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999文学 【192】终离幻境知真相

小说:【征文】花落流年错 作者:娜样 更新时间:2019-04-18 18:39:08 源网站:999文学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那就好。”

  “现在我可以离开了吗?”

  “可以。”灵玉手一挥,前面就出现了一条路,路的尽头看不清楚。

  看着落花连背影都冷漠如斯,灵玉不由得喊到,“阿落。”

  看到前面的身影停了一瞬,灵玉继续说到,“若是我一直都是灵玉,你一直没有恢复记忆,你真的会与我在一起吗?”

  这个答案,真的很重要。这句话,灵玉没有说出来。

  过了两秒,正当灵玉以为这个问题会消逝的时候,前面的女子动了,不过是向前。

  “也许吧。”

  也许?

  呵呵……

  灵玉不由得轻笑,等到再也见不到落花的身影,这才慢慢的转为大笑,从刚开始的苦涩,也慢慢的转变成为嗜血的冰冷。

  “阿落,你作为阿落,你选错了。”

  “我的阿芷姑娘,是我给你创了一个幻境,还是你给了我一份注定灰飞烟灭的假象?”

  一场假象,自己不也是早就知道的吗?

  “看来,还是我心软了,居然会认为你即使恢复了记忆,也会留下来。”

  其实,无论是作为阿落还是阿芷,都不会留下来。

  说到这里,灵玉的语气更加的冰冷,身上柔软的些许气息都再也不存在,又变回了那个阴晴不定的锦江阁阁主。

  “我说过,这次你若是选错了,那便不要怪我。”

  说完闭上了眼睛,“山峦。”

  不过瞬间,山峦便出现在了原地。

  “阁主。”

  “计划可以继续了。”

  山峦听见这话,不由得眼里闪过震惊,不过还是点了点头, “是。”

  明明阁主昨日才说按兵不动,今天就改了主意,眼神瞟过周围的一片喜色,还有那已经不在的新娘。

  山峦就知道,怕是那女子知道了真相。

  “还有新桐,送回去吧。”

  “是。”

  东边小屋内。

  新桐睡在床上,看样子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但是若是仔细观察,就知道新桐现在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新桐比落花恢复记忆还要快,不过还没有见到落花,就被控制住了。

  想到两人的婚礼,新桐不由得一阵担忧。

  没想到,温润如玉的灵玉,居然是姐姐一直寻找的仇人,一直防备的人,上一世杀了自己的人。

  当时自己知道的时候,第一个反应就是这不可能,可是出现的山峦就彻底粉碎了这个可能。

  “你怎么来了?”

  “莫非是来请我喝你阁主的喜酒?要是姐姐知道了灵玉是锦江阁阁主,那她还会与你阁主在一起吗?我姐姐,最是记仇。”

  听到这话,山峦脸色不由得一僵,但是不过瞬间便恢复了以前的面无表情。

  “你倒是了解你姐姐。”

  “走吧。”说完就将新桐身上的束缚给解开。

  “你要带我去哪里?”防备的看着山峦,只是下一刻,就出现在了那面白墙前面。

  已经是回到了外面的现实社会。

  “你走吧。”

  “就这样放我走?是他的意思?为什么?”新桐不由得好奇的问到。

  “是,至于为什么?要我说应该将你关起来,也能威胁人,不过若是你再不走,我可不保证会不会将你再次抓走。”

  一听这话,新桐立刻转身,走。

  不走留着过年吗?

  不过在离开房间的那一瞬间,新桐还是听到了山峦的最后一段话。

  “若是想要你姐姐好,其实最好不要离开。”

  这句话无头无脑,新桐着实不知道是个什么意思。

  回到了客栈的时候,新桐第一眼见到的就是小白,还有其身边的白生。

  看到白生的时候,新桐不由得脸一红,这算是个什么事?

  想到在幻境中这白生找到自己,将所有的真相说给自己,但是却被自己言辞拒绝,还将其认作了骗子。

  真香!!!

  小白看到新桐,立刻震惊的张大了嘴巴,下一刻,新桐还没有说话,怀里便扑上了一个团子。

  “新桐,你终于回来了。”

  “我_”新桐刚想要说些什么,就感觉怀里的人一大滴一大滴的温热浸湿了自己胸口的衣服。

  轻轻伸手拍了拍小白的头,“我回来了。”

  “受委屈了吗?”

  听到这话,小白哭泣的小奶音不由得更加的委屈,“我当然委屈,委屈死了。”

  “他们所有人都欺负我。”

  “怎么了?”

  “那个假女人威胁我,说新桐和姐姐都不会回来了。”说到这里,新桐不由得想到了什么,于是急忙将小白给拉起来。

  “姐姐还没有回来吗?”

  “没有啊,怎么了?”小白下意识的回答到,不过片刻,立刻震惊的喊到,“姐姐呢?”

  旁边一直围观的白生:这两个傻子,终于知道自己忘了什么了!不容易。

  “这就遭了,姐姐本就没有寄生的身体,所以根本就维持不了多久的人形,能去哪里?”

  想到姐姐现在就只是一抹灵魂,新桐和小白都不由得担忧起来。

  最后还是一旁的白生实在是看不下去了,这才说到,“别担心,你们姐姐没事,只是中途有事离开一会儿。”

  “真的吗?”小白问到。

  “你怎么知道的?”

  “刚才收到了消息,好歹是伙伴,总该有些联系的方法。”说到这里,不知道是不是新桐太过敏感,总感觉这白生的眼神飘忽了一下,身体僵硬了一瞬。

  “那好吧。”新桐自然知道白生不会乱说话,担忧的事情放下了,而对于白生的抱歉,立刻又占据了新桐的脑子。

  想了想,最后还是觉得这本来就是自己的错,还是道个歉比较好。

  “对不起。”

  白生倒是没有什么表情,只是看了眼新桐,看着其已经紧张到微微颤抖,不由得想笑,难道自己在他的心中,就是这样一个斤斤计较的人吗?

  “没关系,我没有放在心上,当时的状况,我也只是试试,并没有一定成功的想法,所以这种结果,早就料到了。”

  “还是要谢谢你,看来这段时间,小白都是你在照顾,倒是真的连累了。”

  “没事,正好我也无聊。”

  “嗯。”

  旁边的小白不由得无奈,看着这两个人尬聊,这画面真的很好笑。

  ……

  而在另一边的落花,此时则是看着旁边的离天,眼里尽是打量还有疑惑。

  本来是准备直接去见木心的,可是却刚出了幻境之后不久,便遇到了这离天拦住了自己,口口声声说有事相商,还是关于木心的大事,落花自然知道,按照这离天的脾性,若是小事,还真的不会这样小题大作。

  于是便给白生传了个讯息说自己有事。

  只是这一路上,旁边的人皱着眉头,表情略微……多愁善感,只是却始终是没有说到底是什么事情,最后,还是落花忍不住了。

  “离天护法,你这大张旗鼓的请我,究竟是为了什么事情?再不说我就走了。”

  “别。”听到这话,离天在心里纠结了一瞬,便立刻一股脑的将事情说了出来,“莫小姐,我知道公子很喜欢你,只是离天求莫小姐为公子留条血脉。”

  说完也不管落花是个什么表情,直直的跪在了落花的前面。

  落花不由得笑了,“离天护法你这是什么意思?留后这事与我能有个什么关系呢?”落花说的倒是实话,毕竟她不是俗世之人,所以即使是她想要怀孕生子,那也是不太可能的,毕竟天道不会允许脱离它而存在的事物。

  而木心是天生无后的命格,这离天不可能不知道。

  只是下一刻,自己听到的事实,却让落花不由得震惊,失去了言语。

  “我知道这样很对不起莫小姐,只是莫小姐也知道,公子的心里只有莫小姐一个人,所以绝对除了莫小姐之外,不会有任何的旁生之子,只是公子身体本就弱,孩子之事本就单薄,若是这次莫熙雯的孩子保不住,那公子就真的绝后了。”

  “你说什么?什么孩子?什么莫熙雯?”

  “莫小姐,我知道那莫熙雯罪大恶极,公子也命令我将其关入地牢,生死不论。”

  落花紧紧的盯着离天,仿佛有什么东西自己必须知道,但是又不能知道。

  最后,离天还是将所有的事情从头到尾的讲给了落花听,原来自己陷入幻境的这段时间,外面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

  原来那被自己压制的莫熙雯回来了,还成了锦江阁阁主的人。

  原来那人打着自己的旗号,与木心相亲相爱,甚至还有了孩子。

  原来那天幻境之中,喊着自己乖儿,然后又独自一人离去的人是木心,而不是灵玉。

  原来离天所说的留后,拜托的不是自己留,而是自己帮助莫熙雯保胎。

  一时间,就算是落花,都不由得踉跄了一下,也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

  真是讽刺,真的讽刺。

  连自己都认不出来,连自己都能认错,这不是俗事肤浅之人吗?还是自己认识的木心吗?

  “你叫我过来,他知道吗?”声音多了几分的嘶哑,离天也心里满是愧疚,但是想着那人肚里的孩子,离天便将那丝愧疚给压了回去。

  “公子不知道。”

  “那就好,这件事情,也不要告诉他了,否则他不可能让你这样做。”

  “是。”

  “带我去见她吧。”

  “好。”

  ……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