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52全本小说 46 诱饵六

小说:正攻总是不出现快穿 作者:叶微青 更新时间:2017-05-07 00:57:26 源网站:52全本小说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46诱饵(六)

  但是无论如何,他们都不可能完全放弃海洋,尤其是,人鱼现在已经被发现了。研究步伐可以被放缓,项目也可以被延后,但是不可能让人类彻底放弃。

  “上尉!”

  一个年轻的副官跑过来,向裴清行了个军礼。

  裴清这才收回神游的思绪,对那个副官点头示意。

  副官将氧气罐递给他,瞅了眼裴清脸上的表情,问道:“上尉,难道您……也会害怕?”

  裴清笑了下,摇摇头,“我当然不怕。”

  “上尉尽管放心,这一次的阵势那么宏大,一定能成功抓到人鱼的,而且您也会安全上岸的。”

  裴清面上点点头,心里想的却是,军部的准备越是充分,布置的防线越多,他才越无法安心!

  上级派下来的军人几乎包围了整个海岸线,密密麻麻地排列,以防狡猾的人鱼从某个位置忽然冒上来,只有这样才能第一时间抓获。高端的搜捕器、水下电子跟踪仪、监视器……各种设备全都准备就绪了。

  而裴清则是穿上了最先进的防护衣,带上了最轻便的氧气罐,指标监测仪贴在他衣服里面,实时监控他的身体状况,一旦发现情况不妙,跟踪搜捕器就会立刻把裴清拉上来。

  可谓是全副武装。

  越是这样,裴清反而越心烦。作为唯一一个能够接近人鱼的人,人鱼身上有多少研究价值没有人比他更清楚了,而正是因为这样,他才不想让人鱼落到军部的手里,经受各种各样以拯救人类为名的折磨。

  而且,对于其他人来说,人鱼就只是兽类而已,他并不是人,所以,自然也不必以人类的方式对待他。更何况,就算他是个人,一旦那个人有了特异的本领,也还是免不了被抓来研究的命运。

  裴清看着那片深蓝的海洋,深深地吸了口气。

  言辙以为裴清是太过紧张,于是走过来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相信军队的能力,你不会有事的。”

  裴清没有回答,只是敷衍地点了点头。

  谢铭也走过来,和和气气地说:“上尉,万事小心了。”

  介于其他军人也在场,裴清勉强客套了一句,“我不会辜负大家期望的。”

  谢铭看着他,忽然笑了一下,“以裴上尉的驯化技巧,抓人鱼上来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成功与否就看你愿不愿意了吧?”

  裴清顿时沉下脸,盯着他,“你到底想说什么?”

  谢铭耸耸肩,“别想太多,祝你成功而已。”

  裴清冷冷一笑。

  言辙站在旁边,听着他俩针锋相对的话语,不动声色地留意着裴清的反应。

  最后,他再次嘱咐了一句,“裴上尉,军部相信你。”

  —

  沉入海里,远离岸上的喧嚣,裴清躁乱的心绪就慢慢平静下来了。害怕,焦躁还有不安都消融在清澈的海水里。

  裴清慢慢抵达了光线进不来的深海海底,周围都是黑黝黝的。这一次,裴清必然没有打开子系统,他希望人鱼不要过来。但或许,人鱼已经认定他这个人了——这是裴清原本想要的结果。但是此刻,他却完全高兴不起来。

  等了很久,他还是看到了那抹一闪而逝的暗蓝色磷光。

  那条傻鱼还是来了。

  裴清不希望他过来,但是心底又涌起另一种异样的感觉。

  ——被靠近了,也被信任了。

  这一次裴清没去理会那条鱼,而且他也看不清对方的轮廓。叹了一口气,他在黑漆漆的海底摸索了起来。但是显然,人鱼的兽瞳是能看清海底的状况,他敏捷地朝裴清这边游了过来。

  裴清感觉到水流的波动,知道对方靠近了,于是他猛然停了下来,那条鱼也跟着停在不远处。裴清无奈地摇摇头,继续摸索起来,谁知那条鱼又跟着他动了。

  裴清去哪,人鱼就往哪里游,简直像影子一样。

  偏偏那条人鱼就对这种人类定义的幼稚行径乐此不疲。

  裴清简直无言以对了,他实在无法理解人鱼的思维,于是就只能猜测这条鱼大概是对模仿动作感兴趣了。不过好在他没有像之前那样大胆地触碰自己。因为搜捕器是实时跟踪他的,一旦有别的生物接触到裴清,搜捕器就会接收到信号,从而张开大网,捕捉目标物。

  在摸索的过程中,裴清终于找到了一块大小合适的珊瑚礁,人鱼停在他旁边,虽然裴清看不见他,但他可以确定对方肯定是盯着他看的。

  时机成熟了,裴清把藏在口袋里的荧光圈拿了出来,然后用力地把荧光圈抛向另一边。

  深海里一片黑,又静静的,裴清无法确定人鱼是否被闪亮的光圈吸引到另一边去了,但是他又不能伸出手触碰他,于是只能焦心地等待着。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一种煎熬。

  水流终于有了明显波动,人鱼似乎游走了。

  裴清松了口气,然后抱住了那块珊瑚礁。得到感应的搜捕器张开大网把裴清和礁石同时罩住了,然后快速地往上拉升。

  在越来越明亮的视线里,那道暗蓝色的身影竟然还是紧紧相随。

  糟糕了!

  “别跟着我!快回去!快回去!”裴清焦急地吼着,完全忘了自己还带着氧气罩,而且对方也听不懂他的话。

  “我求你了,赶紧回海底去把!离我远远的!越远越好!”

  看着网罩里的裴清露出惊恐万分的表情,人鱼忽然停下了,但是下一刻,他就以闪电般的速度更为矫健地游了上来,比搜捕器上移的速度都要快得多。

  然后,人鱼拽住了那粗粗的绳结,直接一口咬断了!

  简单粗暴直接,是人鱼的狩猎法则,同时也是解决问题最快的方法。

  裴清看着上方急速抽离的搜捕器,他倒真没料到事情会这么发展。

  最粗最结实的那条主绳被人鱼咬断了,裴清挣扎着摆脱了那张大网,从里面挣脱出来,身体又开始慢慢往下沉。

  人鱼就跟在他旁边,缓缓地往下游。

  裴清由衷地露出了一个微笑。

  但是这种平和的局面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氧气罐的氧气就快要耗尽了,裴清已经开始感觉到呼吸变得异常艰难。

  无法提供氧气,带着面罩只会更加窒闷,裴清干脆撤掉了那碍事的玩意儿啊。但是下一秒他就后悔了,因为被水狠狠地呛到了,冰凉咸涩的海水灌入咽喉、食道、肺里,那滋味相当不好受!

  快要窒息了!救命!

  裴清下意识地挣扎起来。

  微微张着嘴露出里面锋利牙齿的人鱼靠了过来,在裴清还没来得及反应之前,对方就一口……咬住他的嘴唇。

  裴清猛然睁大眼睛,对方那双极美却又诡秘的兽瞳离他非常非常近,简直快贴到他眼皮上去了。

  很快,裴清就反应过来了——长期生活在海底的人鱼,他们自身就是个氧气制造机。人鱼并不是在亲吻他,只是咬住了他的唇,让氧气渡过去了而已。毫无技术可言,锋利的牙齿还划破了裴清的嘴唇。

  有些痛,有些吃力,但这些都抵不过那柔软触感带给裴清的亢奋感。

  他的嘴唇很凉,又很滑,笨拙地咬着自己。

  裴清缓缓闭上眼睛,想跟他靠得更近一点……

  突然,耳边传来轻微的爆炸声。

  “啪”的一声响,让水波剧烈地震颤了起来。

  裴清立刻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他猛然推开了人鱼,然后返身向上游去。

  可是人鱼拽着他的手不放。

  裴清用尽全力地甩开了他的手,还狠狠地推了他一把,被莫名其妙推开的人鱼顿住了所有动作,但是片刻后,他又飞快地窜上来,就是不肯走。

  裴清怕这条傻鱼会一直跟着他,于是再也不敢往上游了。

  连续不断的爆炸声在他们耳边响起,深海里被搅得一片浑浊。

  这种水雷炸开后,还会释放出麻痹肌肉的毒素,在这么持续不断的攻击下,没有人能撑得住。

  而且很快,高端的搜捕器也被发射下来了,循着裴清的味道,轻而易举地确定出了裴清的位置。

  搜捕器的尖端发出穿透性很强的红光,直直地投射过来,就像死神的眼睛。

  如此僵持下去,他和人鱼都会被抓上去的!

  裴清直直盯着人鱼的眼睛,渴求着对方能读懂他的意思。

  ——再不离开就来不及了!

  ——离我远远的,不要再靠近了!

  ——他们不会放过你的!

  ——快走!

  人鱼无动于衷,裴清突然暴躁地推了他一把。

  这下,人鱼直接靠了过来,固执地想要和他双唇相贴。

  冰凉滑腻的嘴唇覆了上来,源源不断地把氧气渡过来。

  同时,巨大的爆炸声在他们身边响起,一张巨大的网牢牢地罩住了他们。

  —

  无法抗拒地,他们再次被拉扯着上岸了。

  严整的军队爆发出一声惊呼,裴清却感觉分外刺耳。

  结实牢密的大网被解开了,裴清挣扎着站起来,他夺过一个士兵腰侧的手枪,像一只发狂的野兽一样,嘶声低吼着:“谁都不准过来!”

  所有人都没料到一向忠心耿耿的上尉居然会这么做,巨大的震惊更甚于被威胁的恐惧,一时间竟没人敢走上来。

  裴清紧紧抱着人鱼的上身,把他往水里带。

  但是很快就有士兵反应过来了,他掏出腰间的电击枪,不过他不敢朝裴上尉开枪,所以对着水里放了一枪,但是,海水的导电能力非常强,尤其是在裴清和人鱼都是湿漉漉的状况下。

  电流麻痹了肌肉,使不出力。

  一种绝望的情绪从裴清的胸腔里弥漫出来,让他难过得面部都开始扭曲。

  很快,防守在其他地方的队伍都纷纷往赶来这边。

  被团团围住,无处可逃。

  裴清被其他人架着胳膊站了起来,人鱼被网子重新套住了。

  “放开他!放开!”裴清嘶吼着,声音绝望。他挣开了另外两个人的钳制,疯了一样地朝人鱼那里跑去。

  “裴上尉!”谢铭猛地拦住了裴清,将冰冷的枪口抵在他的脖子上,“我建议你还是不要违抗上级的命令,否则我会让你也试试被电击的滋味。”

  裴清回过头,眼眶已经变得通红,“滚开!”

  谢铭被他那种样子吓到了,手上力道一松,裴清一脚把他踹开,往前方跑去。但是谢铭反应非常快,他抓住了裴清的胳膊,这次是毫不犹豫地在他脖子上来了一枪。

  电流通过身体的那一刻,裴清的膝盖忽然一弯,重重地跪在了地上,连牙关都在打着颤。这种程度的电击不会伤人,但却是最好的麻痹方式,体能稍微弱一点的,还会即刻晕过去,几乎能让对方顷刻间丧失所有的攻击力。

  “谢铭,你在干什么?”军医唐棣焦急万分地跑过来,把裴清从地上扶了起来,还有微小的残余电流传递到唐棣的指尖,让他的身体都微微战栗起来。

  “谁允许你动手的?你这样做才是违反军规!”

  “抱歉,”谢铭微微一笑,脸上却没有丝毫愧意,“但是上级规定,对于任何妨碍计划者,都可以直接开枪,”谢铭盯着裴清,“尤其是,早就存了私心的裴上尉你。”

  裴清根本没有在意谢铭是如何狡辩的,他的眼睛一直盯着前方不远处的。

  人鱼被彻底网住了,强烈的电击让他的肌肉麻痹,无法动弹更无法挣扎,好几个士兵用力地拉着网绳,才把人鱼拖走了。

  在坚硬的地面上留下一道拖长的血痕。

  人鱼艰难地转过脑袋,幽幽的视线投向了裴清,那种目光让裴清呼吸一窒,胸口剧烈地痛了起来。那种感觉就像是,他给了自己信任和靠近,而自己却背叛了他,欺骗了他。

  裴清往前走了几步,但是他的身体也被电得发麻,肌肉一直在抽搐,几乎使不出力气。唐棣赶紧扶住了他,“上尉,您别激动了!”

  裴清甩开他的手,拼尽全力地跑过去,而打着颤的双腿却被坚硬的石块绊倒,重重地摔在地上。

  裴清艰难地伸出手,嘶哑地喊道:“快点把他放进水里。”

  唐棣把裴清从地上扶起来,他急促地喘着气,眼睁睁地看着人鱼被拖进舱内,然后电子门关上了,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言辙也走过来,揽过裴清的肩膀,让他靠在自己怀里,“裴上尉,你的功劳大了,这次后好好休息下吧,剩下的研究交给医药组就好了。”

  裴清已经无心听到外界的任何声音了,他脑海里全是人鱼最后看向他的目光。他不停地祈求千万不要让军方发现人鱼还可以变成人型,否则……光是想一想那样的后果,裴清就愤怒狂躁地想要毁掉一切。

  心脏的绞痛让裴清呼吸困难,他颤抖着用双手抱住了脑袋,低下了头,脸上是一片死寂。当然,还有他自己和其他人都看不到的疯狂神色。

  言辙揽着裴清的肩膀,带着他上了军舰。

  大剂量的镇定剂注射下去,焦躁状态的裴清就这么强制性地慢慢昏睡了。

  —

  一醒过来,裴清就往推开门,冲冲撞撞地往外面跑去,撞倒了无数人他也不去理会。

  他用力推开走道尽头的那扇门,可是门却纹丝不动,裴清一抬腿,用力地把门踹开了。

  空气里是剧烈的血腥味,浓重得令人呼吸困难。

  裴清下意识地屏住呼吸,看到人鱼虚弱无力地趴在水缸边缘,而他的下/半身还浸在水里。

  裴清慌慌张张地扑过去,才发现那一整缸的水,全是浓重的猩红,黏腻得仿佛凝固了一般。

  裴清颤抖着伸出手,抬起对方的脸。

  人鱼的双眼紧闭,早就没有了呼吸,也没有任何的生命迹象。

  裴清无声地哭了,眼泪开始无意识地往下淌,滴在凝滞的血水里,发出“滴滴”的轻微响声。

  裴清紧紧抱着人鱼的肩膀,想把他从浓重的血水里拖出来,却发现那条暗蓝色的鱼尾……

  不见了。

  被整个切掉了。

  —

  从噩梦中猛然惊醒,全身浸满冷汗的裴清仿佛还能闻到那种残忍的味道一样,他感觉胸口被那股刺鼻的腥味阻塞住,痛得他想呕出一口血来。

  裴清站起身来,发疯似的冲了出去。

  镇定剂的副作用还未彻底过去,他的脑袋非常痛,脚步都有点不稳。

  但是,这些都不重要了。

  他现在只想马上见到他。

  等到那一天真正来临时,裴清觉得他已经做好了准备,也想好了如何让诱捕计划合理地以失败告终,如果这一次的活诱饵都失效了,那是不是就能让军部把注意力转移到别的地方去呢?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