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笔趣阁5200 第二百四十八章 意外事件

小说:抗日之我为战神 作者:风雪云中路 更新时间:2017-01-08 01:27:49 源网站:笔趣阁5200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尽管陈翰章在接到下面部队汇报的第一时间,就立即做出了反应。立即命令德州以,部队,不顾连续作战产生的伤亡和疲劳,立即向津浦路以西恩县、腰站、李官屯、北镇一线发起攻击。力争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抢占高唐、李官屯,从西北方向切断津浦路。

  并接连致电催促杜开山加快行进速度,力争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抵达王凤楼至禹城一线。对张庄一线形成钳型攻势,并一部兵力向南挺进,摆出一副夺取济南黄河铁桥的态势。逼迫德州战场之敌侧后方,以及六十五师团的右翼。

  陈翰章加快津浦路东西两部进攻速度,试图采取围魏救赵的办法,让津浦路以及德州的这两个日军师团,为了应对战局而放弃抓捕中国人的计划。至于日军这两个师团,突然大势抓捕中国百姓真正目标是什么,陈翰章用脚趾头想都能想出来。

  无非是在后路已经面临被切断的关头,用这些中国百姓做盾牌。或是掩护自己撤退,或是当成肉盾,迟滞抗联的推进速度。一旦让这两个师团完成这个计划,即便是杜开山赶到,恐怕面对这么多的中国百姓,也是老虎吃天无处下口。

  只是陈翰章的解救行动,却是连续受挫。从鲁西北发起攻击的部队,虽说不顾伤亡和疲劳,联系发起攻击作战。并集中一部分坦克、机械化步兵,试图避开日军正面防线,实施大纵深的穿插作战。

  但在日军六十五师团之七十一旅团,并二十二师团一部顽强抗击之下,进展异常的迟缓,对日军两个师团在其纵深,采取的动作毫无办法。而日军的动作也相当的快,根本就没有给他留下太多的时间。

  杜开山的推进尽管速度相当的快,但他所在的位置,距离指定地点更远。尽管杜开山为了加快速度,将出现故障的坦克,甚至被直接推到路边。可无论行动再迅速,可这路还是要一步步的去走的。

  他集群中的坦克和半履带车,外加大量的卡车,都需要一定时间的加油。抗联在华北战场上的两个装甲师,都是清一色的德制坦克,使用的都是清一色的汽油发动机。在燃油的消耗上,可以说都是油老虎。两个装甲师的耗油量,远比三四个装备了T三四坦克的装甲旅要大的多。

  四号坦克一次加满油后,即便是在公路上行进也只能跑二百公里。而杜开山穿插路线沿线,土质公路相当恶劣的路况,使得他的坦克集群一次加满油,行进的距离远远达不到二百公里。

  大部分的坦克油箱加满,最大的行进距离普遍也就是一百三四十公里。而三号坦克的行动距离更短,加满油箱之后最大的行进距离只有一百零点。至于半履带车,行进的距离也没有好到那里去。

  德国坦克的确操纵性能与观瞄设备,要远远的好于苏联坦克,但是腿短也限制了机动能力。在远距离奔袭作战之中,加油的次数要远远的多于苏式坦克,也不如美制M四中型坦克。更别说油老虎一样的汽油机,对汽油消耗量远远超过柴油机。

  即便是苏制柴油机耗油量也相当的大,也是一群油老虎。但这在坦克最大行动距离上,也比德国坦克的汽油机好的多。而且德国坦克的发动机,对汽油标准也是略高,只能使用高标号的汽油。

  坦克没有了油,说白了就是一堆废铁。再加上发动机连续高速转动,也需要时间进行冷却。无论是接到陈翰章电报的杜开山内心再怎么急迫,但是到了必须停下来的时候,还是要停下来的。至少要为这些钢铁战马,喂饱了肚子才能让他们继续的跑。而且连续的行军,坦克手也多少得休息一下。

  尽管中途只进行了三次极短的时间休整,给坦克和半履带车加油并让部队打个尖,耽搁的时间几乎可以说是微不足道。但从等到杜开山所部赶到临邑境内的时候,动手很快的日军却是已经完成了扫荡行动。

  面对着落入日军手中,被当成了肉盾的这十几万中国百姓,陈翰章只能无奈的命令部队,在德州以西全线停止进攻。但在东线却不断的催促杜开山所部,加快行动速度,务必在日军做出下一步动作之前,进抵禹城外围的田家口、崔魏寨一线,准备进行解救行动。

  只是对于陈翰章的这道命令,杜开山眼下却是根本就无法执行。整个德州战场日军的动作可不仅仅是津浦路沿线,在杜开山推进的路线上,也采取了同样的手段。甚至在这个方向,日军的动作还要早于津浦路上的两个师团。

  就在杜开山加快行动速度的时候,临邑境内的日军也抓捕了万余名中国人,就堵在他向东继续前进的路线上。而在这些百姓背后,就是日军几十挺轻重机枪。也就是说如果杜开山继续前进,要么从这些百姓身上碾压过去。要么这些被日军当成了肉盾的百姓,倒在双方的枪炮口之下。

  如果前面都是伪军,他杜开山可以毫不犹豫的指挥,坦克集群直接碾压过去。但他可以不在乎那些给日本人当狗的人死活,可面对着万余名被日军当成肉盾的老百姓,杜开山却是无论如何也不敢这么做。

  他知道这个时候要是自己蛮干,真的硬着头皮发起进攻,用不到战役结束一号就会崩了自己。那是一万多无辜的骨肉同胞生命,不是一万多的日伪军。自加入抗联以来,面对着数量再多的敌军,杜开山从来就没有怕过。

  但是今天面对着一万多手无寸铁的老百姓,杜开山却是胆怯了。他的坦克集群,只能在临邑一线全线停下来。杜开山停了下来,也许面对着数百辆坦克庞大的压力,临邑一线的日军倒知趣的没有趁机发起反击。老实的隔着一万多中国人,与杜开山就在临邑至夏口一线对峙。

  前进路线受阻,已经无法采取任何机动的他。也只能给陈翰章发报,将自己面对着的情况向陈翰章做一个通报。告诉自己的这位老战友,自己所面对的情况,并不比他在德州以西战场面对的好到哪里去,甚至可以说情况更加的棘手。因为他的所有前进路线,都被堵的严严实实。

  接到杜开山的电报,陈翰章脸色都气的发白。日军这么做算什么?他们不是一直以堂堂的武士自居吗?一向以英勇无畏自豪吗?难道他们的武士道精神,就是用中国给他们当做肉盾,以阻挡自己的进攻?

  在战场上玩这种下九流的手段,拿着十几万中国人的生命要挟自己,以保全自己的安全。这和那些整天在街头斗殴的地痞、无赖有什么区别?这他妈的那是打仗,这简直就是公开的绑票。

  尽管很想一鼓作气,直接将这帮从来不做人事的畜生,彻底的消灭在这津浦铁路线上。在杜开山所部已经抵达临邑境内的情况之下,哪怕是只给他一天的时间,他就可以完成对整个津浦路并德州之敌的合围。但这十几万骨肉同胞的生命,却让陈翰章相当的投鼠忌器。

  就在陈翰章与杜开山面对着眼下的态势,几乎是一筹莫展外加束手无策的时候。德州战场的日军两个师团,派出了二十二师团的参谋长崛田吉明大佐,以及六十五师团参谋长折田贞重大佐到抗联一线阵地。要求与抗联在德州战场最高军事指挥员,进行面对面的谈判。

  接到下面的报告之后,陈翰章犹豫了一下。在与在自己司令部协调华北部队配合抗联行动的冀中军区副政委,以及冀鲁豫军区的副政委、副司令员,进行紧急商议之后。以及最终还是派出了东线集群的政治部主任,以及冀中军区副政委,作为代表出面摸摸日军究竟是什么意思。

  其实对于日军的企图是什么,陈翰章心中已经大致有数。无非就是以手中的中国百姓作为筹码,逼着自己让开津浦铁路让他们撤回黄河以南。或是以这些百姓为肉盾,逼迫自己撤出整个德州战场。

  除了这两点之外,日军也不会玩什么花样。日军虽说喜欢掩耳盗铃,更是那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军队。但是搞一些下三滥的手段,对于他们来说并不陌生。战场上得不到的东西,他们哪怕就是坑蒙拐骗也会搞到手。

  在这个时候日军搞出这么下作的事情来,除了这两点之外,几乎没有其他的可能。只是对于陈翰章来说,如果日军的意图真的按照自己判断来。那么下一步该怎么做,他的心中也没有数。就算陈翰章再见多识广,但他的对手做出如此不要脸的举动,他也是第一次面对。

  尽管这个档口陈翰章根本就不想与日军谈,但是眼下的他却没有任何的办法,在避免伤及无辜的情况之下,解决掉已经成为自己口中肥肉的这两个日军师团,只能耐着性子看看他们究竟会搞出什么花样。

  事实证明陈翰章的预料,还是相当准确的。在谈判之中作为首席代表的崛田吉明大佐,直接告诉抗联的谈判代表。只要整个德州并津浦铁路沿线的抗联,命令德州以西、以北战场的抗联部队后撤十五公里,并让开津浦铁路让二十二师团与六十五师团,安全撤回黄河以南。

  他们保证眼下落在他们手中,十余万中国人的安全。而且他们两个身为两个日军参战师团的参谋长,保证这些中国居民,不会遭受任何的杀戮、奸淫的遭遇,以及他们在跟随日军撤退过程之中的安全和供给。

  这二位表示只要德州战场以西、以北的抗联完成后撤,作为善意的举动,他们将会先释放这些中国人中的老人和儿童以及部分妇女。而只要两个师团平安撤回黄河以南,便将这些中国人全部安全释放,并保证不会做任何的手脚。

  如果抗联不同意两个师团的条件,那么他们在全军覆灭的时候,会拉着这十几万中国人一同陪葬。到时候他们死了无所谓,作为帝国勇士自然该为帝国尽忠。但是这十几万中国人失去生命,在人道上的缺失,将由抗联方面全部负责。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