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就爱找小说 > 历史 > 三国之弃子 > 第一千五十七章 你继续装

三国之弃子 第一千五十七章 你继续装

作者:双木道人 分类:历史 更新时间:2019-11-29 22:57:39 来源:番茄小说网

张飞将夏侯渊和夏侯恩救走之后,就秘密地回到了自己的住所,继续装成醉酒不醒的样子,制造不在场的证据。他的亲兵更是早张飞一步回来,个个装成若无其事的样子。

张飞觉得自己做得十分隐秘,但他不知道的是,他做的一切都在某些人的关注下。

当张辽得知夏侯渊和夏侯恩被神秘人救走之后,他的脸色就变得十分的古怪。

不单单是张辽,还有陈到、马良和糜芳,他们都共同想到了一个嫌疑人。

张飞以为自己做的天衣无缝,可他却不知道得是,在张辽等人的眼中,张飞装醉,实在是太失败了。

一个千杯不醉的人,就算是心情再不好,起码要喝上很多坛酒才能够醉的。可张飞就喝了两坛就醉了,平时张飞吃个饭都要随意喝两坛的。

夏侯渊和张飞之间的关系,大家伙都知道了。能够在庐江城中,又有能力,又有作案嫌疑,除了张飞就没有其他人。

虽然大家伙都是知道这一点,但是要让他们光明正大的说出来就有点难度了。

张飞可是有着非常重要的不在场证据。

陈到犹豫了好久,最后说道:“将军,这要如何向陛下交代啊?”

陈到的话,让张辽他们都陷入了为难之中。

刘军上下都目睹了夏侯渊被生擒活捉的事情,这是绝对的事实。张辽他们就不能不把这个事情上报上去。

可要是他们汇报给刘玉,说抓住了夏侯渊,然后又让夏侯渊给跑了,天知道刘玉会有什么表情。

反正张辽就知道刘玉一定会暴怒的,说不得还要将自己等人都给处罚了一顿。

糜芳盘算了一下,说道:“莫不如咱们就上下齐心,就说没有俘虏过夏侯渊。只要咱们下令,将士们肯定都会守口如瓶的。”

陈到眼前一亮,说道:“的确是一个好办法。”

马良作为新来的,他可不这么认为。但是新来新猪肉,马良可不敢乱发表什么意见。

张辽知道的东西比糜芳和陈到的要多得多,立刻喝道:“住口!你们这是欺君!是要杀头的。简直就是放肆!”

糜芳和陈到被张辽这一声大喝,搞得不知所措。可是他们被张辽瞪了一眼,顿时明白了什么。

张辽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慢悠悠地来到门外,四处瞄了一下。陈到和糜芳各自到了窗户等地方观察了一下啊。

马良不明白张辽等人为何如此的紧张,问道:“诸位将军,你们为何如此?”

张辽等人没有回答马良的问题,他们发现没有任何异常的时候,就把门窗给关闭了。

张辽回身对陈到和糜芳说道:“你们两个人是想把咱们都给害死不成?”

“我等知罪!”陈到和糜芳认识到自己的错误。

张辽训斥道:“以后绝对不能说如此欺骗陛下的话,否则的话,谁都救不了你们。”

“是!!”糜芳和陈到急忙点头。

马良对张辽的谨慎十分欣赏,这样的话要是传出去,恐怕糜芳和陈到就完蛋了。

而张辽有这样的顾虑,那是因为他知道“暗部”存在。同时在刘军之中,都会有“暗部”探子的存在,具体是谁,人数是多少都是一个秘密。张辽本来是不知道的,可他的人缘好啊,和典韦、吕布关系都不错,这两个家伙就找了个机会告诉了张辽这个秘密。所以刚才张辽听到糜芳和陈到那么说,才会那么震惊。甚至用震惊来形容都有点弱了点。张辽刚才的胆子都快吓破了。如今庐江城中一定有“暗部”探子,或许已经将庐江城中发生的事情都给上报了。

看陈到和糜芳的样子,似乎是不知情的,所以张辽也不摆明了说。

现在就剩下他们四个人,张辽寻思了一会后,就说道:“这件事情,想必大家心里都清楚是谁干的了。但他却有不在场的证据,以本将的意思,不如就将不再过问此事。将夏侯渊等人逃离的消息,汇报给陛下。”

“诸葛军师那里也是需要的吧。”马良终于发表了自己的意见。

张辽点头,肯定了马良的意见。

“我等谨遵将军之令。”糜芳和陈到都不敢乱说了,刚才就是他们多说了几句,差点就引起了麻烦。

张辽让文采最好的马良酝酿一下文字,然后给诸葛亮和刘玉都送去关于夏侯渊的事情。

马良的文采最好,洋洋洒洒就写下了两份十分不错的汇报。

张辽过目之后,感觉马良把应该说的都说了,不该说的,一个字都没有提到。这就是张辽想要的。毕竟张辽身为人臣,不能对刘玉有所隐瞒,可是张飞的行径乃是个人行为,张辽对张飞很是欣赏,彼此之间的关系不错,加上张飞还及时赶到,避免了张辽与敌军同归于尽,张辽要是不给张飞一点关照,那他做人就有点失败了。

但是,张辽突然觉得自己这样做不是在帮助张飞,而是在害张飞。

“这个不行,陛下英明神武,一定会知道。我们这样做会害死翼德的。”张辽直接将这两份汇报给否决了,并且将嫌疑人的身份直接公开了。

“那该如何?总不能装作不知道吧。”糜芳询问道。

张辽寻思了起来,开始盘算着所有的得失,想到了刘玉对自己等人的信任与重视,于是说道:“此事应当让翼德自己向陛下坦白,我等再求情,如此才能够让翼德免于死罪。”

马良盘算了一下之后,觉得张辽这个办法是不错的,于是就同意了。

陈到和糜芳的智商不会高到哪里去,没有办法提出比张辽更好的办法,也是同意了。

张辽看大家伙都同意了,就把刚才的两份汇报给扔进了火盆之中烧掉。

做完这些之后,张辽就带着陈到他们来到张飞的住所。

张飞的亲兵一看到张辽,就知道张辽的来意是什么了,急忙隐秘地让自己的弟兄通知张飞。

张飞得知张辽带着其他人过来了,飞快地躺在床上。为能够瞒过其他人,张飞早就在房间里面弄倒了一些酒,搞得整个房间都是酒味道。

张辽等人一打开张飞的房间,一股浓烈的酒精味道就传了出来。马良心中暗笑,张飞这是欲盖弥彰啊。

大家都知道张飞是在演戏,而张飞自己却是以为他演得很成功而已。

张辽看的一地的狼藉,还有张飞衣裳不整的在床上呼呼大睡,装成很不满的样子,喝道:“都发生那么大的事情了,你们将军还有心情睡觉!?”

张飞心中十分得意,看来自己表演得十分出色啊。

张飞的亲兵立刻苦着脸说道:“将军,我家将军昨晚大醉,回到这里不知道怎么的就开始发酒疯了,还要小的们给拿酒过来。小的稍微慢了一点就被将军打了一下,现在都还疼着呢。”

说完,这个亲兵还装模作样地揉揉自己的手臂,表演天赋十分强大。

张辽要不是心中有底恐怕真的会被这些人给骗过去。

“翼德,起来了。”张辽对着装睡的张飞说道。

张飞装模作样地翻了个身,嘴巴嘟囔着说着不知道什么话。

这下子可把张辽等人给乐坏了,张飞居然还在表演。

“看来翼德是一时半会都醒不来了。发生这样严重的事情,本将也不得不出下策了。”张辽对着张飞的亲兵说道:“你们去拿桶冷水过来!”

拿冷水?这是要将张飞给淋醒的节奏啊。这样的天气,给张飞淋上冷水,饶是张飞身强体壮,都是被冷到的。要知道这个时候,一个风寒感冒都是可以要人命的。张飞的几个亲兵是做不是,不做也不是了。

张飞暗骂张辽够狠,居然用这样狠毒的办法了,于是眯着眼睛,装模作样地说道:“谁啊!大清早的!还给不给人睡觉了。扰人清梦!”

呦呵!装得还挺好的吗!

既然张飞要装,张辽就陪着他,一把抓住张飞的肩膀,不停地摇晃,大声说道:“翼德,快醒醒!出大事了。你怎么还在这里糊涂啊。快点醒来!”

张飞被摇晃得难受,最后睁开了眼睛,惊奇地说道:“是文远啊。还有季常等人,你们都过来了啊。什么大事啊?”

“翼德,夏侯渊和他的侄子在昨晚上就跑了!”糜芳开口,同时向张飞使了眼色,希望张飞能够醒悟过来。

“什么!跑了!怎么回事啊。好端端的怎么就跑了啊。”张飞没有领悟过来,继续着自己影帝的身份。

“是啊!跑了。还是被一个神秘人给放跑了。翼德,你有没有什么线索啊。”张辽意味深长地问道。

张飞心中一惊,这张辽说话的眼神怎么就不对,难懂他看出是自己放走了夏侯渊二人?

但是张飞的脸皮巨厚,不会因此而松口的,反倒是装糊涂地说道:“什么神秘人?什么线索?”

陈到很想跟张飞说,你老还是老实交代吧。可是在这里没有他说话的地方。

马良苦口婆心地说道:“翼德将军,大家都知道你和夏侯渊之间的关系,如今夏侯渊跑了,此事非常重大,我等已经上报给了陛下和诸葛军师。估计陛下和诸葛军师会派人过来严查。若是翼德有什么线索,咱们可以先一步调查清楚,也不用陛下和诸葛军师分心了。”

马良这是在提醒张飞可以给出一些办法,可以把这事情给糊弄过去,免得到时候查出来,为让张飞十分难堪。

张飞摸着脑袋,不明白的样子,说道:“真的被你们给弄糊涂了。”

张辽怒了,自己等人为张飞这个祸害承担了多少的责任,这厮居然还在装糊涂了。孰不可忍!

“翼德,你敢说这事和你无关?你以为我们这些人过来是来兴师问罪的么?你这个糊涂蛋!”张辽直接开骂了。

张飞目瞪口呆,看来自己这事情已经暴露了,于是脸色变得十分严肃。

马良劝说道:“翼德将军,要是陛下想查,肯定就可以查得到。我等都看出来了,陛下英明神武,估计也知道了。在下觉得翼德将军若是能够向陛下坦白一切。或许可以有一线转机。若是将军执迷不悟,到时候就无法挽回了。要是欺君可是要满门抄斩的。”

马良的话可是直指张飞的内心啊。

“季常,我不明白你说的事情。”可是张飞还是抱着最后一丝侥幸的心理,就是不肯松口。

糜芳和陈到都是无语了,马良和张辽说得够明白了,张飞还是不肯松口。

张辽直接来到张飞的耳朵,轻声说道:“翼德,你认识李贵李大人么?”

对于李贵,张飞是有印象的,那是一个有点猥琐,但却是刘玉的绝对心腹。

“认识。你这个时候提起他干嘛?”张飞疑惑地问道。

张辽吸了一口气,说道:“李贵李大人在陛下龙潜的时候就跟着陛下了。世人以为他是靠着这层关系成为陛下的心腹。这完全是不对的。李大人统领着一个叫暗部的组织。我军所有的情报都是由这个组织搜集然后交到陛下的面前。而且告诉你一个机密的事情,就算是我们的士兵之中,就有不知道多少人是暗部的探子。而你的事情,或许此时此刻就已经放在陛下的眼前了。”

张飞第一次听到这样的事情,心脏都快跳出来了,自己的事情已经被知道了!

看张飞的样子,张辽就知道自己说的话有用,看你张飞还装么?

张飞开始想着刘玉要是知道自己私自放了夏侯渊,那会是什么样的表情,恐怕会暴怒,然后派人过来抓拿自己吧。到那个时候,自己就完蛋了。

想着想着,张飞头上的冷汗就流了下来。张飞天不怕地不怕,就怕刘玉。他还记得当初刘玉用一只羊就让他崩溃了。想到当初的那种惨状,张飞的脚底板都开始痒了。如果这次被刘玉知道了,都不知道会是什么样的处罚。

陈到和糜芳、马良都不知道张飞为何会这样,不清楚张辽对张飞说了什么。但感觉张飞估计要说出实话了。

这就好办了。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