的对象。

尤其是在视频的结尾,拿破仑七世手持“执水者”击杀“假瘟疫之主”的时候,有弹幕的视频铺天盖地全是弹幕。

正常的粉丝们刷出了拿破仑七世的技能名称“真理:银心喷泉”,女粉丝疯狂的献花刷“老公”,而热衷二次元的年轻人们则刷出了:“为了王的诞生,献上礼炮”.......

不过一夕之间,拿破仑七世的脸书、推特、微博三大社交媒体账号的关注度均超过了两亿,成为了当之无愧的地球人气王。

完美的家世,强横的实力,俊朗的外表和老派贵族的气质,让拿破仑七世成为了十亿男人渴望成为的偶像,十亿女人心目中的梦中情人。

他每一个社交网络动态都会引来无数条留言,各个国家的都有,全世界男人都称呼他为大哥,全世界的女人都喊他老公。

但拿破仑七世却@了雅典娜,向全世界宣布他此生只为这一个女人钟情。

女粉丝们哀嚎刚恋爱就失恋,她们爆破了雅典娜的推特,却在看到雅典娜的照片之后自惭形秽。男粉丝则惊为天人,对拿破仑七世更加羡慕嫉妒恨。

就连好莱坞的天之骄子莱昂纳多都在采访中毫不避讳的直言:“人人都想成为他......”

这几天,整个世界都在围绕着拿破仑七世旋转,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世界中心。

成默看到这一幕并无嫉妒或者愤怒,反而有些佩服拿破仑七世确实是个人才,把一切微小的优势都能发挥到最大。

明明欧罗巴和法兰西损失惨重,将要面对难以想象的重重困境,偏偏他还能稳定人心,顺便搞个人崇拜,把丧事喜办弄到这种程度,由不得成默不敬佩。

巴黎惨剧好像没有发生过。

世界一片祥和。

成默关上手机,又觉得有些悲哀。

并不是为了自己,而是为了谢旻韫。他又想起了小丑西斯的话,“科技成为了天选者的工具,网络用海量的信息来规训你、攻击你、驯化你,统治者用它彻底的驯服了人类。”

他觉得也许小丑西斯是对的,高科技确实丰裕了人类的生活,让娱乐廉价,却也真的贫瘠了人们的心灵。

二十年前在拨号联通网络之时,所有人都对互联网世界充满期待,觉得人类大同的时代即将到来,以为这是美好世界的开始。

然而没有想到,那个时候才是“美好世界”的巅峰,随着资本的逐渐入侵,互联网世界不在是乌托邦,反而异化成为了最血腥现实的动物屠宰场。

独立思考的精神几乎被屠杀殆尽。

“值得吗?”

成默想要询问谢旻韫,他想谢旻韫一定会笑一下,然后对他说:“有爱和音乐就有希望。”

——————————————————————

临近十一点,到了成默睡觉的时间。没了乌洛波洛斯,他失去了至少三分之一的时间,要换成以前成默肯定会为此感到遗憾,不过现在的成默却觉得只要能够睡着也算是一件幸福的事情。

什么都不用想,什么都不用思考,是件幸福的事情。

高月美看偶像剧看的正入神,时不时发出轻笑。

成默咳嗽了一声,扭头说道:“我要去睡觉了!”

高月美看了眼笔记本电脑上的时间,有些惊讶的说道:“这么早?”

“不早了,十一点了。”

“明天又没有事情,睡这么早干什么?”

成默皱了下眉头,带着一丝疑惑说道:“我也不知道,就是觉得到了睡觉的时间了。”

高月美嘟了嘟嘴,摇晃着成默的胳膊撒娇,“不准睡,再陪我看一会剧嘛!”

成默不打算迁就高月美,他知道高月美会得寸进尺,便强行站了起来摇头说:“真的困了,坚持不住了。”

高月美没好气的“哼”了一声,也不关机,直接合上笔记本电脑说道:“好吧!那睡吧!”“你继续看就是。”

“不,我陪你睡觉。”高月美从沙发上跳了起来,没有束缚的XX跳了两下。

成默尽量不去看灯光下的那一片白腻,“你.....不会今天还和我睡一张床吧?”

“为什么不?我一个睡会怕!”高月美理直气壮的说。

成默滚动了一下喉头说:“那说好了,不许动手动脚......”

高月美轻笑,冲着成默眨了眨眼睛说:“知道啦!保证不对你动手动脚!行了吧!”听到高月美这么说,成默觉得自己还不如不问。

两个人一起下了二楼,还是昨天那间豪华套间,高月美看到床已经铺好了,东西也被收拾的整整齐齐,惊呼道:“你收拾的?”

成默翻了白眼说道:“不是我,难道是鬼?”

高月美搂着成默的胳膊在他脸上“啵”的亲了一下,留下一个有些滑腻的唇彩印之后,她媚笑着说:“老公真乖!等下老婆给你奖励......”

成默不喜高月美叫他老公,还自称老婆,第一次恢复了一些以前的口气,淡淡的说道:“小美,我不喜欢你这样轻浮。”

高月美脸上的表情呆滞了一下,站在原地盯着成默的眼睛,似乎想要开口询问什么。

成默没有理会高月美的意思,径直走进了浴室,开始洗脸刷牙。

高月美马上跟着成默走了进来,一脸乖宝宝的样子轻声说道:“诺诺,我错了嘛......你别生气,你让我怎么样,我就怎么样......”

成默一边刷牙,一边点头。

高月美对着镜子里的成默甜笑,“等下我帮你按摩。”趁着成默漱口的时候,高月美“嘻嘻”笑道,“你不说话我当你答应了啊!我开始洗香香了的,现在就去床上等你!”

(以下略有删节)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