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就爱找小说 > 历史 > 三国之弃子 > 第九百七十章 商量着如何对付自己的主上

刘玉多么机灵的一个人,陈宫他们随便动一下尾巴,刘玉就可以猜到他们的心思。

自己可是皇帝啊,天底下最大的存在,加上用的借口是多么的光明正大,了解民生,自古以来有多少君王可以做到这一点,恐怕十个手指都没办法数完吧。

用这样光明正大的理由,就算是陈宫、沮授、田丰这几个人多么的智谋过人,也不能在公众场所给刘玉难堪吧。如果陈宫他们不识趣,那么他们的名声就完蛋了。当今陛下深入民间了解民生,朝中奸臣当道,居然阻拦陛下,蒙蔽天听,欲行董卓之故事。

不用多想,陈宫他们就能够知道这样的故事会在自己的等人为难刘玉之后,传遍整个荆州的。

所以呢,现在明哲保身才是正道。

刘玉就是抓住了这一点,轻松而去。刘玉耍了一次十分有文化的流氓,让陈宫等愣愣地站在城门口。

刘玉回头看了一下陈宫几人,正好和他们对视一番。刘玉更是挑衅地扬了一下眉毛。

现在不单单是性格暴躁的田丰怒了,连一直都是温文尔雅著称的沮授都来了脾气。

陈宫对着沮授和田丰两人说道:“二位,现在陛下已经平安归来。我等可以放心了。不如到在下那里,喝点小酒压压惊?”

沮授和田丰自然能够明白陈宫的意思,当下就同意了陈宫的用意。

陈宫已经对刘玉很不满了,微服私访也是可以的,他们几个人也不是那种老顽固,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刘玉想要去哪里都是没有问题。陈宫他们是臣子,不可能把刘玉给软禁了。可刘玉有任何的动作都是瞒着他们,之前就有一次了,差点让田丰想到了去死。这一次又来,陈宫、沮授、田丰都感觉这样下去是不行的,以后刘玉就没有任何的顾忌了。

陈宫之所以邀请他们,不是陈宫大方,而是陈宫想要和沮授、田丰商议一下如何把刘玉的气焰给打压了下去。

到了陈宫的住所之后,酒菜很快就备了出来。酒是美酒,几个菜肴都是荆州特色的美食,荤素搭配。既然是喝酒压压惊了,陈宫自然不会小气。但现在即便是传说中的龙肝凤髓,沮授和田丰也食不甘味了。

“公台、元皓,陛下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沮授喝了一杯酒,以前感觉十分享受,可是现在却觉得这酒有点寡味了。

沮授开了话头,田丰作为好基友,十分认同,说道:“可不是么!这次又是瞒着咱们出去了。老夫之前就差点被陛下给吓死了。如今又来,老夫真的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陈宫点点头,上一次刘玉耍了田丰一道,然后亲自带着兵马杀向江夏。当时陈宫等人听到这个消息,好悬没有吓出心脏病出来。万一有一个不敢言之事,这大好的江山,万世的基业就毁之一旦,他们有何面目回去见皇后和太子啊,有如何能够面对满朝的文武与黎民百姓。

“陛下微服出巡,本来是一件好事。咱们都不能说什么。可是陛下千不该万不该,就不应该这样瞒着咱们。咱们每日为朝廷看着陛下,不是为了显示自己的权势或者打压陛下,为的可是陛下的安危和大汉的未来。陛下这样做,真是寒了咱们的心啊。”田丰平时就有点唠叨,这次更是说了更多。

陈宫作为三人之中资格最老的一个,对刘玉的性格很是清楚,说道:“陛下龙潜之时就是喜好微服出巡。想当年,老夫和陛下相遇之时就是陛下微服出巡之际。或许,咱们对陛下的确是有点那个了。陛下可能在行宫呆的过于郁闷,才会出去散散心的。”

陈宫不会说自己等人对刘玉太过严格,这可是一个大罪过,陈宫老谋深算,有些话必须是一带而过,而沮授和田丰又是聪明人,和聪明人说话,不用浪费太多的口舌。

“公台,我等这样做还不是为陛下。大汉江山都维系陛下一身。如今的荆州暗流涌动,万一出了一些有歹意的,咱们就成为千古罪人了。”田丰都快开始骂人了,冷冷地说道:“都是李贵那厮搅和的,如果没有他,陛下会有这样的心思?如此小人,老夫日后定好好教他如何做人!”

“李仲允是该好好治治了。”沮授表示了认同,同时看向了陈宫,问道:“公台你觉得如何?”

果然不出李贵所料,真的有人把这次的黑锅扣在了李贵的身上。李贵要知道这个,肯定哭晕在茅房的。

陈宫只能苦笑了,这次十有仈Jiǔ是刘玉自己的决定,但田丰、沮授偏偏就把黑锅扣在李贵的身上,难道是他们二人不知道么。显然不是的。

沮授和田丰知道自己是奈何不了刘玉的,可却不能让刘玉继续下去,所以就想到了要对刘玉的跟班下手了。李贵是刘玉跟前的红人,这次出去,李贵也是有份的。处理了李贵,同样就是告诉了刘玉,他们几个人的态度,让刘玉可以收敛一下。

陈宫琢磨了一会后,答非所问地说道:“二位觉得李仲允这人如何?陛下会不会听从呢?”

经过陈宫的这么一提醒,沮授和田丰幡然醒悟。李贵是刘玉的狗腿子,无论从跟随刘玉的时间上看,还是从忠心程度来看,堪比灵帝时候的十常侍。沮授他们要整治李贵来向刘玉表达自己的意见,这个想法是好的。但实际效果却一点都没有。刘玉肯定不会听从他们的建言,保住李贵是没有问题的。李贵是小人没错,可他这个小人是因为他做事只对刘玉负责,完全不顾其他人的感受。沮授和田丰做多大的努力也没用。而最要命的就是,李贵这人可是一个狠人,手中更是掌握着遍布整个朝廷的情报组织“暗部”,沮授和田丰的一举一动都要经过李贵传达到刘玉的耳中。若是李贵心中怨恨,暗中在刘玉耳边说点无关紧要的话,沮授和田丰日后就难办了。他们自己是行得正,可是难保家中有些害群之马,万一被抓住了把柄,沮授和田丰就有点难看了。

“还是公台谨慎啊。”沮授暗骂自己傻,那么简单的事情居然要陈宫来提醒。

陈宫抚须而笑,仿佛世外高人一般。

田丰一听到自己等人身为朝中重臣居然不能劝谏陛下,心中的原则收到了伤害,不满地说道:“难道就任由陛下胡来,等日后无法收拾的时候,咱们再后悔?”

陈宫和沮授沉默了,他们今天聚在一起的目的就是为遏制刘玉乱来的苗头,可说到这里,居然是没有任何的办法,这不是浪费时间么。

沮授思索了一会,把各种办法都想了一下,可是却被自己给否定了。以刘玉的性格,沮授还是真的奈何不了刘玉。

陈宫则是一脸的淡定,这副淡定被田丰给发现了,他隐约猜到陈宫一定有办法,于是鼓励地说道:“三人之中,就以公台跟随陛下最久。对于陛下的了解,公台是比较深刻的。老夫要是猜的不错的话,公台已经成竹在胸了。公台何不畅所欲言啊。”

沮授看了陈宫一眼,他似乎也从陈宫的脸色之中看出了陈宫的心思。

陈宫心中对自己不满意了,城府还是不够深啊,居然被看出来了。陈宫决定以后自己要在城府这上面多下一些功夫,这样才能够保证自己不会被他人看穿了心思。

陈宫换成了一副笑脸,说道:“元皓公眼力惊人,在下佩服啊。不瞒两位,在下是有一个办法,至于成效如何,在下就不敢断定了。”

“公台何出此言,如有良策需早早言明啊。我等也不能坐等时光流逝啊。”田丰是个实在人,立刻就有点埋怨的意思了。

陈宫对田丰的态度很不满,归根到底,陈宫可是军机处三大军机大臣之一,陛下之下三个最有权势的官员之一,你田丰居然这样说话,是不是占着现在你们河北士人强势想要欺负老夫了。

田丰不知道自己无形中把陈宫给得罪了。

沮授也没有意识到陈宫的内心变化,出于习惯,沮授还是打了一个圆场,说道:“公台啊,咱们一起参议一下。若是事可为之,我等定然以公台为首。”

陈宫这下子才满意了一些。

同时陈宫也看出来了,田丰的性格就是耿直,有话就说,无形之中会得罪很多人。陈宫更是断定若不是田丰的主上是刘玉,可能都活不到这个岁数。还有刘玉才能一而再再而三地忍耐这田丰的耿直。河北士人现在的代表人物是沮授,沮授的圆滑可以弥补田丰的耿直,两者相互辅助,这才使得河北士人不断做大了。

日后要对付河北士人,陈宫心中就有了底。

看在沮授的面子上,陈宫就不与田丰这个耿直的家伙多计较了,把自己的计策都说了出来:“陛下这次微服出巡,乃是为了了解民生。那咱们大可以在这里做文章了。荆州是富庶,但经历过刘琦刘琮两人对战、刘备祸害、江东入侵,百姓是苦不堪言。咱们就可以从此中入手,上奏陛下全力拯救苍生。陛下身系黎明百姓的希望,自然责无旁贷,定然让我等出谋划策。我等到时候就可以让陛下返回洛阳了。”

“这也行?老夫怎么觉得像是痴人说梦啊。”田丰还是说出了得罪陈宫的话。

这让怒火刚刚平息的陈宫很不满了,冷冷地说道:“在下才疏学浅,两位可以另请高谋!”

“元皓,你过分了。公台此举大有深意啊。”沮授可不想得罪陈宫,马上就说了田丰一顿,同时眼睛瞪了田丰一眼,让其闭嘴。

田丰的脸色顿时不太好看了,但他也愿意听从沮授的意思。毕竟能够让刘玉返回洛阳,是他们这些大臣一直以来想要做的。

沮授微笑地对着陈宫说道:“公台,你也不要在意。在下从公台的话中看出,公台是想让陛下自己返回洛阳了!”

“公与才学之高,在下佩服!”陈宫觉得沮授比田丰强太多了,心中的不满已经放下,继续说着刚才的话题,说道:“荆州民生调零。陛下在襄阳,每日的开销十分巨大。即便陛下节俭,可一日之用,比之十户一月之用。陛下不是常说,取之于民用之于民。那么陛下每日消耗如此之大,对荆州百姓来说是一个巨大的负担。若是陛下能够返回洛阳,坐镇中枢,那荆州的府库就能够拿出来恢复民生。陛下乃是圣明之君,肯定会听从我等之言的。”

好吧,陈宫这是拿刘玉来说事了。

刘玉不是说自己是去了解民生了么。那么陈宫就说荆州百业待兴,一切都是需要钱粮的。刘玉乃是皇帝,即便是吃最简单的饭菜,也千挑万选出来的,还经过层层的检查才能够到刘玉的面前,这每一个环节都不能出错,一旦出错就是万分危险的事情。这就是天子的待遇,可里面却是要花费大量的财力。还有行宫之中的侍女、宦官、侍卫,那个不用吃喝啊。这一笔笔帐算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的数字了。陈宫深知刘玉在对钱粮有一种近乎变态的执着,能省一点就省一点。现在陈宫就想用这一点来对付刘玉了。陈宫认为刘玉肯定会深思熟虑一番,然后自己等人在旁边多说几句,把刘玉的爱民之心给挑了起来,不用多久,刘玉就自己想着为荆州的百姓减少负担了。那个时候,就是陈宫等人大计成功之时。

“高!实在是高!”沮授给了陈宫一个大拇指。

刘玉用百姓之利益来解释自己出去散心的用意,陈宫就用百姓的利益来驱使刘玉返回洛阳。这种针尖对麦芒的计策,刘玉即便想要辩解,沮授都认为刘玉找不到什么好的理由了。

田丰当然是了解了陈宫的用意,对自己刚才的出言不逊表示了后悔,直接说道:“公台,刚才在下无礼,还请见谅啊。”

陈宫当然是接受了田丰的道歉,现在是他们共同对付刘玉才是正道。(未完待续)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