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就爱找小说 > 仙侠 > 乘龙佳婿 > 第五百八十八章 秋后算总账?

乘龙佳婿 第五百八十八章 秋后算总账?

作者:府天 分类:仙侠 更新时间:2020-03-20 10:33:07 来源:飘天文学

陆三郎这场冠礼,宾客不多,亲友不少,原本在近来波澜迭起的京城,算不得一桩大事件。然而,天子微服亲临,这却犹如石破天惊,虽说陆绾尽力控制,冠礼期间并未传开,但冠礼之后消息就不胫而走,一时朝野哗然。

而几个应召上京的通天文术数的人才上门挑衅,却先在对上陆三郎时大败亏输,而后面对张寿的当众解题,更是哑口无言,最后还是张寿和陆三郎师生俩不计前嫌,以德报怨,盛情招待。这件事在张琛和朱二等人离开陆府后的大力宣传下,也成了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

而在别人津津乐道这场冠礼的时候,陆三郎却也没闲着。今天已经正式加冠元服,成了成年人的他,送走客人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招呼了自己的几个亲信匆匆回到刚刚那宴客的大堂,直接支使他们把张寿写得满满当当的那十块黑板搬走了。

而当送了亲家工部刘侍郎,晚回来一步的陆绾看到空空荡荡的大厅,叫来人一问,得知陆三郎已经亲自带人把这十块黑板送去九章堂了,他顿时气得七窍生烟:“这么大的事情,居然也没人来禀报我一声,这家里难不成已经没规矩了吗?”

跟着父亲送客的陆大郎和陆二郎顿时交换了一个眼色,陆二郎就赔笑道:“爹,别生气了,三弟素来就是尊师重道的性子,张博士留下的墨宝,他郑重其事地搬回九章堂去供着,这也不是什么值得奇怪的事……”

陆二郎这话还没说完,就只见陆绾扭过头来冷冷瞪着他,顿时连忙讪讪住口。而陆大郎见弟弟在父亲面前碰了个软钉子,不由得暗笑人为了打压小弟实在是不遗余力,连尊师重道这种名为褒扬暗为讽刺的话也说了出来。

他轻咳一声,打算说几句“公道话”,也好显示一下自己身为长兄的胸怀和担待,可这咳嗽才刚完,就也迎来了陆绾那冷冰冰的一睹。

“咳什么咳,之前在冠礼的时候,你又不曾说话,怎么至于现在就哑了嗓子?装腔作势到你们老子我面前来了,我好像没教过你们这个!”

见两个儿子登时不吭声了,陆绾就气不打一处来地训斥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心里想什么,你们从前瞧不起你们的弟弟也就算了,可今天这场冠礼,皇上都来了,面子已经给那小子做足,你们还玩那种上不得台面的花样……愚蠢!”

兄弟俩被陆绾一句上不得台面骂得面色一阵青一阵白,陆二郎到底更性急沉不住气,一时小声说道:“我们怎么了?大哥全程都是老老实实当他的赞者,我也都在迎来送往。为了他的冠礼,我们两个哥哥还不够尽心竭力吗?”

陆绾哂然笑道:“迎来送往,结果却把几个登门挑衅的人顺顺当当放到了这冠礼的地方?”

陆二郎不禁心里咯噔一下,随即立刻强笑道:“爹,那时候我和大哥都在忙着招待其他客人,并不在外面,听说是张博士带着的那个随从……叫做阿六,听说很厉害很能打的那个,都是他自作主张把人给放进来的,真的和我和大哥无关。”

见弟弟好歹也是在帮自己撇清,陆大郎连忙也帮腔道:“就是,那个阿六把陆家当成自己家似的指手画脚,那会儿爹和我们都在招待客人,家里下人又不能闯进来请示,所以自然而然就不得不听他的……”

“哦,都是他自作主张,不是你们早早就吩咐家里的下人,若有客人就直接放进来,别管其他?”陆绾不耐烦地打断了两兄弟的辩解,见两人听了自己的话面色很不自然,他不由得嗤笑了一声。

“不要事事往别人身上推!张寿身边的那个阿六确实是有意放人进来,他走的时候还对我挑明了,是朱莹吩咐的他。之前张寿一时没注意,随口就把陆筑的表字给当场起了,朱莹多半是怕别人挑礼仪的刺,所以既然皇上本来就是把这事交给陆筑,她就想搅一下局。”

“但朱莹怎么想,那是她的事。阿六怎么做,那也是他的事。可是,阿六放人进来的时候,这陆府下人就仿佛聋子瞎子似的熟视无睹,连个阻拦的人都没有,他就算傻子也觉得奇怪,更何况这小子还很聪明!”

见自己的长子和次子这一次终于面色大变,陆绾方才怒形于色地训斥道:“别以为他不爱说话,你们就能随便给人扣黑锅,那小子平常最喜欢揣着明白装糊涂,所以皇上一贯很信赖他!张寿家里有两个人吃着朝廷俸禄,一个是张寿自己这个国子博士……”

“另一个就是在锐骑营拿教头薪俸的阿六!锐骑营的钱,你们倒是随随便便去拿一份试试?哼,这一次你们丢脸不止丢到了张家,还丢到了皇上面前去了!”

听到皇帝兴许也会知道他们那点私心,陆家兄弟俩终于心慌意乱了起来。陆大郎毕竟大几岁,装沉稳也装了很多年,此时还能忍一忍,陆二郎却到底是年轻气盛忍不住。

“这怎么就是丢脸了?陆筑这死胖子平时一直都在外头炫耀自己如何天才,如何努力,这次既然有人找上门来,就算放人进来,也是让他能有当众显摆一下的机会,这难道还成了我的错?”陆二郎话才刚说到这里,就只见陆绾那如同刀子似的目光狠狠剜了过来。

那一刻,他仿佛有一种错觉,自己若是再多说一句,怕是父亲的大耳刮子就要挥下来了。

“在我面前都叫他死胖子,由此可见,你在外头都是怎么称呼他的!怎么,从前他不起眼,现在他遇到了贵人,自己有了能耐,从前样样都比他强的你们就看不下去了?”

陆绾盯着满脸不服的次子,又扫了一眼状似唯唯诺诺,但想来也是满心不甘的长子,半晌才淡淡地说道:“你们自己好好想一想,昨天大皇子和二皇子是什么下场!”

一听到大皇子和二皇子,陆家两兄弟先是不解,可等到陆绾说出接下来的话之后,他们那满脸的桀骜顿时化作了惶恐。

“那两个还是真正的皇家贵胄,皇上的亲生儿子,贪婪胡闹不懂事,平日没事还喜欢欺压弟弟,最后什么下场?身为兄长没有兄长的样子,这是皇上的大忌。再加上你们都已经入朝为官了,连自家弟弟都要忌恨的人,你们觉得这样的官员在皇上心目中是什么形象?”

陆绾连番组合拳,打得两个自以为是的儿子面如死灰,方才恼火地拂袖而去。只是,等到一路穿过前院,到了内院陆夫人屋子门前,听到自家一向温婉的妻子正嗓音尖利地和里头几个侍女说话,他顿时眉头大皱,紧跟着,他就听到了简直令他难以置信的话。

“告诉那裁缝,就照这样子做,等做好了,就送到那边宅院去。把我的衣服也收拾两箱子放过去,日后反正我要常常去住!”

陆绾也听妻子说过,陆三郎成婚就和刘晴搬出去住,也免得一大家子在这宅子里窝着挤得慌,兄弟妯娌的龃龉越来越深。妻子对他说,日后会不时过去看看,偶尔住两天。可现在听这口气,竟然不仅仅是偶尔,还打算过去常住!

他没注意到此时门口竟然没有留丫头或者仆妇守着,下意识地走到门边上打算进去,岂料接下来屋子里又传来了陆夫人的声音。

“三郎那胖小子从小就不受他爹和他两个哥哥待见,成天被欺负,现在大了有出息了,当然不想看人脸色。我这个当娘的不两头跑,日后这父子兄弟情分天知道还能剩下多少?就拿今天的冠礼来说,说得好听那是三郎和他那老师所向披靡,说得不好听……”

“别人定然笑我们陆家门风不谨,什么阿猫阿狗都往里头放!要不是有人纵容,怎么会把这种不速之客放进来!都是我管教无方,那两个大的没教好,可也是他爹从前瞧着他们兄弟俩读书有成就放纵了他们,反而觉着我偏心!”

“我是偏心了,但三郎从前爹不疼,要是我这个娘再不爱,他日子怎么过?现在看他有出息了,我比谁都高兴!一家人还过出两家人的滋味了,传出去简直是笑话!”

陆绾听着听着,只觉得自己这么闯进去的话,回头说不定会被妻子直接骂出来,到时候说不定要传为笑谈。面色阴沉的他只能扭头就走,却不料他刚刚出院门,那边屋子门口的门帘就轻轻一动。

之前透过门缝看动静的丫头一溜烟来到了陆夫人跟前,小声说老爷走了,刚刚一手叉腰作泼妇状的陆夫人这才舒了一口气坐下,捶了捶腰后就叹气道:“这家里真是,从前三郎那是除了我这个娘没人瞧得起,如今飞黄腾达了却又招人恨。”

“今天不教训那两个大的,明天他们就能做出更过分的事来!这针眼大的心胸器量,也不知道都是随了谁!他们的爹还知道退一步海阔天空,以退为进,这两个怎么就这么蠢!”

陆夫人骂归骂,但骂完之后,她不由得又有些踌躇。她当然不是一点办法都没有,大可以借着管教媳妇来训诫儿子,可她一贯不大喜欢这么干,毕竟长媳和次媳也算是出身名门。但如果丈夫那儿就打算这么息事宁人,她就算拉下这张脸,也不得不出面了。

现在不把那两个大的教训得规矩一点,日后等他们夫妻死了,一家子闹起家务来,那岂不是全京城的笑话?就算不闹家务,彼此之间形同陌路,那她就是死了也不放心!

她思来想去,就命侍女在外打探消息,等到得知陆三郎一回来就被陆绾叫去了书房,同时被叫去的还有长子和次子。虽说知道自己这个当母亲的最好别去拉偏架,免得父子四个尴尬,但她思来想去还是忍不住,最终干脆亲自走了一趟。

结果,就和之前陆绾在她门前打住一样,她还没到书房前就听到动静,立时三刻停下了脚步。因为听那里头的声音,赫然是一贯自视极高的长子和次子正低声下气地给弟弟在赔礼!

小胖子完全没料到两个哥哥竟然会给自己赔礼,尤其是长兄满脸沉痛地检讨放人进来找他麻烦的私心,次兄在那反省不该被羡慕嫉妒恨冲昏了头脑,他忍不住很想扭头看一看门外,是不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

可是,看到老爹那张阴沉沉的脸,小胖子最终还是非常乖巧地说:“两位哥哥也就是和小弟我开个玩笑而已,一点小事,还用得着赔什么礼?”

然而,这么一句极其漂亮的话之后,他却突然话锋一转道:“再者,今天皇上亲临,我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把那四个挑事的人挤兑得落花流水,我和老师那几块黑板更是胜利的铁证,也不枉我为了防止这种事情发生,让人提早做了三五十块黑板在家里放着。”

“今天之后,再想挑衅我们师生的人,应该就会好好掂量一下了!”

提早做了三五十块黑板……

这一次,轮到陆绾觉得脸上那威严的表情都要僵了。他当时就觉得阿六当时那左一块黑板右一块黑板地带进来,这情形很有些诡异,就犹如街头变戏法,却没想到自己的大胖儿子是早有预备,叶孟秋那四个人正正好好撞在了锋利的矛头上!

而陆三郎撂下这锋芒毕露的话之后,这才笑眯眯地又对两个笑得极其不自然的哥哥拱了拱手:“我从前不懂事,大哥二哥也都没少受累,我还没对你们赔过礼呢,今天这事儿就过去了。别说你们,就连那叶孟秋四个,不打不相识,我才刚派人给他们送去了几箱子书。”

在陆绾看来,自己这大胖儿子此时那笑容,就犹如狐狸在算计到口肥鸡时的狡黠。

“那一箱子书里,不但有我之前在冠礼上提到的《四元玉鉴》和《测圆海镜》,算经十书里头没失传的那些书,一应齐全,还有很多其他的算学典籍。我敢说,这京城除却我的三三书坊,再也没有人像我这样拿得出这么多算学书了。”

“至于《葛氏算学新编》,我就不送了,免得别人说我别有居心。”

小胖子说着呵呵一笑:“而且,我是用老师的名义送过去的,还捎话说,算学人才不易,大家应该彼此守望相助。如此以德报怨,如若有人在外头胡说八道,我看叶孟秋那几个人,是出去说公道话呢,还是三缄其口呢,还是口出恶言呢?”

顶点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