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少年文学 第三百一十三章 必须严肃处理

小说:抗日之我为战神 作者:风雪云中路 更新时间:2016-01-22 17:05:21 源网站:少年文学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杨震给杜开山连下完三道命令后,对身边一直没有归建,暂时被杨震留在总部任副参谋长,留下来协助自己的马春生道:“老马,你做好准备,去三旅接替杜开山任旅长。这个混蛋还是自以为是,拿总部的命令不当一回事,我行我素。再不严肃处理,他都快爬到总部头上去了。”

  “难道他们真的以为日军就会看着我军攻占佳木斯而无动于衷吗?难道他真的以为部署在密山、绥阳、穆棱一线的日军第八、十一、十二三个师团都是摆设?关东军会宁愿眼睁睁我军攻占佳木斯他们这个所谓的重镇,而为了所谓的满苏边境安全,不使用这三个近在咫尺的师团?”

  “屡次三番不顾总部统一部署,一而再,再而三的擅自行动。难道他们以为总部的战略眼光,还不如他们不成?都是傻子、草包?此次不处分,一切行动听指挥的军纪岂不是成了一纸空文?”

  看着怒意冲天的杨震,马春生略微措了一下词道:“司令员,您也不要太过于生气。日军这三个师团的确可以说是距离佳木斯极近,但调动权却不一定在关东军手中。日本人在陆海军方面都给自己找了假想敌,海军方面是以美国海军为假想敌。而陆军,却是长期以苏联为假想敌。”

  “这三个师团部署在乌苏里江以西并非是关东军决定的,而是其对苏的整体战略决定的。这三个师团加上原驻牡丹江的第二师团,驻佳木斯的第四师团,是成相互支撑、策应态势的一个整体。事关日军在东北的整体部署,关东军要想调动这三个师团,我想应该要必须请示其大本营。”

  “这一来一往,就算日军的反应在快,也至少需要三天的时间。按照目前佳木斯日伪军兵力来看,三天的时间足够我们抢占现在已经是一座空城的佳木斯了。而您的意思又并不是长期占领佳木斯,只是夺取日伪军囤积在佳木斯的物资。三天的时间也足够了。”

  “我从地图上日军三个师团的配置来看,驻扎在密山的第十一师团距离佳木斯是最近的一个日军师团。日军这三个师团,关东军无论选择那一个增援佳木斯,首当其冲都可能是这个十一师团。而富锦一带的日军虽然不是十一师团主力,但却是其一部。”

  “而且最关键的是富锦的日军都是十一师团的正儿八经的野战部队。如果三旅北上与一旅协同将日军的这个支队歼灭,将会极大的削弱十一师团北上增援佳木斯的实力。毕竟东北不是他们日本的师团管区,日军一个师团兵力远非他们在日本时候那么雄厚。要想补充兵员,并非什么易事。”

  “所以杜旅长这个以一部兵力北上先于一旅配合围歼十一师团北上支队的想法,从本质上并没有什么大错。他不应该的是不顾及总部的意见,擅自无命令便出击。使得总部的整体部署陷入了被动。”

  “从地图上看,日军无论抽调那个师团北上增援佳木斯,都要经过宝清、勃利。只要我们卡住佳木斯与这两县的交界地区,日军想要增援佳木斯都非易事。宝清、勃利地处张广才岭与老爷岭之间,地形易守难攻。我们不用投入太多的兵力,只需要守住要点便可遏制住日军的增援。”

  “相对于以山地为主的宝清、勃利两县,东北方向一马平川的富锦才是我军必须要加强戒备的地区。那里地形一马平川,有利于日军发扬其火力、机械化的优势。从莲江口这一战看来,日军现在已经明显加强其常备师团的武器配置。一个第四师团居然加强了如此多的战车,这不能不让我们考虑是不是要改变一下今后的战术。”

  对于马春生的分析,杨震却是摇了摇头,并不赞同的道:“你的这个观点如果针对其他的军队,这个分析倒也算的上中肯。但对于日军来说,却是很难用常规手段来判断。从关内的历次会战来看,甚至从甲午战争与日俄战争来看,日军在战术上并非是那种循规守据的军队。”

  “日军本身便极为擅长迂回作战,宝清、勃利两县虽然山地众多,但对于日军来说并不什么难事。日军一个士兵携带的弹药基数是一百二十发,其如果携带三日以上的补给,其无兵站补给作战能力甚至可达到七天。”

  “现在宝清的山区早以非是什么以前的上百里荒无人烟的原始森林。自九一八后日军为了修建东部的各个要塞,以及为了今后对苏作战,在此地修建了大量的公路、铁路。宝清距离密山极近,加上日军各师团本身便配置有装备大量大车、卡车的辎重联队。补给上并非什么难事。”

  “就算是没有路,对于擅长迂回穿插的日军来说,宝清一线的完达山、勃利的老爷岭也并非是无可穿越的。都说我们中国人是世界上最吃苦耐劳的民族,但日军在这方面却强于我们任何一支军队。其对艰苦条件的忍耐程度绝对是世上一流的。”

  “在此次战役的第一阶段,我军将日军一个联队引入沼泽地。到敌我两军正式接战之时,其断绝补给已经长达数日,即便是已经饿的两腿直打晃了,但战斗力却仍旧强悍。况且,日军的山地作战能力也不见得次于我军。”

  “如果日军真的从富锦一线硬碰硬的增援佳木斯,我反倒不怕他们。但如果日军在我军攻击佳木斯之时,从我军后方迂回。就算我军拿下佳木斯,但只有一个旅的我军也未必能够守得住佳木斯。”

  “我调三旅进入宝清、勃利,就是为了让他们攻占这两县,拓宽我军侧后方防御态势。这个计划虽然我没有明说,但是以杜开山与陶净非两人的性格,不会坐视两县不动手。可这两个家伙放着眼前的肥肉不去吃,不知道领会上级意图,非要抢别人碗里的。”

  听到杨震说到杜开山时,恨铁不成钢的语气。马春山笑了笑道:“司令员,不是他们不知道宝清是块肥肉。只不过他们现在的眼皮子宽了,密山一个不满员的十一师团已经满足不了他们的胃口了。”

  “从他们发来的战术意图上来看,他们准备是以陶净非带领的一个加强团遏制住十一师团北上增援的要道。而杜开山带领旅主力北上,与刘长顺先扫荡富锦、同江一带的日伪军。然后在调头南下,与留在宝清的陶净非会同与十一师团作战。也就是说他们现在压根就没有把这个十一师团放在眼里。”

  “我打赌,跑了的那艘江上军的军舰肯定是溜到下游去了。这两个胆大包天的家伙恐怕压根就没有把炮兵留下,按照总部的命令准备封锁江上军向下游的退路。否则在上游的王光宇部只发现三艘逃逸敌舰的情况之下,一艘数百吨的军舰那里能凭空消失?”

  想明白这两个家伙究竟要做什么的马春生,也不禁也有些哭笑不得的道:“我也不知道这两个是太过胆大包天了,还是太是无忌惮了。一个日军常备师团不放在眼中,我行我素按照自己想法去打。虽说心思是好的,但这个行为却绝对不能纵容。”

  “虽说大战将至,临阵换将不利,但至少一个处分还是要给的。也该杀杀他们的骄横气了。司令员,现在部队之中打了几战便洋洋自得,感觉老子是天下老子天下第一这个苗头一定要遏制住。一支部队有气势这是必须的,但是骄气太过,对我们来说只是有害无益。”

  对于马春生的想法,杨震深以为然的点头道:“不管他们的功劳多大,这一次必须要严肃处理。还是那句话,你准备一下,准备去三旅接替旅长一职。三旅政委暂时由旅政治部主任关明山接任。”

  “纪律就是纪律,不会因为某一个人的战功大,犯了错误就不受到惩罚。别人我管不到,在我的部队里面军法必须如山。没有铁一样纪律的军队是一支沙子堆出来的军队,违令必纠,执法必严。”

  对于杨震的命令,马春生却是摇了摇头道:“司令员,我说的是要给处分,但不是现在。自三旅的前身三团组建后,他们便一直担任军政主官。”

  “他们两个人在三旅中威信极高,大战将至将作为一旅军政主官的旅长、政委都撤换,并不是一个好的解决办法。我资历太浅,参军不足半年,之前又一直担任属于幕僚的参谋长,没有任何作战部队主官的经验。”

  “而关明山虽然资格老,是老红军出身。但却又才由关内调过来没有多长时间。我们两个现在去接任恐怕部队不见得信服。处理不好,反倒是弄巧成拙。”

  “我看这样,不如将两个人降职处理。杜开山降职改任副旅长兼代旅长,陶净非任副政委兼代政委。至于其他的处分,还是等战事平息后在做打算。”

  对于马春生的建议,杨震看了看说完心中想法后便面带微笑的沉默下来的马春生:“你不是要包庇他们吧?这两个家伙撤职都是轻的,你的建议却是不轻不痒的打两下屁股就完事了?副旅长兼代旅长,这和不处分有什么区别?”

  马春生笑了笑道:“司令员,我不是包庇他们。当年我在东北军参加军阀混战的时候,见过打不过逃的,违令撤退的。从关内的战事来看,**不也是违令撤退的比比皆是?不管他们做法如何,稳妥不稳妥。但他们终归是主动出击,与敌作战。”

  “不管他们的出发点如何,尽管这种做法不值得提倡。但他们这种主动求战,没有被动的执行上级的指示,还有主动进攻的精神还是要值得表扬的。而且司令员,要是真的撤了这两员虎将,说实话您真的舍得?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说到这里马春生顿了一下后道:“司令员,这次我们在莲江口一线缴获了这么多的装备,这一战您不利用实在是太可惜了。有了这批装备,别说日军来一个师团,就是两个师团您也不用担心。”

  马春生这么一说,杨震才想起来自己还不知道这一仗在莲江口究竟捞到了什么好处。只是从一向稳重的马春生脸上提到莲江口缴获的物资与装备时候,那副发了洋财的表情,杨震便知道这一仗恐怕是缴获极丰。

  果然,从马春生的汇报来看,即便是经历过群策山一战这个关东军最大秘密仓库的杨震也是吃了一惊。这一战缴获的步兵武器虽然不多,但技术装备却是大丰收。从缴获的技术装备巨大数量来看,泽田茂为了不重蹈覆辙,竭尽所能将莲江口一线布置成了一个火刺猬。

  从缴获的日军至少在一个炮兵联队,外加一个重炮兵大队的炮兵。以及至少几个中队战车数量来看,自己如果不是出奇兵,以彼之道还施彼身,使用毒气。要想强攻,至少得付出一个旅的伤亡代价。

  压根就没有想到自己会不按常理出牌的泽田茂疯狂的,几乎是不惜一切代价增强莲江口一线的火力配置,试图让自己在莲江口一线碰的头破血流的举动。却是让自己轻易的得到了大批相对于这次作战,几乎是不劳而获的大批装备。

  这一战单单日军最新式的九六式一五零榴弹炮就缴获了十二门,九二式一百零五毫米加农炮六门,两种火炮的炮弹数量加在一起足有六千发。

  至于七十五毫米山野炮、一百五十毫米迫击炮、步兵炮、九十毫米迫击炮高达上百门,各种炮弹将近三万余发。这么多的火炮与炮弹,让人不能不怀疑泽田茂将第四师团的所有炮兵都集中到了莲江口一线。

  还有九七式坦克八辆、九四式、九五式轻型坦克十六辆。九二式骑兵装甲车六辆。各种重炮牵引车上百辆,卡车三百多辆。由于莲江口一线的日军还要担负北上的第二师团补给,所以在莲江口缴获的其他弹药、汽油等物资几乎是堆积如山。仅仅弹药一项就可以完全满足部队目前的需要。

  看着缴获清单上的那四门九九式一百零五毫米重山炮,十二门九一式一百零五毫米野炮、二十四门九五式七十五毫米野炮在日军之中也算是最新式装备杨震不能不感叹朝中有人好做官。曾经担任过第四师团长的那位亲王,虽然已经不在参谋总长的位置上,但却是余威犹在。

  这个第四师团的战斗力不怎么样,仗打的是油腔滑调。除非逼急了,从不像其他日军那样死战到底。但却总是能在第一时间更换上最新式的装备。作为日军战斗力最强悍的第二师团还装备着三八改式野炮,这个垃圾一样的第四师团却成了关东军第一批换装新式火炮的部队。

  要知道九九式重山炮是日军今年才刚刚列装的新式山炮。而九一式一百零五毫米野炮,第二师团一门也没有。至于一百零五毫米野战加农炮,第二师团装备的还是大正四年式的老古董。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