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笔趣阁5200 第249章 袁芷若的身世

小说:抗日之我为战神 作者:风雪云中路 更新时间:2017-01-08 01:27:49 源网站:笔趣阁5200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说到这里,杨震看了看听完自己这番话后,面色惨白有些失神的袁芷若,轻叹一口气道:“去看看老人家吧。老人家这些年过的很不如意,在哈尔滨的所有产业被日本人强行合资或是收买,还留在名下的几个产业,现在主事的都是日本人。他这个老板现在只是名义上的,在生意上已经做不了任何的主。”

  “你二哥去年因为给抗联三路军筹集药品,被叛徒出卖让日本人抓走后,再无任何音讯。直到我们打下哈尔滨,才在日伪的档案之中查清楚,你二哥去年冬季与抗联被俘十几名宁死不屈的同志一起,被日军哈尔滨宪兵队塞进了松花江的冰窟窿里面牺牲。”

  “如今你们家兄妹几个,大哥夫妻和孩子都远在关内东北军中任军官,如今是不是还活着都不清楚,可谓是生死未卜。大姐一家人也在重庆,三姐和三哥更是一个远在美国、一个在英国留学定居。”

  “如今你二哥牺牲后,除了寡居的二嫂和两个年幼的孙子之外,老人身边再无任何儿女,心中还要惦记你这个生死不知的女儿。加上产业被日本人明取暗夺,自己苦心打拼下來的家业已经所剩无几。”

  “这样的连续打击,换了一般人早已经垮了下去。饶是老人白手起家,性格的坚韧远强于一般人,可老人毕竟年纪逐渐大了。这么多连续的打击下來,现在老人的身体,已经一年不如一年了。这辈子能值得我敬佩的人不多,但是这个老人是一个值得我敬佩的人。”

  “去吧,看看老人家。一会让我的车送你去机场。带上两个警卫员,陪你一起去。回去住几天,好好的陪陪老人。我说过,有些事情不要看表面的现象。你心中的那个结也到了该打开的时候,别让误解在继续了。等到子欲养而亲不待的时候,后悔也晚了。我就曾经因为某些本不必要的心结,失去了自己挚爱的人,但是我不想你走上我的老路。”

  杨震话音落下,平时虽眉目之间显得有些忧虑,但处理任何事情的时候,却总是显得异常冷静的袁芷若此刻却是有些失态。也顾不得在自己首长的面前,更是顾不得是不是有些失礼,猛地站起身來就要往外走。

  看到袁芷若失去了惯有的冷静,杨震摆了摆手道:“你先别着急,我不给你写条子,你怎么上飞机,别看你是我的秘书,沒有我的批准,航空兵的同志轻易是不会放你上飞机的。要是在路上慢腾腾的走,别说不安全,就是时间上你也拖不起。老人家现在身体还算结实,不差这一时半刻的。”

  说罢,杨震掏出钢笔飞快的写了一张条子,又拿起电话要通了机场亲自交代了自己秘书要搭乘飞机飞往哈尔滨,并安排好车子后,才将纸条交给了袁芷若道:“早去早回,现在我已经习惯了你在我身边,我这边长时间离开你可不行。”

  袁芷若接过杨震递过的条子,神色复杂的看了看面前表情很严肃的杨震。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欲言又止。只是咬了咬牙向杨震敬了一个军礼后,便转身急忙的离开了。

  看着袁芷若归心似箭的背影,杨震笑了笑却是什么都沒有说。袁芷若的资料,早在担任他的秘书后不长时间,就由东北局送到他的手上。倒不是杨震对于东北局为自己挑选的人不放心。能让一向严谨的总指挥,同意到自己身边工作的人,想必也是经过严格的筛选。

  引起杨震注意的是袁芷若在工作中表现的极高文化素养,以及少有的外语水平。尤其是表现出的对商业的了解,更是引起了杨震极大的兴趣。要知道,袁芷若表现出的能力,除非商人世家,否则一般人家很难培养出來的。

  商业这个东西,是要有些天分在里面。但更多的是后天的磨练和培养。以袁芷若的年纪和经历,根本就不可能是后天培养和磨练的,只能是常年耳闻目染,甚至是刻意培养出來的。有了这些表现,即便是不太关心军事斗争之外事情的杨震,也不禁对她的身世产生一丝好奇。

  看了袁芷若的资料后,杨震不由的大吃一惊。她的父亲居然是九一八事变前哈尔滨面粉大王袁家驹。其名下不仅有两座火磨面粉加工厂、一座曾经为整个原东北最大的现代化纺织厂之一的棉纺厂。

  还有山货行、皮货行,两家高档旅社、几家高档饭店外加依兰、方正境内的几家大型煤矿。其名下的成衣厂曾经包揽了九一八事变前,东北军驻黑龙江部队以及所谓的黑龙江省防军的所有军装、被服。虽不能说是哈尔滨首富,但也是原黑龙江省的巨富之一。

  老人家当年孩提时代便随着父母一起闯关东,十七岁接手父亲进山收皮货遇难,母亲伤痛而死后留下的小山货行,凭着精准的眼光一点点的做大。经过十几年发展,成为原黑龙江省大富豪之一。最难得的是老人家不仅经营有道,而且政治上的嗅觉不是一般的灵敏。

  早在九一八事变之前,从日本人屡次事无忌惮的挑衅之中,再加上东北军精锐尽数已经调往关内的现状,便判断出驻扎东北的关东军早晚要惹事。便早做部署将家中的大部分现金从东北几大银行中转存至香港、澳门和新加坡。

  并将几个儿女除了身边留下了二儿子帮助打理家业和最小的一个女儿之外,剩余的全部分散到了关内,甚至国外。哈尔滨沦陷时,正在探家而未來得及归队的身为东北军军官的大儿子夫妇,也在其秘密护送之外,返回了关内部队。

  看出袁芷若详细资料后,杨震并不相信这样一个老人会目光短浅的去当汉奸,更不会为了讨好日本军官,逼迫自己最心爱的女儿给人家做情妇。杨震委托社会部仔细重新调查了这个老人后,得到的结论却是连自己都吓了一跳。

  这个时代的关东军对东北控制之严,渗透之深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的到的。袁芷若的父亲掩护女儿逃走的事情,虽然做的很隐蔽。但是却并未瞒过关东军的耳目。甚至就连袁芷若的父亲,动用自己在抗日义勇军中的老关系将那个逼婚的日军中佐弄死在进山清剿之中的事情,早就已经被宪兵队查了出來。

  只是不知道出于什么考虑,日军却始终沒有动这个老人。只是变相的将其软禁在家,并采取种种手段将其巨额资产据为己有而已。同时建立了一套秘密档案,存放在了哈尔滨宪兵队秘密资料室内。

  接到杨震的命令后,社会部立即查阅在日军哈尔滨宪兵队缴获的资料。很快便摸清楚了这个老人那些所谓,实际上却早已经被日军查出來的秘密。在调查出详细资料后,杨震很快就断定这位老人绝对不是资料上说的那样,趋炎附势之人。单从两份资料显示出的忍耐力,就不是一般人可以相提并论的。

  社会部不仅通过查阅日伪档案,将这个老人不为人知的一面显露出來。而且通过原哈尔滨地下市委被破坏后,侥幸他逃过一劫的残余人员了解到这个老人虽然表面上与日伪政权虚与委蛇,但实际上绝对可以称得上一个爱国商人。

  老爷子虽日常生活很节俭,但对于抗日却是绝对全力以赴。当年李杜将军抵抗的时候,曾经派人秘密潜入哈尔滨筹饷,老爷子一下子就赞助了五万奉洋和五千袋面粉。出于稳定人心的需要,日军在占领哈尔滨之初即便发现了老爷子此举,却也沒有动他。

  当年活动在龙江地区的抗联三军,也曾经秘密的得到其不少的资助。尽管这个老人并不赞同抗联的一些主张,但是对于抗联的需求基本上是有求必应。药品、冬装、资金,只要抗联三军张嘴,这个老人从來都沒有拒绝过。

  当年抗联三军刚刚组建时装备奇缺,这个老人一次将自己家族秘密储备在依兰,原本用來组建名下护矿队的一百七十条辽十三式步枪、五挺丹麦造的麦德森轻机枪,以及三万发子弹和二百套军装都无偿的交给了抗联三军前任军长。

  并多次利用自己家遍布伪满龙江省和滨江省的商行,帮助三军和六军解决了急需的冬装、盐和药品等物资。并同意以自己家的商行,作为抗联的秘密交通站,护送來往的高级指挥员以及人员。

  袁芷若去年牺牲的二哥,就是老人利用自己的商行,为抗联三军建立的一条秘密交通站的负责人。她二哥虽然还不是党员,但却已经被发展为预备党员。只是因为哈尔滨地下市委被破坏,才一直沒有转正。抗联三军在西征后能够在小兴安岭中坚持下來,很大一部分因素,都是他秘密输送的物资起到了作用。

  虽然无法弄到抗联奇缺的弹药,但是粮食和医药还有被服,几乎成了抗联三路军西征部队生存下去的一个支柱。他的牺牲也是因为三路军去年在日伪军重兵围攻之下失利时候,一个被俘后叛变的叛徒出卖。

  老人为了抗日,虽然不能说毁家纾难,但是绝对是不懈余力。之前的东北抗日义勇军,后來的抗联,都曾经得到老人的极大帮助。这样一个老人,虽表面上与日伪高官迎來送往,但是绝对不能以汉奸论处。与那些想着发国难财的真正汉奸商人,应该严格的区分开來。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