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52全本小说 34 不如将反派进行到底八

小说:正攻总是不出现快穿 作者:叶微青 更新时间:2017-05-07 00:57:26 源网站:52全本小说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34不如将反派进行到底(八)

  尹慕寒回去的时候,发现自己卧室的床上居然躺着别人。

  他再怎么淡定,恐怕也要惊讶一下了。

  稍走近一看,发现是裴清。

  空气里有极淡的信息素的味道,裴清注射了白悬的抑制剂是在半个月前,而现在,他向导的潜能似乎正在恢复。

  江霁说了裴清的身份后,尹慕寒并不是很相信,但是观察了这么一段时间后,他也察觉出裴清的异样了。首先,高浓度的抑制剂似乎没有对他产生副作用,这说明他的体质很好,甚至强过了一些异能者。其次,白悬那一次受伤,是真的被裴清精神控制了,但是裴清自己却恍然未觉。

  如果说,他在无意识的情况下就可以轻易操控一个八阶的异能者,这说明他非常强大,只是对操纵精神力不熟练而已,但若假以时日他必定非常可怕。

  想到这里尹慕寒竟稍稍松了口气,好在裴清并不知情,也不擅用这种邪恶的力量。

  但是,他到现在都还记得,那一天,被激怒得近乎失控的裴清,眼里流露出他自己都未曾察觉过的杀意。

  在他完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暗黑的属性慢慢显露,这不是一个好兆头。

  诱异向导这样黑暗的天赋,军部是不会轻易放过裴清的,但是这个任务却是交给他的。他进娱乐圈可不是为了当明星,白悬或许还想玩玩,但他不是,纯属掩饰身份而已。

  尹慕寒微微皱起眉,看着裴清的睡脸。

  安谧舒适,毫无防备的样子。

  他心里突然涌起了一种复杂的感觉,因为他发现自己似乎有点猜不透眼前这个人了。

  但是不论如何,他都没有把裴清的身份暴露给军部,但是,已经有人知道了。

  那个人是宫祁,在军部的身份地位丝毫不低于尹慕寒和白悬,而且是娱乐圈的大金主。宫祁的性手段狠辣,招惹过他的人一律没有好下场,被他玩坏过的艺人们也不在少数,但尽管如此,依然有很多抱有美好幻想的小明星们企图勾上他。真正靠近后,才知道他的性格有多阴狠残忍。

  今晚见到他的时候,对方正开着车在他身边停下,嘴角噙着一抹恶戏的笑,“慕寒,任务完成得怎么样了?”

  尹慕寒淡淡地扫了他一眼,却看到坐在副驾驶座上的熟人。

  宫祁笑了笑,“难道,你想把人留在身边多玩几天?”

  “我告诉你,别想对裴清做什么。”这个急切的声音是江霁的。

  宫祁把视线转到江霁身上,眸光冰冷,但好在他并没有多生气,否则江霁又会被他折腾得很惨。

  他伸出白皙得过分的手,托起江霁的下巴,“看你的了。”

  车子朝某个方向疾驶而去,尹慕寒在原地站了片刻后就坐车回来了。

  —

  室内的温度其实是非常适宜的,可他还是觉得有点微微的燥热。

  他走过去,把裴清推了一下。

  裴清睡得跟死狗一样,一动不动。

  尹慕寒一张脸冷若冰霜,往裴清脑门上一拍,“起来。”

  裴清的眼皮子动了动,翻了个身又继续睡。

  尹慕寒去揪裴清的衣领,想把他从床上直接扔下去。

  裴清被他折腾得迷瞪瞪地睁开眼睛,声音慵懒软糯还带着浓浓的鼻音,“干嘛……”

  “回你自己房去。”

  裴清嗡着鼻子应了一声,“嗯……”又闭上眼睛继续睡了。

  尹慕寒皱起了眉,直接用冰凉的手拍了拍裴清的脸,那温度竟然是他意想不到的灼热。

  裴清的信息素很不稳定,升腾起来的热量足够让他意识不清了。

  尹慕寒愣神了几秒,正想收回手,裴清却翻了个身,把他的手压在了柔软的枕头上。

  那凉凉的触感让裴清感觉非常舒适,本能地蹭了蹭。

  尹慕寒想把手抽出来,可是才挪动一点点就被裴清更用力地压住了。裴清把脸贴在他的手掌上,柔软的嘴唇无意间轻轻地碰到了他的掌心。

  从那个部位传来的电流,迅速涌向四肢百骸,一波比一波激烈。

  这种感觉对于尹慕寒来说却是非常陌生的,因为他很强大,几乎不需要向导,而且也很少有信息素能对他起作用,所以他一直无法理解异能者对向导的征/服欲,因为他从来没有过。

  这个姿势并没有维持多久,下一刻,他就猛地把手抽出来了,力道非常大,裴清整个人都差点被他掀翻出去。

  睡得昏天暗地,又被热度烧得头晕脑胀的某人,终于被……整个了半醒。

  他眼睛还没睁开,嘴里就嘟囔着,“你干嘛呢……江霁……”

  尹慕寒冷冷地回答,“我不是江霁。”

  这寒霜一样的声音让裴清瞬间惊醒,他睁开眼睛,果然看到了那张冰冷的脸。裴清揉了揉眼睛,怀疑自己出现幻觉。

  “你……你来这干什么?”

  “这是我的房间。”

  裴清忽然感觉他的眼皮子一跳,上天跟他开了个什么玩笑?这难道不是江霁的房间么?

  他盯着尹慕寒的脸看,很想确定自己是否在做梦,片刻后,他在对方的气场下拜倒了。顶着鸡窝头,衣衫凌乱地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领口的扣子早就被他蹭开了,露出好看的颈窝和锁骨。

  裴清扒了扒乱糟糟的头发,故作淡定道,“是因为我的房间被白悬占了,”想了想,他又补充一句,“是他让我上来的。”

  尹慕寒神情淡漠地把视线转开,指了指门口,示意裴清赶紧闪人。

  裴清嗯了一声,耷拉着晕沉沉的脑袋,恹恹地走了出去。

  真是够了!想安安稳稳睡个觉怎么都那么难啊,裴清觉得这两个人绝壁是来克自己的,每次都轮番着来榨干他的精力。

  “哎……”裴清无奈地摸去了四楼,原来这里才是江霁的房间啊,他一直以为江霁就睡他楼上的。

  推开卧室的门走进去,他发现里面的东西都是整整齐齐的,很多东西似乎长时间没有用过,柜子上甚至还有灰尘,昭示了房间的主人并没有经常回来住的事实。

  裴清疑惑地皱着眉头,他爬去床上躺着,悲催地忽然发现自己再也睡不着了。假寐了好一会儿,打了好几滚,睡意还是聚集不起来,又突然想起自己的枕头还落在二楼。裴清睡觉是会认枕头的,必须大小、柔软度、质感都刚好合他意,枕在上面才会睡着,否则他就会翻来覆去的,比如像现在这样。

  终于在犹豫了十多分钟后,裴清还是摸下去了。

  他轻轻转动门把手,门咔哒一声开了,往里面一瞅,居然没人。

  裴清喜滋滋地进去了,刚把枕头拎起来,准备蹑手蹑脚地滚回去时,一回头就看到了刚刚洗完澡的某人。

  主卧的灯没有开,只有浴室里的灯光透过磨砂门透出来,黯淡的光线下,柔和的光芒把他修长挺拔的身体笼罩在一片象牙白里。

  裴清看得微微愣神了,片刻后才意识到自己现在的形象是多么猥琐!

  他掩饰性地咳了几声,指着怀里抱着的枕头君说,“我只是来拿这个的……”

  尹慕寒经过他身边时,裴清感觉到了一阵冷冷的气流。

  裴清心想,这又是一个用冷水洗澡的家伙。明明房里的温度都不算高啊,他自己甚至还要盖被子好不好。

  尹慕寒走到床边坐下,他的头发稍微有点长,盖住了脖子,洗过后,水珠子就顺着他的发梢,顺着他的颈线,滑到胸膛里面……

  裴清觉得他不能再看下去了。

  走到门口的时候,尹慕寒突然叫住了他,随口说道,“以后跟江霁保持距离,不要太亲密了。”

  裴清诧异地回过头,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着他。

  的确,这句话怎么听怎么有吃醋的感觉。

  但说出这话的人却丝毫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妥。

  裴清艰涩地哽了哽喉咙,他真心觉得今晚发生的一切都只是自己在做梦!

  即使拿回了合意的枕头,裴清也睡不着了,他睁着眼睛看着窗外,深蓝色的夜幕里,是一片醉人的星辰。

  尹慕寒没有睡,因为他床上被裴清躺得暖乎乎的,即使把被子掀开让热量散去了,但依旧能感受到对方残留的气息。

  那是属于裴清的,信息素的味道,夹杂着极淡极淡的诱/惑气息。

  尹慕寒不想躺上去,在床边坐了一会儿后,就去了楼下。

  推开门,果然白悬也没睡。

  他的指间夹着一支烟,燃烧着点点的幽蓝色。

  房间里弥漫着一股苦味的甘草气息。

  尹慕寒走了过去,“烟抽多了对你的嗓子不好,明天还要录歌。”

  白悬把烟掐灭了,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

  “我没有在他这里找到线索,裴清……可能并没有和别的势力勾连吧。”

  尹慕寒在他身边坐了下来。

  白悬突然噗嗤一声笑出来,“我看他那样子也不像啊,是你想太多了吧。”

  “谨慎一点。”

  白悬笑着调侃,“我要是你,真会被憋死。”

  尹慕寒凉凉地斜了他一眼,问道,“我听说,伯父最近又给你施压了?”

  白悬立刻不耐烦了,眉头拧了起来,“烦死那老头子了。”

  “可是你的状态很不好,一直打抑制剂会有危险。”

  白悬又点起了一根烟,薄薄的嘴唇勾起了一个嘲讽的弧度,“老头子想要我找个向导结合,”他漂亮眼角微微上挑,神情慵懒轻蔑,“不过,我怎么可能让别人控制我。”

  尹慕寒没有再说话,微微侧过脸在思考着什么。

  白悬突然问,“如果确定了裴清的身份,你会把他交给军部么?”

  “他的身份已经确定了,江霁说的没错。”

  白悬原本就心情不大好,这下更加烦闷,但是那种躁郁的根源在哪他自己都不甚清楚。猛吸了一口烟之后,那极为苦涩的甘草气息才终于让他平静了那么一点点。

  “我不会把他轻易交出去。”尹慕寒说。

  两个人都没有再说话,房间里非常安静,似乎是在各想各的事情,但是他们都清楚地感觉到某种关系正悄然发生着改变。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