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新笔趣阁 第四一五章 五龙盛会 下

小说:统御万界 作者:石三 更新时间:2016-03-23 12:51:01 源网站:新笔趣阁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哈哈哈!”平山武大笑一声,轻抚摸着女儿的头顶:“爹没事。零点看书今日一战过后,咱们就有五年时间。成为同州五龙之后各种收入、资源大大增加,一定能够找到灵药,治好爹的暗伤,你放心吧。”

  平山同也是深深忧虑,可是被一边的一名老仆暗中拽着,没有再说什么是那个气话了。

  平山武大步而出,门外已经有家族忠心耿耿的二十四位强大武者等候,一群人一起上马,如同武将出征一般,人如虎马如龙,雄赳赳气昂昂的奔向了演武大会的会场。

  平山卉和平山同在后面跟着,姐弟俩心中沉甸甸的。

  “可是……那是龙涎丹,虽然能够压制伤势,可是过后却对根基损伤更加严重!”

  演武大会的会场仍旧在同州城城防军的大校场上,一切已经准备妥当,同州各个世家都已经抵达,进入了事先划定的区域。

  除了同州城内的那些世家,还有同州境内其他城市的一些世家。他们彼此之间都是竞争对手,偶尔有眼神无意碰撞在一起,都能擦出火花来。

  整个会场由宗家出面维持秩序,宗家的武道强者身着紫黑色的武士长袍,在左臂上佩戴者红黄白三色的臂巾。他们巡弋在整个会场上,一旦出现纠纷就会立刻赶到,并且说一不二,格外强势。

  会场上井然有序,也体现了宗家在整个同州的统治地位。

  平山武赶到的时候,望着浩荡恢弘的会场,心中不由得涌起了一股豪情,觉得自己冒着根基受损的风险,服下“龙涎丹”,压制伤势和同州英雄们会武于此,乃是一个明智的决定。

  身为武者,若是错过了这样一次盛会,恐怕会毕生遗憾!

  他们在宗家强者的接引下,来到了划定的平山家的区域。还不等站定,一旁就传来了一声冷笑:“平山武,你居然还没死?”

  平山武听声音就知道是谁,头也不回的答道:“你陈不破还没死,我平山武又怎么会死?哼!”

  一旁的区域之中早就坐着一群人,为首的乃是一个瘦削刻薄的中年男子,眼眶深陷,目光如同毒蛇一般盯着平山武。

  而另外一侧,同时响起了一个阴沉的声音:“平山武你这是何必?强行压制伤势,即便是你能够夺得这一届同州五龙的名头,可是也保不住啊,反而会让同州五龙的名头因为你们平山家而蒙羞!”

  平山武反击道:“说得好像你们郑家这几年,没有让同州五龙的名头蒙羞一般!”

  郑守准勃然大怒:“平山武!我们郑家再不济也要比你们平山家强几十倍!”

  平山武毫不示弱道:“谁强谁弱,待会擂台上一试便见分晓!”

  “好!”陈不破和郑守准几乎是同时说道:“待会擂台上见,不死不休!”

  平山卉姐弟在后面看的清楚,深知这就是父亲不能急流勇退的原因。上一届同州五龙,分别是城西的慕容家,城北的关家,东联城的百里家和面前的陈家、郑家。

  前三个,乃是老牌强者。东联城百里家也是同州城外,唯一一个“五龙”。

  事实上几乎每一届同州五龙争夺的都是最后两个名额。陈家和郑家乃是五龙之中最弱的两家。每一届同州五龙的后两位,都会在接下来的五年之中,“盯紧”那些有可能在下一届的争夺之中威胁到自己的世家。

  陈家和郑家正是这么做的,而被他们盯紧的正是这五年来迅速崛起的平山家。

  平山武的受伤,和这两家的阴谋暗算脱不了关系。原本他们以为平山武肯定没有办法参加这一次的同州五龙争夺,却没想到他竟然出现了。

  同州五龙并不仅仅是一个名头而已,还关系到同州境内一些珍贵的修炼资源分配。同时,因为享受了利益,就必须履行责任。

  一些同州和外部的矛盾纠纷,需要同州五龙轮流出面解决。解决不了的,才会交给宗家。

  这五年来,郑家一共轮到三次解决对外纠纷的事件,结果无一例外,都被人家揍得满地找牙丢人现眼,最后不得不请出宗家,才把事情摆平了。

  所以平山武才会讥讽郑守准。

  三家的仇恨五年来已经越来越深,不可化解,只有一方彻底失败,或者死亡才算结束。

  有一队宗家的武者巡逻过来,平山武三人很有默契的不再开口。

  平山武环视全场,慕容家、关家、百里家明显超出其他世家一个层次。他们显得颇为超然。也没有哪一个世家会不知深浅的去挑战他们,平山家也是一样。

  形式仍旧是如此,这一次的争夺,恐怕就是要击败郑家和陈家。

  郑守准乃是命玄境后期,陈不破乃是命玄境巅峰,而自己全盛状态乃是命迁境初期。现在虽然略有不如,但是击败郑守准和陈不破应该不成问题。

  只要……龙涎丹能够压制住自己的伤势。

  平山武不由得伸手摸了摸胸口,虽然体内的元息似乎已经顺畅,但他总感觉到胸口处的经脉不是那么爽利。

  “无妨!”他在心中安慰自己:“那两个老家伙都是行将就木之辈,三十招之内必定能够将他们击败!如今的状态,足够了。”

  随着一名宗家武者的一声长喝,整个会场安静了下来。同州城第一人,宗家家主宗延庆等人从正门走了进来。

  不过这一次,大家却都看出来了,宗延庆神态恭敬的陪在一边,真正的主宾是他身边的一位年轻人。

  众人啧啧称奇,什么人能够让宗延庆如此恭敬?

  而偏偏众人都能看出来,宗延庆是真的尊敬,是不是那种讨好的谄媚。

  不少人心中已经暗暗冷笑:宗家又能如何?遇上那些真正的庞然大物,还不一样低声下气?

  他们都将那年轻人当成了某个真正大世家的少爷。

  不过也有人羡慕:显然宗家这一次是勾搭上了真正的顶级势力,有了大靠山以后,在同州城内,更是无人能够撼动他们的地位。

  平山卉和平山同一起愣了一下,平山同有些不确定问道:“姐,我是不是看错了,我怎么觉得那个年轻人有些眼熟?”

  平山卉沉声说道:“没想到,真的是他……”

  “可是……那个落魄的暴兽猎人,怎么会成为城主大人的座上宾?他是不是个骗子?冒充大世家的少爷,欺骗了城主大人?”

  平山卉轻轻摇头:“我也不清楚。不过,这和我们没什么关系,不要多管闲事,咱们自己的事情已经够多了。”

  “哦,我知道。”平山同点点头,眼中却有些不服气。

  很快演武大会正式开始,孙昂在宗延庆的陪同下坐在主席台上看着下面抽签,心中不由得升起一丝感慨,几年前自己还是这种演武大会的参与者,而如今,这种“生活”似乎离自己越来越远了。

  忽然,他在众人之中留意到了一道不善的目光,他暗暗一笑:原来是他们。

  平山同用一种“小爷我看穿你”的眼神在下面瞪了他一眼,然后一猫腰钻进了人群之中。孙昂并不生气,他年纪不大,可是已经不是平山同这个层次的人了,他不会跟这种“小孩子”一般计较,那样有**份。

  平山武如愿以偿,今天第一轮比武就抽到了郑家。

  他哈哈一声大笑,大步走上了擂台,朝着下面的郑守准一指,大声喝道:“郑守准老匹夫,可敢上来与某光明正大一战?”

  郑守准勃然大怒,跳上擂台道:“有何不敢?”

  两人也是老对手了,根本不需要试探,等裁判一声令下就硬桥硬马的悍战起来。

  平山武身后一片紫色光芒,显化出一道紫色长河,从天际之上而来,流淌下脚下无尽黑暗之中。

  他每一次出手,都有武照强大的加持,轰的郑守准连连后退。

  郑家家主也是一轮明月武照,可是平山武乃是同州城最近几十年著名天才,武道悟性极高,一门武技在他手中往往能够发挥出超出常人三成的威力。

  这一场大战虽然酣畅淋漓,却仅仅持续了三十多招,郑守准就被平山武抓住了一个破绽,一招“星外银河”单掌轰中了他的前胸,将他直接打飞到了擂台外。

  郑家人大吃一惊上前扶起自己的家主,郑守准怨毒无比,却只能含恨接受被淘汰出局的结果。

  而平山家,则是振臂欢呼,平山武高举双臂,以胜利者的姿态,骄傲的走下了擂台。

  经过陈不破身边的时候,他傲然瞥了对方一眼:“下一个就是你!”

  陈不破冷冷一笑,眼中却有一丝阴冷一闪而过。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