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52全本小说 75 幻境痴缠六

小说:正攻总是不出现快穿 作者:叶微青 更新时间:2017-05-07 00:57:26 源网站:52全本小说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75幻境痴缠(六)

  裴清惨白着一张脸,呆愣愣地坐在沙发上。

  裴澈给他泡了一杯绿茶,端到他手里。

  “哥,你不认识刚刚那个混蛋吧?可是为什么你的手机在他那里,我以为你真的认识他,还让他进屋了。”

  “但我从来没见过他。”

  裴澈在哥哥旁边坐下来,抱着他的肩膀,“对不起哥哥,怪我,我不该让他上来的,否则你也不会这样……哥哥,电梯是突然停了吗?”

  裴清木然地点点头,喝了一口茶,清香的甘甜缓解了残留在心底的恐惧,裴清感觉比刚刚好多了。

  他微微敛神,问裴澈,“那个人是怎么做到的?”自己怎么就被锁在里面了?他还以为是电梯突然故障了。

  “他就是弄了一张破纸符贴在上面,然后等到电梯门一打开,我就看到你缩在角落。”

  裴清却不着调地问了一句,“那当时你还看到别的了吗?”

  裴澈的眉心重重一跳,“就哥你一个人啊,难道……还有另外的人?”

  “我知道了。”裴清站起来,往自己卧室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又记起什么似的,转过身来问道:“对了,他把我的手机还回来了吗?”

  裴澈把手机递给他,“哥,自从那天过后……你不觉得一切都变得很奇怪吗?”

  在那一霎,裴清脑海里突然闪过温言的脸,仅仅一闪而逝。

  “奇怪?”他笑了笑,一旦有了之前那些经历,什么都不觉得奇怪了,“我看,倒还行吧,可能你想多了。对了,今天不是周一吗?你怎么回来了?”

  “我担心你,所以回来看看。”

  裴清笑了,走过去随手揉揉裴澈的脑袋,“好了好了,我这不是安然无恙的吗?又不是什么大事,我一个大男人难不成还会害怕?”

  裴澈对哥哥的话并不认同,但又不好否认,于是只好低着头沉默。

  裴清揽住弟弟的肩膀,把裴澈推回他自己房里,“你明天还要早起呢,想那么多干什么?”

  裴清看到裴澈的书桌上放着好几张张明`黄`色的纸符,他皱眉问道:“这个是?”

  “那个人非要留下的,说是可以保证阴气不入宅……神神叨叨的……”

  裴清的第一反应是很反感,就像是明明不存在的事情,别人却拿来大肆夸张渲染。他把那几张纸拿走了,揉成团扔在垃圾桶里。后来他又觉得不太对劲,心里有点梗梗的,于是又把纸符重新扒出来,拿到自己房里。

  他打开电脑,在网上看了看那些七七八八跟鬼有关的资料,都没什么实质性的内容。而且他看着看着就困了,直接趴在书桌上睡着了。

  还是裴澈中途起床喝水看到哥哥房间灯还亮着,进去一看哥哥居然还趴在桌子上,便轻手轻脚地把裴清转移到床`上了。

  居然一夜无梦,这是自打裴清回来,头一次睡得这么安稳。

  早上被一通电话吵醒,竟然是李导。他催促裴清过来剧组这边看看。那一下子,裴清如梦初醒,差点就把已经接了的工作忘到脑后了。用了十分钟的时间打点好一切,就打车飞奔去了剧组。那地方居然很偏僻,李导说是为了取得好的拍摄效果。出租车司机都是绕了好半天才到的。

  裴清下了车,发现这里山清水秀,很静谧,房子不多就三栋,一栋是拍戏剧用的古典的楼阁,李导已经整个租下来了;一个摄影棚,还有一栋就是旅店了。人少树多,空气质量都明显比市中心好多了。

  李导迎了上来,裴清发现他脸色有些憔悴,胡子拉碴的,眼眶下一圈乌青。

  裴清鞠了个躬,“李导您好!”

  李文利领着他往里面走,一边问着话。

  “你之前做过剧组指导吗?”

  “做的比较少,后期比较多,很少有机会来现场看,这次还多谢李导给我这个机会了。”

  对方并不理会裴清的客气,直接问:“你是X月X日出生的吗?”

  说到这个,裴清就有点不大高兴了,被当做一个“吉祥物”来镇煞气,而且事先都不说一声,任谁心里都会不大舒服吧。

  “李导,你叫我来难道就只为这个?那……应该有很多人都可以替代我了。”

  李导回头看了裴清一眼,这个年轻人还是面带微笑,但话语里已经有了责备的意味。

  他叹了口气,“小伙子,我知道你现在可能有点生气,但是……我实话跟你说吧,社会上的人都没那么单纯,谁不抱个目的啊?我们需要一个人,而你又可以做编剧和后期,一举两得,所以,就请你过来了,你放心好了,你以后的工作一定顺利的,我会把你介绍给其他剧组,现在咱们这只是戏剧,以后说不定就有电影了……”

  裴清只是笑了笑,便沉默不语了。

  李导也再多说什么,正好也走到了拍摄地点。

  戏剧不像电影那么讲究,需要各种各样的特效,戏剧舞台剧之类的就相对简单得多了。人物、剧情、场景,三大点就够了,成本也比电影小得多。受众群体不如电影那么大,标准也就没有电影那么苛刻了。很有一部分的戏剧是敏感题材并且尺寸很大,毫不忌讳。业界戏称,戏剧舞台剧是电影的第三性。

  裴清很有眼福,他过去的时候,主角正在拍沐浴的片段,他便有幸能欣赏到美人出`浴`图。

  室内雾气氤氲,朦朦胧胧,尤其是在这雕栏画栋之内,看着更是恍若身临其境。

  戏子昔言从室内的温泉里缓缓站起来,光滑的毫无瑕疵的`裸`背一览无余地展现在众人面前。毫无疑问,那主角的身材是极好的,足以让人啧啧称赞。

  裴清看了看,却说:“好是好,总感觉少点什么东西……”

  “嗯?”李导很想听听他的见解,“少了什么?”

  “气质太……太纯净了,似乎不适合昔言这个角色啊,”裴清腼腆地笑了笑,“这只是我个人的见解而已。”

  李导倒是饶有兴趣,“你说说看。”

  “他应该比很多女子还要……还要……”裴清绞尽脑汁地想形容词,媚、风`流、妖`孽、艳之类的词似乎都不是很适合,“诱`人……会让人见一面就难忘的那种,所以……”

  “那你说说看,这个场景可以怎么改?”

  “场景很好应该不用改,主角应该可以……”

  李导立刻摇头,“主角我可不换,花了多长时间才挑出这么一个人的,不可能换。”

  裴清笑了,“我并不是指换人,只是希望主角身上有一些……稍微妖一点的东西,比如……纹身。”

  李导想了想,点头,“听起来不错,那让人给他弄上短期纹身试试效果,要是效果不好的话那就找你了……”

  裴清立刻摆摆手,“李导您可别吓我……我就随便说一说而已。”

  休息的时候,裴清去了后台,演戏子的年轻男演员在补妆,刚才那惊鸿一瞥只是他人的背部,裴清很好奇他正面长得怎么样,就绕到前面去看。

  看了一眼后,裴清竟觉得很失望。

  要说,那主角可是万里挑一的,长得绝对是相当出众的,但裴清依然感觉失望。

  他转身走了,避免自己不经意表露出的失落神情被其他人看到,又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在见过温言之后,很多面容都会黯然失色的。而温言还说过,他只记得自己。这句话让裴清的心情异常复杂,心里一下子就有了疼惜。如果换成别人对裴清说这句话,裴清不一定会这么心疼,但他感觉温言是特别的,特别之处在哪他又说不出。

  一想到温言,裴清的思绪就关不住了。那个学生长得太漂亮,不过气场有点强大,一般人可能都不太愿意靠近他,因为他整个人总带着一种阴郁的感觉。

  裴清突然苦笑着摇摇头,心想,或许,自己只是太喜欢他的容貌罢了,从而为此找了一个合理的借口。

  裴清一边想着一边往外面走去,阁楼外停下了一辆大巴士,剧组的其他工作人员也陆续到来了。李导还请了昔日好友也就是裴清的老师郭云,跟着郭云一起来的还有霍醒,而走在最后面的竟然是……温言!

  那一刻,裴清非常惊讶,又夹杂了一丝连自己都难以察觉的兴奋。

  裴清冲过去抓住他的手,脸上不自觉地带了笑,“怎么你也来了?”

  温言不知道该说什么,便沉默不语。

  霍醒走过来,用力地拍了拍裴清的肩膀,“师兄,你居然没看到我!”然后又诧异地盯着温言,“你……你什么时候来的?我上车的时候还没见你呢!怎么突然出现了?”

  温言依旧不回答,裴清倒是替他说了,“他是郭老师的学生,应该是过了观摩的吧。”

  “啊?是吗?”

  裴清说:“应该是的吧,郭老师以前也带过我,”他又转向温言,“是郭老师带你来的吧?”

  温言点点头,褪去了身上的阴郁,那模样看起来竟有几分温顺。

  于是粗神经的霍醒也不再问了,搂着裴清的肩膀,非让他当导游,带着自己好好观光这里。

  “我自己也是刚来的,就比你们早了一个小时吧。”

  “早来一个小时也是早啊,总比我熟悉这个地方,师兄……”

  “还是你自己去逛吧。”

  裴清挣开他的手,一抬眼就看到站在原地不动的温言,目光阴鸷。

  裴清把霍醒推开,正经道:“别闹。”然后拉起温言的手,把他带到化妆室里,又跟服装师借了一套便装,递到温言手里,“来,去换这一套吧。”

  温言接过衣服,站着一动不动,裴清轻轻地戳了戳温言的脑门,“想什么呢?你该不会忘了怎么换衣服吧?”

  温言这才说:“我知晓。”衣服虽然是现代的,但是一看便知道如何穿了。

  “那你就去更衣室换啊,你准备把这裙子穿到明年去么?”

  温言还点点头。

  裴清被他逗笑了,只好把他推进更衣室,“你快换了吧!”

  随手把帘子拉上了,裴清正准备转身离开,手腕却被人抓住了。

  裴清开玩笑道:“难不成是需要观众来观摩现场吗?”

  他稍稍用力地想`抽`回自己的手,温言倒抓的更紧了。

  对方的这种表现让裴清产生了某种难以言说的期待,他紧张但佯装镇定,还半真半假地问道:“我可真要进去观摩了?你不会以为我不敢吧?”

  对方用指尖挠了挠他的手心,极轻的力度,却让人心痒难耐,某种情愫在飞快地酝酿,发酵,散发出诱人的味道。

  他没在意是他自己主动占多数,还是因为对方用力地拉了他。反正一进去的时候,温言就抱住了他,鲜艳柔软的红唇压了上来。

  裴清当时还是有点愣愣的,没反应过来的样子。温言压着他厮磨,灵活的`舌`尖撬开了下意识合住的牙齿,然后肆意地长驱直入,碾过口腔里的每一寸地方。

  纠`缠`了好久,裴清真是撑不住了,感觉呼吸困难,心脏都跳到嗓子眼了,而对方却连呼吸频率都没有加快,甚至都没有要罢休的意思。冰冷又滑腻的舌尖还不断地往深处扫去……

  对裴清来说已经驾驭不住了,但对于温言来说,他才刚刚开始,正餐还没开始吃呢……

  “好了……我……换不过气了……快松手……”

  裴清用力地在他胸膛上一推,这才把俩人胶着的双唇分开了。

  背靠着墙,裴清喘得跟拉风箱似的,他用手抹了抹额头,一层透亮的汗,裴清无奈地摇摇头,“我怎么感觉……你这么饥`渴啊?!”

  温言回答:“有些饿。”

  俩人的思维依旧对不上号,但在某方面来说,竟出奇的一致了。

  裴清擦了擦嘴角晶莹的液体,温言的嘴唇也是鲜红莹亮的。裴清把视线移开,一时间又感觉有些愧疚。他是一个理智的成年人,怎么就和这个学生突然这样了?而且还是见面没几次的。

  裴清低头转身,想要离开这气氛暧`昧又狭小的空间出去透透气。温言从背后抱住他的腰,然后用力地往自己怀里一拉。

  冰凉的吻落在颈侧,温言直接把手探`进了裴清的衣服里。

  因为温言的身体永远是冷的,即使暂时变成人,也是凉凉的体温,但裴清的身子却是温热的,他很喜欢,也很迷恋,并且怀念着这种感觉。

  裴清抓住他不安分的手,有点恼怒了,“温言!你知道你自己在干什么吗?!”

  “知晓,”温言轻轻啄吻着他的耳侧,蛊惑人心地低语着:“给我吧……”

  裴清真是惊呆了!现在的学生都开放到这个程度了?!

  “师兄!师兄你在吗?剧组都要开演了,你不出来看看吗?”

  “真是奇怪!人呢?李导专门让我过来找你的!师兄!”

  霍醒的脚步声越来越近,裴清挣脱开温言的怀抱,瞥了他一眼,一言不发地走出去了,“我在这呢。”

  “师兄你躲在更衣间里干什么啊?这是什么奇怪的癖好嘛……”

  裴清忙不迭地把他往门口推,“好了好了,我们走吧!”他真是唯恐霍醒看到了温言,好像一看到温言,他们的私`情就要彻底曝光了,像见不得光的偷`腥一样。

  但是温言已经走出来了,霍醒都走到门口了,他眼尖,一下子就发现了。

  眼前一亮,还痞痞地吹口哨,“大美人终于肯穿现代装了啊!”

  裴清叹了口气。

  好在霍醒的神经够粗,没察觉这俩人的不正常,还朝温言问道:“要不要一起去观摩观摩?”

  温言没搭理他,霍醒发挥自来熟的本事,直接揽着他的肩膀过来了,“走吧走吧,哎,同学,你是哪个系的?我以前怎么没见过你。”

  裴清斜了他一眼,回答说:“学校那么多人,你哪能每个都认识啊?”

  其余的时候,温言都冷淡的,只有在裴清的说话时,温言会看着他,不管听不听得懂。

  俩人的目光一撞,裴清有点尴尬地先移开了眼。

  哎……裴清在心里哀叹,在心里安慰自己,这是系统的提示呢还是提示呢还是提示呢?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