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52全本小说 39 不如将反派进行到底十三

小说:正攻总是不出现快穿 作者:叶微青 更新时间:2017-05-07 00:57:26 源网站:52全本小说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39不如将反派进行到底(十三)

  白悬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裴清,发丝凌乱,衣衫不整,整个人看起来非常虚弱。

  呼吸顿时一窒,他冲过去把裴清抱在怀里。

  裴清下意识地握住了他的手,指尖还在发颤。

  白悬紧紧地反扣住了。

  他缓缓抬起头,凌厉的眸色一点点地冻结成冰。

  那是一片冰寒的杀意。

  白悬一句话都没说,直接就开始了最激烈的精神攻击,而周围的气氛像是突然凝滞了一样,空气都没有再流动。

  裴清能感觉到白悬的极度愤怒,他一来就把浸染能力猛地调到了最高值,没有一个渐进的过程,这其实需要异能者有强大的承受力。

  白悬和宫祁的基础实力或许相当,但是白悬没有结合向导,只有结合后,精神力才会成倍地提升,现在的白悬可能敌不过宫祁。更何况他最近的状态很不好,更加不是宫祁的对手了。

  僵持的时间一长,他的脸色渐渐变得苍白起来,握着裴清手掌的指尖也变得越来越冰凉。裴清能感觉到白悬的力量正在流失,而且流失的速度越来越快。

  裴清闭上眼睛,让意识主宰,然后毫无痕迹地进入了白悬的精神领域。

  有了裴清的引导,白悬的状态慢慢好了起来。

  尹慕寒也察觉到白悬的情况不妙,快步走了过来,“够了,不要再攻击了,你会伤到自己的。”

  白悬却并未停止,精神浸染的攻势甚至更加激烈了。

  尹慕寒只好强制打断了白悬的精神攻击。

  白悬停了下来,把裴清抱得更紧了些,让他的脸贴着自己的胸膛。

  白悬那张漂亮的脸因为强烈的杀意而有些扭曲狰狞,如同鬼魅一般。

  “我一定要你的领域粉碎,连同你这个人一起,一点点地碾碎!”

  宫祁冷笑了一声,“好啊,不过在此之前你可要保证自己还好好活着。”

  尹慕寒转过身,冷冷地盯着宫祁。

  “你到底想干什么?”

  在他一贯优雅冷淡的语气里,第一次流露出如此烦躁的杀意。

  宫祁走过来,收起了脸上的轻佻,神情复杂地盯着尹慕寒,“看来他的地位真是非同一般啊,竟然连你的精神防线都开始不稳固了。”

  “跟我们闹翻对你没有任何好处,宫祁,别高估你自己了。”

  宫祁反而笑了起来,“噢?你们要为他来对付我?”

  尹慕寒微微抬起眼,凛冽如冰的气息从他周身缓缓散发出来。

  “其他人都不准碰他。”

  “很好,”宫祁勾着嘴角,“但是我也不能轻易放他走,因为他已经威胁到我了,留下把柄就好。”

  “只有留下把柄就够了?”

  宫祁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缓缓吐出两个字,“大概。”

  颇有心机的威胁,没有完全撕破脸,甚至看似妥协了,但却还是让人揪着心。

  尹慕寒压制着胸口的怒意,缓缓道:“拍着这种视频,对他来说意味着什么你很清楚。”

  “我当然清楚,”宫祁斜了他一眼,“这只是一个把柄而已,怎么?这都不情愿了?”

  他盯着尹慕寒看了片刻,突然残忍地笑了,“别搞得跟不忍心一样,逼迫人这种事情,你们以前也常做的啊……”

  尹慕寒的脸色越来越阴沉。许久,他冷然问道:“你真的不会让视频流出去?”

  宫祁点点头,却意有所指地说:“这取决于你们。”

  长长的睫毛垂下来,盖住了尹慕寒冰冷莹透的瞳孔,“我知道了……”

  尹慕寒走到裴清身边,慢慢蹲了下来,裴清看着那双淡色的眸子,没由来地感到一阵心悸惶恐,他在面对宫祁时都不曾有过这种感觉!

  裴清侧过脸,无意识地往白悬怀里靠了靠。

  虽然,他对这两个人都谈不上喜欢,但相比之下,此刻的白悬显然更加安全。

  尹慕寒伸出手,似乎是想拢拢他凌乱的发,但是裴清却把脸埋在白悬的怀里。

  白悬把裴清的手握得更紧了些,沉声问道:“慕寒,你想干什么?”

  对方没有回答他,反倒伸出冰凉的指尖在裴清薄薄的眼睑上拂过。

  模模糊糊中,裴清似乎听到了一声极轻的叹息。

  —

  深夜,漆黑的天幕把一切都隐匿了。

  室内一片寂静,裴清躺在床上,体温无意识地升高。

  昏睡过去的他向导信息素泄/露了,而且源源不断,来得越发汹涌激烈。

  室内甜香馥郁。

  另外两个人坐在床边,无声地压抑着身体深处快要喷/薄而出的欲望,就这么看着陷在柔软中沉睡的人。

  但这种安宁只是暂时的。

  如果裴清一直不醒,那两个人也不一定会让他一直安睡下去,更何况他的体温还一直在升高,很快裴清就满头细汗了。

  “好热……”躺在床上的人呓语着,身体微微挣动了起来,略显苍白的手指无意识地抓住了丝滑的被单。

  白悬看到裴清的指尖微微泛起了青色,终于忍不住握住了他滚烫的手。

  裴清喃喃低语了一句,缓缓睁开眼睛。

  鹅黄色的灯光很柔和,一点都不刺眼。

  白悬离他很近,灼热的呼吸喷在他脸上,裴清把手抽了出来,把他推到一边,然后自己坐了起来。

  空气中弥漫的浓郁味道让他知道情况不妙,他撑着酸麻的双腿站了起来,脸上还竭力保持着冷淡的神情。

  裴清的声音已经变得沙哑,“谢谢……你们帮我,其实……你们可以离开了。”

  听到这句话,白悬的脸色陡然变得僵硬起来,绵密的疼痛从他心脏上蔓延开,他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并未打算离开,但也没有再靠近裴清了。

  房间里没有人说话,除了略显粗重的呼吸声再无别的声音,气氛非常诡异。

  裴清慢慢地往门口走去,离他最近的白悬却没有拉住他。

  倒是尹慕寒走过来,拽住了裴清的手。

  他的面容依然清冷淡漠,但是那眼里却含着强自压抑的戳热,仿佛幽暗的火光。

  裴清一直感觉他比白悬难对付得多,总能给他透不过气来的压迫感。

  他忽然猛力地将手往回抽,但对方显然不给他这个机会,紧紧握住裴清的手,下一秒就把他往床上拖。

  直到尹慕寒把裴清压在了床上,白悬还是僵硬地站在原地。因为他感觉自己的心脏前所未有的痛,身体都有些麻痹了。

  裴清愤恨地用力挣脱,却被尹慕寒越抓越紧。被对方这么一逼,裴清恼怒地失去了控制,开始不顾一切地厮打着他,还专挑脸和脖子这些脆弱的地方下手。

  但是尹慕寒很快就制住了他,压住了裴清乱踢的双腿,把他的手紧紧地扣在了床上,不放松分毫。

  裴清的呼吸凌乱又急促,他的手脚都被压制住了,冷冷地看着面前的人。

  他突然之间就发起了侵袭,尹慕寒没留意,精神领域被他攻击了,他微微蹙起了眉头,很快就利用思维共感侵入了裴清的精神领域。

  尹慕寒俯下脸,平稳的气息竟也变得急促起来,“继续啊,试试你能不能控制我……”

  裴清咬着牙,把脸别了过去。但是下巴又被对方掐住了,强硬地把他的脸又转了回来。

  他的精神领域被尹慕寒强制性地打开了,一向冷淡的语调里第一次带上了暧/昧的意味,“是不是快不行了……”

  意识被浸染,身体就不受控制了,裴清甚至感觉有一股酸涩的液体浸透了他的骨髓,从内到外都酥麻不已。

  ——他想要。

  想要被浸染他精神领域的人爱/抚,想要更亲密的融合,想要被狠狠地填满空虚的身体……但,这都是被动的意识。

  裴清拼尽全力地抵抗,他把视线转过去,不想看到眼前这张脸,却刚好和白悬的视线擦过了,裴清呆滞地看了他一秒,还是把眼睛转开了。

  那种倔强又有些绝望的目光让白悬心如刀割,他用力地拽着尹慕寒的手臂,把他从裴清身上拉了起来,然后推开了。

  “慕寒,够了!”

  裴清立即趁着这个空档起身,可是还没踏出一步就被尹慕寒抓住了手腕。

  但这一次,是白悬把那个有力的手掌拉扯开了,让裴清得以挣脱。

  “你这么做跟那个人/渣有什么两样?!”

  面对白悬的质问,尹慕寒转过身,直直地看向他。

  裴清根本不去理会他身后的两个人,只想赶紧离开,但却发现那门是需要指纹才能打开的,所以任凭他怎么摆弄都别想出去。

  尹慕寒在他身后冷冷道,“你还是打消这个念头吧。”

  裴清慢慢转过身,因为出了不少汗,额前的发被汗水微微打湿,他没有理会尹慕寒,而是把视线停在白悬身上,蒙了一层热气的眼睛看着他,轻声说,“让我走好吗?”

  白悬几乎是想都没想就往他身边走去。

  “白悬,”尹慕寒叫住他,声音明显变得更加冷冽了,“那扇门你也打不开的。”

  白悬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了,他猛然返过身,一把拽住了尹慕寒的衣领,压着声音低吼着,“你这是什么意思?”

  尹慕寒没有说话,用沉静的目光和白悬对视着。

  半晌,白悬突然松开了手,神情慢慢变得平静,他说了句,“裴清,你先等等。”

  裴清低下头,转了个方向,往卧室里面配套的浴室走去。走到半路上他又折回来,对白悬说:“我想借一下你的手机。”

  白悬抬起头来看他,裴清又说:“打个电话而已,我的手机已经没电了。”

  白悬把手机拿出来给他,然后裴清就把自己锁进了浴室里面。

  浓郁的情/色气息让他很难受。

  信息素大量扩散,刚才还被强制地进入了精神领域,结合的意识已经开始觉醒了,再加上该死的催/情药,裴清感觉他的身体都快热炸了,备受欲望的煎熬。

  浴室的窗户只有一扇,而且安置的位置非常高,他根本够不着。

  该死的!

  裴清只能把身体抵着坚硬的墙壁,他低低地叹了一声,背靠着墙,缓缓坐了下来。

  身体很热,而心却很冷。

  裴清知道,这个任务的一开始,直到现在这一刻,他都是懦弱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或许他自认为是玩家,自己才是大BOSS,而且前面两个任务并不难,他很快就做到了。所以,他的潜意识里养成了一个习惯。

  那就是,在情况很糟糕、很令人绝望的时候,他还会莫名其妙地相信着,事情一定有转机。

  但是,现在他不得不怀疑了。

  或许,他并不是这场游戏的主宰,也不是系统的宠儿,更不是这个世界的强者。

  太天真了。

  裴清心里一阵浓重的酸楚,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拨通了江霁的电话。

  江霁接了起来,“白悬?”

  裴清说:“是我。”

  “裴清你没事吧?”江霁的语气着急了起来,“我看到白悬和慕寒急匆匆地出去了,还偏不让我跟去……是不是因为你……”

  “我没事,”裴清轻轻地打断他,“我真的没事。”

  裴清突然说:“江霁,你实话告诉我,你爱过宫祁么?”

  他的语气里有一种不同寻常的悲凉,就好像已经提前窥知了最后的结局。

  江霁察觉到裴清语气里的异常,他竟然回答道:“嗯。”

  听到这个答案,裴清说:“你在骗我。”

  江霁沉默了。半晌,他说:“裴清,你别做傻事。”

  裴清突然笑了起来,“你放心吧……”

  裴清心里的确是很恨,但又很乱很焦虑,不知道走哪一步是最好的。自己最在乎的人遇上这样事情,裴清觉得他总得为江霁做点什么。哪怕是坏事,哪怕是报复,哪怕是胡来都可以……

  他停顿了下,接着又说,“我想保护你。”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