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笔趣阁5200 第四章 掩盖真实的战略意图

小说:抗日之我为战神 作者:风雪云中路 更新时间:2017-01-08 01:27:49 源网站:笔趣阁5200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为了严格的保守秘密,后勤部各个分部在转运物资的时候,采取了公路、铁路交替运输,以及在货运列车上采取了粮食、木材,混淆列车编号等一系列的伪装手段。所有的物资,全部利用夜间装车。

  而且张镇华严格规定所有的物资装卸,一律不使用三级站以上的车站。甚至要求四级车站都尽可能的少使用。要尽可能的选择在一些极为偏僻的山林、乡村的小车站,或是在一些岔道以及铁路支线之上。

  同时采取了客运列车与货运列车相互编组的形式,将部分装运物资的货车,直接挂在客运列车后面。有些弹药、药品等一些物资干脆直接就是使用客运列车运送。所有需要铁路运输的物资,即便是在铁路运输表上,也是以普通货运的名义,而沒有打上军需品的标志。

  在重点保密的西线方面,绝大部分向海拉尔一线运送的物资沒有走最近的直接可以抵达海拉尔的滨州铁路,而是绕路向北先走滨北线,在北安转行齐北线,绕了一个大弯子的行进路线。

  但是眼下除了各个部队的调动、开拔、行进,以及物资的转运需要做到严格的保密之外。最重要的是怎么样才能让关东军相信,自己下一步的战略目标是新京,以及抢占中朝边境,切断关东军与朝鲜军之间的联系,而不是西线的兴安南省、兴安西省。

  为了掩盖真实的战略意图,不仅目前已经调至阿尔山一线的一师,将所有的防区暂时移交给了被抽调过來,实际上已经编为眼下番号改为十七师五十一团的合江军区独立旅一团,以及三分区基干团。

  一师主力则后撤至海拉尔一线,休整待命。而且特地调來的一列火车,就停留在海拉尔车站,摆出一副随时要东调的样子。同时南下已经抵达新巴尔虎左旗的四师也采取了逐步后撤,将一线阵地交给了分区武装,自己则陆续后撤,同时穿越大兴安岭正面秘密向西运动。

  在各个部队向指定地点开进的时候与上级之间的联系,一律不得使用大功率的电台。全部使用十五瓦电台,通过几个军区直属通讯站进行转发。各个部队之间在沒有接到命令之前,也一律不得进行横向联络。

  各部队原有的大功率电台,除了留下一部电台在原驻地进行佯动之外,携行的大功率电台,全部由专人封存。在未得到命令之前,一律不准使用。同时为了严格保密,调往各地的部队不要说一般的干部、战士,甚至就连师长、政委一级都不清楚总部的意图究竟是什么。

  甚至秘密调往齐齐哈尔的各个部队,选择的临时驻地也大多都是在荒原和山林地带。所有日常所需的物资,全部由齐齐哈尔以北的各个县转运。同时,中线以及东线的部队,也展开各种佯动。实际上已经升级为十八师的合江军区独立二旅,则以五师的名义进驻双城一线。接替原有部队的防御。

  在杨震原本的意图之中,在战役发起的时候,中线和东线的部队同样要发起攻势。一是为了转移关东军的注意力,将其视线吸引在中线、东线两个战场,也就是新京和中朝边境方向。二也是为了牵制日军的重兵集团,减轻西线的压力。

  当然作为日本关东军在东北统治的象征,伪满首都新京能够拿下來,也是不错的一件好事。九一八事变之后,作为伪满首都原称长春,现在改名为新京的这座城市早就取代原來所谓的关东州旅大,成为日军在中国东北统治的象征。

  如果能一举收复新京,虽说自己还沒有那个实力一举收复南满,彻底的将日军赶出东北,但也意味着日军在东北的统治将会被彻底的摧毁。这对全国的抗战鼓舞的作用无疑是相当巨大的。

  在这两个方向上,杨震几乎调集了除了西线之外,所有的有生力量。甚至将缴获日军的几门大口径重炮,也部署在了中线。同时将目前三个装甲旅中的两个,都加强到了中线战场。甚至由装甲兵训练基地原來的杂牌坦克,配属富锦训练基地警卫团组成的装甲教导旅,也南下部署在五常与双城交界处。

  杨震这次來齐齐哈尔,就是要与王光宇,以及暂时接替王光宇负责眼下辖区已经西进至中蒙边境的嫩江军区司令员的军区副司令杨靖宇,谈一下在最后发起攻击之前,无论如何也隐蔽战略意图,以便达到战役最大突然性。

  此次來齐齐哈尔为了保密,杨震既沒有乘坐飞机,也沒有走公路。只是在哈尔滨至齐齐哈尔的一趟客运列车的后面加挂了一节闷罐车。下车的时候,也沒有直接在齐齐哈尔站下车,而是选择了昂昂溪车站。

  按照杨震的命令,杨靖宇与专程从海拉尔返回的王光宇两个人谁也沒有前來迎接。也沒有派比较舒适的小汽车,而是派來了两辆蒙着帆布的外表甚至有些破烂大卡车。还是那种减震性能最差的苏制卡车,就连缴获的人及功能相对较好的日制卡车也沒有派。

  杨震也沒有坐着驾驶室内,而是就直接坐在只铺了两层草甸子的车厢里面。尽管这些苏制卡车的舒适性,不仅与美制卡车远远无法相比,就连与相对粗糙一些的日制卡车都沒有办法相比。但是与那节加挂在客运列车后边的闷罐车一样,却能对杨震的行程,起到最好的隐蔽效果。

  因为恐怕沒有一个人会想到,这位身为坐拥几十万装备精良大军,不要说运输机,就连乘坐的舒适性都好的好多美制卡车就是近万辆的抗联总司令,会乘坐这种极为不舒服,减震性能极差的苏联制造的卡车。更沒有人会想到,他这个总司令会坐着闷罐车前來齐齐哈尔。

  上车之后,尽管驾驶这辆汽车的司机,已经是尽最大的努力将汽车开的平稳一些。但受制于汽车本身,极为糟糕的减震性能和砂石修建公路的本身就坑坑洼洼的路况,汽车行驶的也是异常的颠簸。

  汽车行驶的异常颠簸,但杨震却是好像沒有受到任何影响一般。上车之后,只是闭着眼睛靠着车厢的挡板上,很快便进入了浅眠的状态。这些天他搞出的那些事情,虽然在他的脑海之中一直有着清楚的记忆。虽然不能说信手拈來,但也算记忆深刻。

  尽管有些事情已经是多少有些模糊不清了,毕竟那不是中国历史管辖的范围。中国的教育一向又是对历史的要求,只是要求清楚而已。很多重要的考试,历史只是一个旁观者而已。即便是波澜壮阔的二战史,除了那些军迷之外,一般人也是稀里糊涂。

  再加上国内拍摄的那些所谓胡编乱造的抗日剧的搅合,很多人都以为抗战打的很容易。如果杨震沒有上过陆军指挥学院,恐怕也不了解。但好在杨震顺藤摸瓜的本事还在,根据一点记忆,推算的过程大致还是差不多的。尤其像是二战一些重大的战役,在陆军指挥学院之中,也是作为重点的课程讲授的。

  但是既要必须让对方相信,又要不能损害到抗联,甚至中国的根本利益。在这其中找到平衡点,那里是那么轻松的事情。这些天琢磨再琢磨,掂量再掂量的经历,对于杨震來说,其中付出的心血甚至比打一场大型会战还要劳累。

  而在从哈尔滨出发到齐齐哈尔这一路上,杨震又在反复的琢磨与王光宇二人的谈话,以及琢磨各种掩蔽战略意图计划之中,究竟哪里还有漏洞。一路上,也沒有任何的休息。直到应该谈的事情,最终敲定下來之后,他才略微放心一些。

  这些天的疲惫积攒下來,在下了火车之后已经感受到过度疲劳大脑的抗议,杨震知道自己真的到了必须休息的时候了。就算不能多睡,哪怕只是在车上睡一个小时也好,略微恢复一下已经极度疲劳的大脑。

  尽管汽车开的很颠簸,但是在后世受过的严格训练,让杨震早就锻炼出了只要需要,在任何环境之下就很快能够进入睡眠的办法。所以尽管车子的颠簸,对于他來说就像沒有感觉一样,并沒有对他的休息带來多大的影响。

  发现杨震是真的睡着了,此刻就在他身边的袁芷若,在连忙杨震那件军大衣给他盖上之也靠在车厢上。就着顶棚上挂着的那盏马灯忽明忽暗的灯光,看着对面的杨震却是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杨震前几次來齐齐哈尔都沒有带自己。虽然不知道他來齐齐哈尔做什么,但袁芷若知道杨震肯定会來见现在就在齐齐哈尔工作的李慧兰。尽管杨震从來沒有和她说起过來齐齐哈尔做什么,但凭着女人敏锐的第六感,袁芷若知道他在來齐齐哈尔的时候,肯定会与李慧兰见面的。

  对于李慧兰和杨震之间的关系,聪慧的袁芷若感觉出來一丝不寻常。因为他看的出,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虽然尽量做到了隐秘。但是绝不是在皖南工作的那短短的时间之内能够培养出來的。

  只是她有些不明白,出身上海的李慧兰是怎么能认识自幼出生在东北,读书也是在北平,从來沒有去过上海的杨震。两个人在参军后更是一个在山西的一二九师,一个皖南的新四军军部更是天南海北的各一方,而且之间的关系,还是那么的亲密。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