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就爱找小说 > 仙侠 > 乘龙佳婿 > 第七百八十三章 好有道理

乘龙佳婿 第七百八十三章 好有道理

作者:府天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0-05-23 10:04:36 来源:大家读

虽说叶氏曾经通过了皇子选妃的复选,但江都王却没单独见过她,毕竟,那次选妃全都是皇帝一力促成,暗箱操作,又不是他这个大宗正的事,连皇后都没法插手。别说叶氏还不是皇子妃,就算人真的成了皇子妃,他也不可能没事见侄儿媳妇。

然而,自打知道叶氏也在这个偏僻的小村子里,他就决心非要见到人不可。

所以,哪怕在那座并不算十分气派的小院厅堂中,堂堂江都王竟然等了足足好一会儿,他却依旧耐性十足,甚至连几个随从在那东张西望,也被他呵斥了,道是别没规矩。总算茶喝了半盏,里头终于传来了消息,说是叶氏愿意见他,他这才长舒了一口气。

虽说他是可以自恃身份强硬一点,但叶氏可是能把拦路调戏的恶少割掉一只耳朵,把狗腿子打得落花流水的强悍女子,他若是不想用自己的名声去碰钉子,那当然就只能客客气气求见。

他是为女儿来的,又不是为了贪图人家的美色!

为此,江都王甚至还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冠,确保自己能够以大方得体的形象出现,这才昂首挺胸地出了厅堂。几个随从自然紧随在后,可在二门口,他们却被两个仆妇拦了下来,而理由却也让众人没办法反驳。堂堂叶氏小姐,见江都王也就算了,让他们跟着算怎么回事?

随从被拦下,江都王却也没当一回事,可当见到叶氏的时候,见她一身劲装,右手还反手持一把长剑,神情清冷,他这心里就有些打鼓了,很担心对方是不是会错了他的来意,一会儿怒火上头就要给他来上一剑。

可来都来了,见惯大风大浪,却没有亲身卷入过大风大浪的大宗正江都王,到底还是把心一横,吐露了自己的来意:“叶小姐大名,我在京城也是久仰了。小女昔日就对如今的张学士夫人,也就是朱大小姐异常崇拜,如今得知还有叶小姐这样的巾帼英豪,她……”

说到这儿,江都王顿了一顿,再次组织了一下语句,这才用最诚恳的态度说:“她就更加动了习武的心思。得知叶小姐也要在女学授课,还是教习武艺,她在家里和我们争了个天翻地覆,一定要去女学,一定要向你学武。”

一脸清冷的叶氏静静站在那里,直到江都王说海陵县主吵着要去女学,她才嘴角一勾笑了笑,继而就淡淡地说:“大王既然今天特意来找我,想来是反对县主这练武的决心?你是觉得女子无才便是德,安分守己做好内宅妇人就好,其他的都根本不用学?”

“我当然不是这个意思!”江都王没想到刚刚开口,这就被怼了,一时也有些羞怒,“小女是我们全家的掌上明珠,我们不怕她学了武艺争强斗狠,反正我们都会无条件帮她。我只怕习武太辛苦,一个不好,练武的时候还会损伤肢体!”

“她是堂堂县主,要学这个干什么?她要多少护卫我就给她多少护卫,谁敢欺负了她?”

虽然刚刚阿六来通风报信时,也大体说过江都王所为何事,更说过这位大宗正的性格为人,叶氏从前也了解一些,可此时真正面对面地见到江都王,听了人一席话,叶氏方才确定,这真的是一位无限度疼爱女儿的好父亲。

相较于这年头很多把家中女孩子当成筹码的父亲以及长辈,江都王实在是强太多了。

然而,面对江都王这听似强硬的宣言,她却仍然淡然一笑,随即一字一句地说道:“我并不认识令嫒,原本大王所求之事和我并无关联,所以我是可以毫无负担地答应你。更何况,我连县主想要习武是否一时起意都不知道,更没道理因为县主的一时起意而开罪大王。”

听到叶氏这么说,江都王却反而心里咯噔一下,因为他知道,叶氏既这么说,那后面肯定还会接上“但是”两个字。果然,就和他担心的一样,叶氏又开了口。

“但是,大王刚刚所说的话,其中有一些我却不敢苟同。千金之子,坐不垂堂,这固然是一点都没错,县主这样的身份,平时出入带上几十个护卫,那也确实足够保证她的安全了。但大王想必应该知道,天有不测风云,当初业庶人之乱赵国夫人和裕贵妃是如何逃生的?”

江都王的脸色顿时阴沉了下来,到了嘴边的那是她们瞎胡闹,他到底还是没有说出口。别说赵国公朱泾都没有因为当时的事怪罪妻子,皇帝也不是一样?相反,那两个男人反而还一直都深深地内疚……不过那两个女人包括张寡妇一同逃出来还真不仅仅是福大命大!

这三个女人实在够凶悍的,事后那寺庙中的好几具尸体上,都验出了她们各自那兵器留下的致命伤痕。而事后,裕妃和赵国夫人身上据说也都是伤痕累累……

见江都王没有说话,叶氏以为这位大宗正心中并不服气,当下就淡淡地说:“而我当初遇到的那件事,其他人固然不至于那么倒霉地也碰到,但是,既然有宋时真珠族姬那件事在民间广为流传,就说明即便是养在深闺的女子,依旧有遇到险境的可能。”

“所以,县主若是因为崇拜张学士夫人,又或者觉得我打得那恶少和狗腿子落花流水,于是就想练武,这没有必要,但是,她若是想学防身术,那么去女学,我没有回绝的理由。”

“我从来都没打算让女学中的女孩子全都变成武艺超绝的高手,我只是希望她们在遇到恶人的时候,能够有一定的自保之力。日后我在女学教授她们的时候,并不打算教很多,就如同程咬金的三板斧,她们只要能学会出其不意地克敌制胜,争取时间和机会,就够了。”

“对于大多数女子来说,习武是为了防身,又不是为了争强斗狠。”

江都王最初觉得意外,渐渐被叶氏说得有几分动容,到最后他竟是发现,自己打心眼里赞同叶氏这番话,觉得人说得好有道理!虽然有些恼火自己这耳根子软的毛病,可他不得不承认,叶氏这种不怕一万就怕万一的表述,实在是击中了他的软肋。

真珠族姬那故事,还是发生在太平盛世呢,就如同叶氏上回差点被劫一样,谁能担保他精心呵护的天真烂漫的女儿不会遇到某些凶徒?

因此,犹豫了再犹豫,这位大宗正不禁扭扭捏捏地问道:“叶小姐的意思是说,并不是要把学生教成你和朱莹那样的高手?”

“除非从小开始练,而且持续有足够的好食材好药材用下去,本身又有足够的恒心毅力,一般人想练成朱大小姐这样也不可能吧?”叶氏不由得被江都王那患得患失的样子给逗乐了,随口调侃了一句。而她一旁侍立的曹青青,则是完全忘乎所以地扑哧笑出声来。

而笑过之后,小姑娘意识到面前这位不是可以任自己嘲笑的普通人,而是江都王,赶紧就咳嗽一声补救道:“大王,小姐的意思是,要练成她和朱大小姐那样的,不但得从小下苦功,打根基,还得吃好,天天好饭菜好药材养着,没有别的事分心。”

“就比如我从前在镖局,也是从小练武,但那是为了日后保护人家大户人家的女眷,所以习练的很多功夫是为了关键时刻怎么给保镖的夫人小姐挡刀剑,学的弹弓,也是很适合女孩子的兵器……可因为没有足够的补药和肉类,我身上练得留下了很多暗伤。”

“多亏跟了小姐,我调养了好久才补回了一点气血。”

“今后女学的学生,怎么可能这么练!别说有些人没那条件,就算有那条件,小姐和朱大小姐也不肯答应!学好防身制胜三板斧,然后多多运动,强身健体,那就够了。对了,后头这八个字是张学士说的。他还说,女孩子若是成天守在家里不动,弱不禁风,寿命不长的!”

见曹青青这心直口快的话一出口,江都王那张脸就立刻变了,叶氏只得立刻咳嗽了一声。结果,小丫头倒是立刻住嘴了,可看向自己的目光却显得很迷茫,仿佛不知道错在哪,她不禁又好气又好笑。

“儒家讲养生,道家佛家都常讲守静,张学士倒好,常说生命在于运动,结果朱大小姐是听进去了,还告诉这小丫头,倒被她记了下来。”

叶氏当然知道江都王这个麻烦是张寿带来的,所以不动声色就把事情往张寿身上一推——反正朱莹说,那话是张寿说的。张寿总不至于连这也要赖掉。

而江都王听到这张氏名言,却是不怒反喜。这几天见不到女儿,他表面上固然还坚持着不肯放松,但心里已经快急坏了。如果真的像叶氏说得这样,女学也就只能教一点点粗浅的防身之术,而且张寿的话听起来不是倡导习武,那他也不是不能答应海陵县主……

毕竟,王府固然也有几个会武的仆妇,说起来也能教一教海陵县主,但彼此身份迥异,年纪更是相差一大截,所以当初他提出过这么一个折衷的法子,她根本就不肯答应。

现在他想想也是,女学里的姑娘倒是年纪都差不多,就连女夫子们,也不都是那些死板的寡妇。而且,在家里没有姊妹的女儿,到那说不定也能多几个朋友。这时候,他完全忘了,女儿已经定下了人家,而且按照一般人家嫁女儿的年纪,她其实已经该嫁了……

于是,他摸了摸下巴,无奈地叹了一口气:“我四个儿子,就这么一个女儿,不免关心则乱,说实话,那丫头在家里和我赌气好几天了,所以我听说叶小姐你在这里,方才不管不顾一定要见你一面……因为我知道,朱莹那丫头肯定是站在我那女儿一边的。”

“说不定就连张寿带我上这儿,也不是为了探望张琛和四郎,而是为了说服我!”

听江都王说这话时,竟是满脸的晦气,叶氏想到阿六来见自己时传话的光景,不禁莞尔一笑,随即就轻声说:“大王一片慈父爱女之心,我自然能体谅。只希望日后天下有幸如县主的女孩子能够多一些,如您这样的父亲也能多一些。”

这话对于别人兴许不过是一句普通的恭维,但江都王听在耳中,那却只觉得是最贴切最打动人心的赞美。别的话他不敢当,可天底下最好的父亲,他肯定当仁不让!他压根没去想自己那四个臭小子听到这话是不是会敢怒不敢言,只觉得面前这冷艳的姑娘格外顺眼。

“天下当父亲的,本来就应该如同我这样子。父慈才会子孝,做不到慈的父亲,凭什么要求子孝?”振振有词地标榜了自己一句,江都王就对叶氏说道,“今天听你一席话,我回去之后,总算是能和我宝贝女儿和解了。这个人情,算是我欠了叶小姐你的。”

“今后你要是有什么事,尽管来找我!哎,想嫁人,我给你做大媒,不想嫁人也无所谓,你家里的长辈要是啰啰嗦嗦,我也可以帮你挡着!”

曹青青原本还以为江都王是宗室中的大人物,一定很难说话,此时见江都王竟然这么爽快地改变了态度,她顿时觉得这位大宗正怪不得能把宝贝女儿轻易嫁给一位穷举人——她完全不知道,宋举人其实一点都不穷——原来这是一个如此通情达理的人。

而叶氏刚刚见识了江都王对父慈子孝四个字的深刻理解,此时反倒不觉得奇怪了。她含笑敛衽行礼,算是谢过了对方的这番承诺。等到她吩咐曹青青去送客,自己默立了一会儿,这才头也不回地开口问道:“六爷这应该满意了吧?”

随着她这声音,阿六现身出来,但开口说的第一句话却很直接:“我没在监视你。”

而说完这话之后,他没说张寿担心叶氏和江都王两人一言不合冲突了起来,而是真心实意地说:“叶小姐劝江都王的话说得很好。”

叶氏深知阿六是能够在借钱的时候都预先声明九出十三归的性子,说话压根不会顾忌你是不是女人,因此他突然这么赞同自己的话,她倒是觉得有些意外。可她一点都不觉得这么一个看似古怪的少年,确实是赞同江都王那位千金强身健体……

据已经还了阿六两期欠款的曹青青私底下告诉他,阿六好像很推崇朱莹……但最大的理由不是因为她长得貌若天仙,而是因为朱莹很能打,关键时刻不但不会成为拖累,而且还能克敌制胜。所以,阿六赞同她的这话,应该是想让海陵县主将来保护丈夫?

然而,下一刻,她就只听阿六开口说道:“宋笨笨太弱了,要是县主也太柔弱,将来对他们的孩子不好。任何世道都容不得柔弱。”8)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