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就爱找小说 > 历史 > 三国之弃子 > 第九百八十四章 弥衡的恶趣味 胡广的镇定

祢衡笑眯眯地看着跪在地上的马丁,如今就只有此人知道真正杀人的就是赵王了。祢衡不是猜测的,从马丁的神色就可以看出来这小子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不过这小子还是很机灵的,没有在公堂上把话都说出来。

“你叫马丁是吧。”祢衡淡淡地说道。

“小的正是。大人有何吩咐?”马丁一看祢衡说话就开始紧张起来了。

祢衡盯着马丁的眼睛,冷冷地说道:“刚才本官问你话的时候,你眼神闪烁,似乎没有说实话啊。你不用狡辩的,本官审案无数,这点眼力还是有的。要是识相的,你就把实话都说出来。免得本官动用大刑!”

大刑!一听到这个词,马丁就浑身发抖。官府的大刑可是狠的,自己这百来斤肉可受不了那么大的折腾。可要是承认自己刚才没有说实话,那不就是自己刚才有意欺瞒么,也是要受处罚的。

想到这里,马丁就有点纠结了,这当官就是阴,自己现在说不是的话,他就会用大刑。自己说出实话的话,那小命也有点悬,还要接受处罚。这简直就是官字两个口啊,怎么说都是他的事。

祢衡看出来了,这小子是在担心自己的安全了。

“马丁啊。你要知道,欺瞒不报,导致凶手逃逸,按照大汉律例,这可是藏匿罪犯,可是要杀头的啊。”祢衡加大了一把火。

“啊?”马丁傻眼了,大汉律例还有这一条啊。

祢衡淡淡地说道:“看你的样子,就知道斗大字都不认识几个。本官做事向来遵从大汉律例,从来不会偏颇的。你还是老实交代吧。本官或许可以让你少受点苦头。”

“大人,你说的是什么啊?小的脑子笨,实在听不懂你的话。要说的,刚才小的都说了。”马丁是不会相信弥衡的,毕竟他知道自己要是说出来就是一个死字,官府是不会让一个知道赵王杀人的小人物存在这个世上的。

看来来硬的是不行的,弥衡就想到了用软的,说道:“马丁啊,本官看你还算是一个人才,你也知道你家主人对你已经是失望了。本官留你下来,也是有着保你一命的意思。若是你不愿意相信本官,那本官也没有办法。如果你说了出来,让本官可以尽快破案,本官保准你没事。甚至本官还可以做主,给你一些钱财,送你离开洛阳。”

这是一个巨大的诱惑,马丁心里想的就是如何安全地离开洛阳,隐姓埋名的过上平稳的生活,以后打死他都不会出来混了,乖乖地当一个良民。只是马丁对弥衡不是很相信,实在没有办法说下这个决心。

“大人,小的真的不知啊。”马丁说道。

弥衡大怒道:“好啊,本官难得一次好好跟一个平头百姓这样说话,你小子不识好歹,软硬不吃。来人啊,上大刑!”

一声令下,几个衙役就带着好几样刑具上来了。

马丁看着这些个刑具有点疑惑,他之前也是进过监牢的,也算是见识过大刑的,但眼前的这些刑具,马丁就根本没见过了。

“马丁,这几样东西你是没有见过的吧。之前的刑具都是过时的了,本官得到高人指点,特意打造了这些刑具。本官从来都没有用过大刑的,你小子就成为本官第一对犯人用刑的。本官还是给你最后一次的机会,你还是老老实实的交代了吧。”弥衡威胁地说道。

这些刑具是弥衡跟李贵那里学习来的,对审问犯人十分有效。要说弥衡没有对犯人动过刑,那简直就是笑话。弥衡最喜欢的就是对那些仗势欺人的犯人用大刑的,弥衡甚至十分享受这些平时嚣张的世家子弟在收到大刑折磨的那个时候发出的哀嚎声。这和弥衡年轻的时候收到更多白眼,特别是世家大族子弟的白眼是有很大的关系的。慢慢的,弥衡就觉得有点乏味了,机缘巧合之下,弥衡得知李贵在刑罚上有很大的造诣,于是他就亲自上门去拜访了李贵。两人平时没有多大的交集,而在这个刑罚之中,两人却出奇的投缘,互相引知己。当然了,这是他们对待犯人上面的有着共同的语言而已。李贵几乎将“暗部”的大部分刑罚都给弥衡,让洛阳府衙成为大汉唯一一个有着“暗部”刑具的一个衙门,大大提高了洛阳府衙审问犯人的效率。更是大大满足了弥衡的恶趣味。李贵也是有所保留的,“暗部”手段是很高明的,必须保持隐秘性,弥衡得到的只是李贵得到刘玉首肯的刑具而已。弥衡自然是不知道这些的。

整个洛阳府衙之中,没有一个人是不知道弥衡有着恶趣味的,每次审问犯人,弥大人就一定会到,而且还十分的享受,傻子看到这个样子都知道弥大人是不对劲的。

如今好几个刑具都拿了出来,弥衡的属下们都知道自己大人的坏毛病又要犯了,心中对跪在地上的马丁默哀了一秒钟,你小子还是好好珍惜这次机会啊,要不然待会你想要求饶就不行了。大人要是在兴头上,谁也没有办法给阻止他的。

马丁没有领会到四周对他的一种默哀之情,他心中打定主意是不会说出来的,与其丢了小命,还不如忍耐下去,或许还有条后路。

弥衡看到马丁不说话,心中了然了,他又可以享受犯人哀嚎的声音了,于是略带兴奋地说道:“来人啊。给本官用大刑!”

弥衡狠狠地将一块令牌扔在了地上,衙役们飞快地摁住了马丁。

马丁根本就没有反应过来,一阵巨大的疼痛就贯穿了他的大脑。

“啊!”马丁痛不欲生地哀嚎了起来。

弥衡坐在案首之中,悠哉地喝着衙役端过来的茶水,十分的享受。

洛阳府衙的大堂不断地传荡着马丁这个受刑者的哀嚎声。

另一边,胡明带着自己儿子的尸体回到了在洛阳的家中,此刻家中还不知道胡明已经死了,胡家人都对胡明带回来的盖着白布的东西十分好奇。

胡明的老婆吴氏看到自己的丈夫带着东西回来,压根不知道自己的白布下面就是自己的儿子尸体,埋怨地说道:“老爷,你带了什么东西回来啊。还用白布盖着的。”

“夫人,你要顶住啊。”胡明知道自己的老婆十分宠溺自己的儿子,担心她一时半会受不了刺激,先打打预防针。

吴氏乃是世家出身,早年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自己的丈夫是去看儿子的,而如今抬着几个白布盖着的东西回来,仔细一看,白布下面似乎是人的模样。

吴氏有点颤抖地说道:“老爷,难道兴国出事了?”

“夫人,兴国在外游玩,被歹人所害。老夫赶过去的时候,已经晚了。”胡明老泪纵横地痛哭道。

“我的儿啊。”吴氏扑向了其中一个白布盖着的尸体,大哭道:“我的儿啊,究竟是哪个杀千刀害了你啊。”

“夫人!”胡明想要对吴氏说点什么。

吴氏则是疯狂地哭道:“孩子都被人杀了。你这个做爹居然无动于衷,你胡家好歹是大族。怎么会出你这样的窝囊废!”

胡明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一个跟着胡明出去的仆人悄悄地指着吴氏抱着的白布说道:“夫人,公子躺在那边呢。你抱着的这个是牛二。”

吴氏终于明白自己刚才闹了一个大笑话,只是丧子之痛深重,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扑向了自己的儿子,但是这一次,吴氏就聪明多了,先把白布给掀开了,确定是自己的儿子之后,吴氏就又开始哀嚎了起来。

“我的儿啊。你怎么就这么去啊。苍天啊,你怎么就不开眼啊。”吴氏开着自己儿子死不瞑目的样子,心都碎成粉末了。

胡明一想到自己年纪这么大的了,就这么一个儿子,现在都死了,自己算是绝后了。

整个胡家都处于哀伤的气氛之下,吴氏的哀嚎和胡明的默默流泪,下人们更是大气不敢出一下,免得引起主人的不高兴,被当成出气筒。

这个时候,一声大喝传来。

“都在干什么,一个个鬼哭狼嚎的!”

众人听到这个声音,更是不敢乱动了。胡明止住了哭泣,吴氏也不敢在哭天喊地了,只有默默的流泪。

在胡家有这么大的威慑力的,也只有前司徒、太傅,胡家的家主胡广了。

须发皆白的胡广走了出来,看着一脸泪痕的胡明,呵斥道:“伯息,你好歹是朝廷命官,应该稳重,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如此的失态。”

胡明对他的父亲十分畏惧,一时间都不知道怎么说话了。

还是胡明的媳妇反应快,马上说道:“爹,兴国他被人给杀了!”

胡广身形一震,脸上镇定的神色不在,快步走到了胡莱的尸体旁边,看到是自己的孙子,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对了。胡广之前对胡莱是恨铁不成钢,总是想着不认这孙子。可当胡莱的尸体直挺挺地躺在胡广的面前,胡广却是接受不了。怎么说都是自己的血脉,胡莱再胡闹也是胡家的香火传承来的。

胡明急忙对着自己的父亲说道:“父亲,你要顶住啊。千万不能有事啊。”

胡家现在能够在洛阳立足,其根本原因就是胡广还没有死,一旦胡广出现个万一,整个胡家可是会受到重创的。

胡广的城府极深,很快就恢复过来,说道:“将兴国收拾一下,后事都准备一下。伯息你过来。”

胡广慢慢地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胡明发现自己的父亲的身影有点苍凉。

胡明跟着胡广的脚步来到了胡广的房间,而胡广则是示意他关门。胡明十分乖巧地关上了门。

胡广顿时变了脸色,呵斥道:“你这个混蛋!老夫让你派人看着兴国,你是怎么办事的。居然让兴国被人给杀了。你这个做父亲的失职!你知道么!”

胡明被自己的父亲呵斥着,完全没有反驳的意思,胡明被杀,胡广的内心肯定也是十分难受的。

胡广发泄了一通之后,说道:“说说吧,情况究竟是怎么样的?”

“父亲大人,是这样的。”胡明把自己怎么样知道胡莱被杀,而且如何去到洛阳府衙,弥衡又是如何的反应,都一一说了出来。

胡广从胡明的话中就听出不一样的东西了。弥衡的为官,胡广即便不在朝堂之中也听过的,以弥衡平时的处事风格,根本不会如何的废话。那么就是说这里面有着弥衡都不敢多言的事情。

“你简直是废物。你怎么可以收要将案发地点的百姓都抓起来审问的蠢话。如果这话传了出去,你还想不想在朝廷之中待下去了。”胡广真的要被自己的儿子给气死了,他一世英名,没有想到下一代一个比一个废物。

胡明知道自己做了蠢事,于是惭愧地说道:“父亲,孩儿知道错了。”

“马上派人秘密在案发地点打探相关的情报。一定要记住了,派出一些生面孔的过去。让他们多带些钱财过去,该要花钱的不要省了。”对比于胡明,胡广则是精明得多了。

胡明马上就明白了自己父亲的意思,自己儿子多行不义,肯定有人乐于看到他去死的,也一定有人知道什么人杀了胡莱,按照胡广吩咐的去做,那么一定就能够得到有用的消息。

胡明立刻吩咐自己的绝对心腹去办这个事情,可是他们这个时候才去已经是晚了。早早就有人将这些百姓全部都给赶走了。而做这个事情的人,正是弥衡。

胡家的人扑了一个空,急忙将这个情况反馈给了胡明和胡广。

“什么!”胡明直接失声了。

胡广则是沉默不语,居然有人会有这样的权力去驱赶百姓,同时还没有闹出什么动静,绝对是权力十分大的势力才能够做到的。

“不简单啊。”胡广沉声说道。

胡明想到了一个可能,悄悄地在胡广的身边说道:“父亲,会不会其他世家要对付我们。”

胡广也觉得很有可能,但究竟是哪一个世家,他胡广就只能靠着自己的脑子去猜测了。(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