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52全本小说 32 不如把反派进行到底六

小说:正攻总是不出现快穿 作者:叶微青 更新时间:2017-05-07 00:57:26 源网站:52全本小说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32不如把反派进行到底(六)

  裴清走了之后,白悬的精神领域就在飞速地进行自我修复,他的脸色慢慢地恢复原样,额头上狰狞的伤口也正在愈合着,很快,那里的皮肤就能光洁如初了。

  尹慕寒拿了另一盒抑制剂给他,白悬接了过来,坐起身,抬手碰了碰额头上的伤口,果然,那里一丝痕迹都没有留下。他用针筒取了十二毫升的药液,然后把细尖的针口扎进了自己手腕的静脉。

  抑制剂对于异能者来说能克制焦虑、慌乱、狂躁,让他们变得平静自持,从而更容易提升能力进阶。当然,进阶的作用是针对阶层不太高的异能者,达到高阶后进入瓶颈期,抑制剂就只能起到压制狂躁的作用了。

  同时,抑制剂的副作用很大,就像是毒/品,会上瘾,而且随着用的时间越长,需要的量也就越大,身体的负荷会越来越重,这样就越发容易暴躁,又得用抑制剂。

  成为了一个摆不脱的恶性循环。

  军部规定的抑制剂用量警戒线是二十毫升,超过这个量就被可以认定为产生抑制剂依赖,那是非常危险的状态。

  尹慕寒提醒道,“你要控制用量了。”

  白悬耸了耸肩,不在意地笑了笑,“没办法。”

  他把抑制剂重新放回柜子里,顺便把之前的那一盒打开来一看,居然被用光了!白悬的脸色又是一沉,重重地把柜子关上了。

  江霁走了进来,正好看到这一幕,他轻轻地笑了笑,望着白悬,轻飘飘地说,“看吧,所谓强大的异能者,你们也有这么多致命的弱点。”

  白悬站起来,走到江霁面前,脸上的表情带着一种邪恶的戏谑,“可是我们是天生的操控者,而你们再强大也需要依附,始终摆脱不了被动的命运。”

  江霁直视着白悬,轻柔道,“的确是依附关系,不过,”他停了停,冷笑了一声,“到底是谁依附谁呢?”

  白悬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你想试试?”

  江霁没有回答,面无表情地和他对峙。

  压倒性的力量猛然侵入了江霁的精神领域,一时间,他的瞳孔剧烈地抖动着,呼吸也越来越急促。

  白悬缓缓道,“我不会碰你,但不代表你可以随意挑衅。”

  这只是小小的警告而已,所以,很快地,白悬就收住了。

  凌晨两点半,三个人站在卧室里,略有硝烟味的空气弥漫着,但是没人会动真格的。因为这种微妙的平衡对他们三人都有好处,没有理由冲动地轻易破坏了,尽管相互看不太顺眼。

  尹慕寒打破了这种沉寂,向江霁问道,“那个假向导是怎么回事?”

  私下的江霁已经懒得维持在粉丝面前的温柔笑意,垂下了嘴角,面上带着淡淡的倦意和无谓,“就是你们看到这么回事……”

  “当初你说他是普通人。”

  “那时候他的确是,但是现在……他的潜能似乎苏醒了。”

  “苏醒?”

  白悬插了一句,语意尖锐,“那你当时是骗我们的?”

  江霁冷冷地斜了他一眼,“我也希望他只是普通人而已。”

  白悬盯着他的眼睛,“什么意思?”

  江霁深吸了口气,缓缓道,“他是最罕见的,诱异向导。”

  诱异,诱导异能者。

  一般说来,向导们大多是正面的,积极的,他们性格柔顺,有治愈能力,还有圣母光环,不否认也有些向导只是想依附异能者们往上爬,但是他们的确是具有正面的引导、辅助的作用。

  然而,能力最顶尖的诱异向导,大多是心理阴暗,人格扭曲分裂,绝对起不到正面的引导作用,相反,是引/诱,是蛊/惑,他们能够操控异能者的精神领域,让强大的异能者按照自己的思维走,轻而易举地让他们做出极具破坏性的事情。

  曾经就发生过这样的惨案,B国的军事机构专门集结了一批暗黑力量强大,心思又极度邪恶的诱异向导,通过可怕又无可抵御的精神侵蚀,让A国几乎所有的异能者都沦为了他们的傀儡,最后的战果可想而知。

  所以,诱异向导还有一个很形象的名称,通往地狱的引导者。

  在那之后,各国就开始大范围地绞杀拥有这种黑暗力量的天才,原本他们数量就不多,这下更是少得可怜了。等到他们无法构成威胁的时候,才停止了凶残的捕杀,后来,诱异向导即使被找出来了,也会被最高军部强制拘留并终身监/禁。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说话。而在暗地里,军部、政府、特殊机构等等都在秘密地寻找甚至是培养这种向导,因为他们才是最厉害、杀伤性最强的武器。

  “原来是你隐藏了他的身份,”白悬嗤笑一声,“江霁,我小看你了。”

  江霁沉默了,不置可否。

  普通人和向导,哪一个更好占有?傻子都看得出来吧。

  “虽然我的身份不能和他结合,但是我也不允许别人轻易碰他……”

  而且,那白悬和尹慕寒都有强大的背景,一般人都不敢查他们的底细,混在他们的团队里,这也是一种绝佳的掩护。

  白悬突然反问,“你不怕我们泄露他的身份?”

  江霁轻笑了起来,“我既然敢把这件事说出来,就认定了你们不会说出去,我知道你们对他没有那个兴趣,”他突然把目光投向了一直没有说话的另一个人,“慕寒,据我所知,你似乎也在找诱异向导吧?所以你肯定不能让裴清出事。”

  白悬转过头问他,“为什么这件事我不知道?”

  江霁说,“因为是军情处直接下的任务,”他扬了扬秀丽的眉尾,“S级的机密对吧?”

  白悬慢慢把眉头拧了起来,“真正的强者是不需要向导的。”

  尹慕寒看了他一眼,“这只是任务而已,我对向导也没有兴趣。”

  “江霁,你从哪知道这些的?”

  江霁看着另外两人不大好看的脸色,反而笑了笑,“别担心,我的背景并不复杂,可比不上你们身份,”他走近尹慕寒,轻声道,“队长,你看,我们四个人果真是缺一不可吧……”

  “既不用相互依附,也不用相互算计,还能交流情报,你说是吧?”

  尹慕寒没有回答。

  他的面容在明亮的光线下显得清冷平静,但内心却隐隐地涌动起一种不安。

  江霁留下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就施施然地走了,当然,他没有直接回自己的卧室,而是去看裴清了。

  匆匆忙忙赶回来的时候,他只带了舒缓剂回来,趁裴清安睡的时候,又给他打了一管。

  其实在掩饰裴清的身份时,给他输的一直是高浓度的抑制剂,因为舒缓剂根本掩饰不了。所以,裴清误打误撞算是折腾对了。

  一直以来,他们都是用抑制剂隐藏向导的身份,而江霁每次都给裴清先输,轮到自己就可能没了。之前那一次就是因为抑制剂不够了,他的信息素掩盖不了,情/热来得特别厉害,身份就暴露了。

  而最近,江霁的抑制剂也用完了,而且他也没有找那个人要,于是只能用舒缓剂先挺挺了。

  该死的,他又要去求那个人了!

  每次一想到又要见他,脾气温和的江霁也会异常烦躁憎恶!

  他把裴清的手轻轻握住,就这么静静地看着他的轮廓,过了很久江霁才起身走开。

  江霁走了之后,裴清翻了个身,在黑暗里缓缓睁开眼睛。

  其实他一直都没睡,被闹了一晚上根本睡不着。而且,尹慕寒的眼神让他感觉惴惴的,于是把感官打开了,把楼上的对话听得清清楚楚的。不过由于向导的潜能又被抑制剂压住了,敏锐的听觉被慢慢克制住了,他只听到自己是诱异向导那里。

  但是,这个信息对他来说足够了。

  怪不得主角的性格阴暗扭曲,原来他的本质属性就是如此!

  哎,这就是悲剧的命运好吧!

  怪不得江霁对他无怨无悔掏心挖肺的,原来是……很纯粹的感情,甚至不含丝毫欲望。而最开始,他还猜测是某种阴谋来着,果然攻略多了人就容易往坏处想么?

  裴清突然感觉很愧疚,手上似乎还残留着对方手心的温度。

  他重重地叹了一声,缓缓拉过被子捂住了脑袋。

  昨晚裴清输了大量的抑制剂,向导的潜能又被彻底压制住了,体能和普通人无异。于是,第二天经纪人打电话过来催通告的时候,裴清还是困得眼皮都睁不开,只想睡死过去!

  但是另外三个人都整顿好了,裴清不想拖后腿,挣扎着爬了起来,整个人头顶上都笼罩着一团黑雾。尤其是,他在看到白悬毫无瑕疵的额头时,整个人更加不好了!

  卧槽!体质差异要不要那么巨大啊?!异能者简直就是变/态啊!居然有如此逆天的存在,这能力跟诱异向导一样可怕好不好!

  其实这是因为白悬是高阶异能者的缘故,他的体能、攻击力、杀伤力、恢复力等等都属于顶尖的,才有这个效果的!

  低阶异能者躺枪了!

  裴清把仇恨值拉到了整个异能界,看向高冷的队长尹慕寒时,目光也是阴沉沉的,整个人笼罩着极为阴森黑暗的气息。

  白悬凶狠地瞪了他好几眼,心想这该不会是诱异向导的本性出来了吧?!

  其实裴清已经换了芯子,现在的这个一点都不阴暗扭曲好吧!

  今天的行程是大型的音乐庆典,作为刚刚出道不久就累积了大量人气的新人团体,既是增加曝光率,也是积攒名誉,他们必然要登台献唱了。

  裴清听林雅微说要唱三首歌后,整个人更加萎靡了。歌唱什么的完全不会啊,这不是上台丢脸么?

  他甚至还问林雅微能不能假唱,结果又被各种鄙视嫌弃了。

  先是以欺骗的方式混进乐队,拖后腿,耍心计,现在还来要求假唱,裴清已经在将反派进行到底的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了!

  一下车,早已等候在此的娱记立刻把他们紧紧包围,咔嚓咔嚓的声音在耳边炸开,闪光灯一刻未歇。保镖们分开黑压压的狗仔,努力杀出一条道来,林雅微带着他们快步地走了进去。

  杀进后台化妆室的时候,更坑爹的来了!

  因为是新人,不能耍大牌非要单人化妆室,林雅微让他们去了公用的大化妆室。那里的条件其实也非常好,空间很宽敞,设备、灯光、设计师也都是一等一的,也有分隔的换衣间,只是除了他们四个,还有另外几个艺人,也是一个新人团体。

  白悬、尹慕寒还有江霁一般都会收敛住那种属于自己的气息,避免给对方造成不适,同时也能少吸引一些欲/望强烈的异能者或者向导。

  而这间化妆室的另外几个艺人,他们竟然丝毫都不收敛,裴清的潜能被压抑他自然感觉不到那浓郁的气息,但是他看得出来江霁微微燥热了,而向导信息素更让白悬当即就黑了脸。

  裴清万分感激昨晚的抑制剂!

  看到他们四个人进来了,一个长相柔美的少年主动走上前来,伸出手,微微一笑,“你们好。”

  高冷的队长无视了,绕开他走进去。而白悬则是很不给面子地冷哼一声,然后捂住鼻子,就好像那味道有多熏人一样。江霁礼貌地对他笑了笑。小透明的裴清跟在他们最后,成功地看到那少年的脸色垮了下来。于是裴清赶紧低下头,装作没有看到。

  在上台表演之前,裴清紧张得又想上厕所,去洗手间的时候发现男厕的门是虚掩着,他正想敲门,却模模糊糊地听到有奇怪的声音传来。

  细微又暧/昧,似乎是呻/吟声。

  他透过门开的细小的缝瞅了一眼,惊讶地猛然睁大了双眼。

  宽大的流理台上,是两个交/缠在一起的人。

  一个男子把少年压在流理台上做/爱,细软如丝的发凌乱地散在少年的额头上,被晶莹的汗水沾湿。那个少年的面容妖冶秀丽,神情性感又迷离,散发着诱惑气息。

  这绝对是向导,因为他们情/动起来非常迷人,让人想狠狠地征/服。

  裴清关注的重点不在这里,而是体位!

  腿分开的角度和腰弯折的程度太凶残了!又不是随意摆弄的人偶,搞成那样不会碎掉吗?!裴清莫名地有点生气,向导难道就不是人么?!凭什么要接受这种近乎折磨的性/爱啊!

  片刻后,裴清木然地转过身,顺便还把那门关紧了,脑海里挥之去的都是那少年弯折到诡异的身体。

  这绝壁留下阴影了!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