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顶点中文 第二百一十九章 旗帜应该怎么树?

小说:抗日之我为战神 作者:风雪云中路 更新时间:2015-12-02 15:09:24 源网站:顶点中文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几乎所有人都没有预料到,再见到一路军总司令后,魏拯民做的第一件事情,居然就是将这位总司令身边的jǐng卫排长抓了起来.作为一路军总政委,魏拯民的脑袋很灵活。当韩仁和与他一讲心中的疑问后,尽管没有说出怀疑的这个叛徒究竟是谁,但他第一时间就想明白了。

  当接到政委要与自己商议下一步作战计划的通知,而急匆匆赶过来的一路军杨靖宇才发现,迎接自己的不单单是政委还有他带领的部队。在政委身边还出现了一支装备jīng良,眼神之中透露出一股浓浓杀气的部队。

  由于双方都在相近的地方活动,但之前通讯手段的匮乏,使得他们之间沟通只能依靠交通员相互传递信息。相互之前的情况不能在第一时间了解。使得董平虽然已经跟着一路军这位政委为了寻找他的总司令,在桦甸境内已经行军三天,但杨靖宇却仍旧不知道二路军总部已经派人来接应自己。

  在见到魏拯民身边这支身上穿着奇怪的军装,武器配备就连他的第一军中最jīng锐的部队也比不上的队伍时,杨靖宇第一个反应就是政委可能被俘了。

  若不是魏拯民派出韩仁和在相遇时,及时进行了沟通,按照杨靖宇本人极高的jǐng惕xìng,以及按照他的命令,已经子弹上膛,时刻准备将政委夺回来的部下。已经命令恐怕弄不好,双方会来一场火拼。

  而让杨靖宇更加感觉到意外的是,政委这次与自己见面,非但没有以往的亲热。居然在第一时间,下令要将自己一手带大,可谓最知心的jǐng卫排长抓了起来。

  见到有人来抓自己。心中有鬼,想要反抗的张秀峰连枪还没有举起来,就被魏拯民身边二路军的人以极快的动作在第一时间打翻在地,收缴了他身上的两支手枪后,牢牢的捆了起来。

  看着自己最信任的人被政委下令捆起来,杨靖宇虽然没有发火,但是脸sè却是很难看。杨靖宇xìng格稳重,虽然对政委的此举有些不满。但知道政委此举不会无的放矢的他,虽然脸sè很难看,却没有发火。而是就静静的站在一边,准备听政委的解释。

  然而当从张秀峰身上搜出的东西摆放在他面前的时候,杨靖宇的脸sè几乎可以用灰白来形容。他没有想到政委口中的那个差点将自己与政委一起出卖的叛徒,真的是这个自己一手带大,从孤儿培养成一员战将的张秀峰。

  看着杨靖宇难看到了极点的脸sè,在看看被捆的严严实实,见到从自己身上搜出的委任状、一千多伪满国币,几封程斌写给他的密信。以及他已经写好,清楚的标明了杨靖宇与魏拯民会面的地点,还没有来得及传出去的情报。知道自己已经暴露后脸sè苍白,深深的垂下了头,不敢再看杨靖宇一眼的张秀峰,魏拯民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魏拯民知道,张秀峰几乎已经是板上钉钉的叛变,对于杨靖宇来说,打击绝对超过他的爱将程斌的叛变。张秀峰与程斌不同,他是孤儿出身,被总司令收留之后,一手带大的。他几乎是一军,甚至整个一路军之中最得总司令信任的人。

  他的叛变,让总司令遭到了最严重的打击。杨靖宇也许会想到任何人当叛徒,但从来没有想过自己这个一直当成儿子待,掌握了自己所有行踪的jǐng卫排长也会叛变。而在杨震所知道的历史上,也正是这个张秀峰的叛变,将杨靖宇彻底的逼上了绝路。

  看着面sè苍白,牙齿咬得咯咯作响,将下嘴唇都咬出血,可谓伤心到了极点的杨靖宇,魏拯民摆了摆手,示意韩仁和将他拉下去审讯。最起码要知道,他叛变的原因,以及他究竟出卖了多少东西。

  在张秀峰被拉下去后,魏拯民将一支手枪交给了一旁默不出声的杨靖宇。他希望这个应该算得上好消息的消息能让得知自己最贴心的jǐng卫排长叛变后,心痛到了极点的总司令心中能够舒服一些。

  心神有些不定的杨靖宇接过魏拯民递过来的手枪,刚开始并未在意。直到听到魏拯民的提醒之后,才仔细看了一下。结果,他马上认出这是程斌在担任一师师长后,自己亲自赠送的那支他从不离身的美国造柯尔特手枪。

  认出手中的枪支来源后,杨靖宇难看的脸sè缓和了下来。再想明白这支手枪怎么会到魏拯民手中后,他甚至有些不相信的道:“老魏,你们把程斌那个叛徒解决掉了?”

  当看到魏拯民缓缓点头后,杨靖宇语带惊喜的道:“太好了,这下我们不会再那么被动了。这个叛徒,出卖了我们多少秘密?有多少同志因为他的叛变而牺牲。老魏,你这一手,可是解决了我们的心头大患。”

  对于杨靖宇口中的欣喜,魏拯民苦笑摇头道:“我可没有这个本事,解决掉这个程斌与他那支程斌挺进队的是二路军前来接应我们的同志。他们仅用了十五分钟,便将这个程斌特别挺进队全歼,还捎带着装备了一门迫击炮的伪满的一个连。而自己几乎没有伤亡。”

  说罢,魏拯民向杨靖宇简单的介绍了一下整个战斗的经过,并将二路军正副总指挥的亲笔信交给了杨靖宇。杨靖宇打开信件仔细看了一遍之后,对着魏拯民道:“老魏,你怎么看?五师现在被留在他们那里休整,他们也对我们提出了邀请。希望我们北撤休整一段时间。”

  魏拯民摇摇头道:“我们不能撤,南满抗rì的大旗不能倒。一路军是整个南满抗rì的旗帜,一旦北撤,这面旗帜就倒了。而这面大旗一旦倒下,要想重新竖立起来就难了。”

  对于魏拯民的这些话,杨靖宇点了点头表示赞同道:“老魏,你说的对。无论南满的形势如何残酷,我们都要坚持下去。一路军这面旗帜不能倒,南满抗rì的旗帜更不能倒。”

  就在两个人讨论怎么回复总指挥与杨震的邀请时,他们的话却被董平给打断了。接到杨震敦促他尽快找到一路军总部,并将zhōng yāng代表团即将抵达三江的消息转给一路军电报后,董平不敢耽搁。电报刚一翻译过来,便不顾礼貌的打断了二人的谈话。

  在将手中的电报交给魏拯民后,董平轻声的对二人道:“杨总司令、魏政委,我们杨副总指挥来电,zhōng yāng代表团将于近rì经苏联抵达三江我军根据地。我们杨副总指挥敦促您二位立即北上,与zhōng yāng代表团见面。”

  “我们杨副总指挥除了您二位之外,也派我们政治部高禹**任亲自前往海伦寻找,并将这一消息转达三路军总部。按照杨副总指挥的意思,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我们三路军的最高领导人除了与zhōng yāng代表团见面之外,还要坐下来针对今后我们之间的作战上的配合,一起坐下来好好的谈谈。”

  看着这封电报,与zhōng yāng失去联系甚至还要早于北满二、三路军的一路军两位最高首长,都见到了对方眼中的几乎是狂喜的神sè。二路军终于与zhōng yāng联系上了,这个消息对于一直孤悬南满,甚至去年底与北满的抗联也失去联系的二人来说,比歼灭歼灭rì军一个师团还兴奋。

  再一次仔细的看了一遍手中的电报,杨靖宇的脸上少见的露出了激动的神sè,对相对还较为平静的魏拯民道:“老魏,一定要去,我们必须得去。想zhōng yāng、盼zhōng yāng,多少年了,总算是与zhōng yāng联络上了。而今zhōng yāng来人,我们就算困难再大也得去。”

  见到杨靖宇激动的神sè,甚至拿着电报的手都微微有些颤抖,尽管心中也是狂喜,但至少还维持着表面平静的魏拯民却冷静的道:“老杨,按照二路军杨副总指挥的意思是我们两个都去。可这要是都去了,部队怎么办?”

  听到为魏拯民的反问,刚刚还因为与zhōng yāng终于联络上了,而激动异常的杨靖宇瞬间便冷静了下来。沉思良久后道:“老魏,这样,我们两个兵分两路。我带着部队在南满坚持,你去鹤立见见zhōng yāng代表。等回来的时候,在把zhōng yāng的jīng神和我们好好的传达一下。”

  “你是政治委员,又是南满的省委书记,你去比我合适。更何况他那边的医疗条件应该要好一些,你去开会正好可以顺便治疗一下你的病。”

  “你的病已经不能再耽搁了。咱们这边的医疗条件有限,部队又整rì在行军作战之中,很难得到有效的治疗。正好趁着这个难得的机会好好的调养一下。”

  对于杨靖宇提出让自己去,魏拯民却是摇摇头道:“老杨,你是一路军总司令,对于部队的情况你最有发言权。更何况,还要和二三路军指挥员商讨下一步的作战行动,你去比我合适。我留在南满坚持,你去开会。”

  听到两个人之间的争论,董平拿着杨震发来的后续电报犹豫了好大一会,还是再一次打断他们的谈话道:“杨总司令、魏政委,我们杨副总指挥的意思是让你们二人一同前往。南满地区可以留下部分jīng锐坚持。”

  说罢,董平将手中的后续电报递交给了二人道:“我们杨副总指挥希望不仅仅是你们二人,一路军的主力最好也退入北满地区休整、补充一段时间,至少也要喘口气。南满地区可以留下部分部队坚持。”

  “我曾听二军五师的陈师长说过,一路军总部有电台与报务员,只是因为所属部队缺乏电台,所以使用极少。这样,我们携带了一部五十瓦的电台,可以进行远程通讯。二位可以将电台启用,通过电台指挥留守部队。我们会留下专用的密码。”

  “杨副总指挥再邀请二位北上的时候,曾经和我专门谈过。为了能更好的进行抗rì斗争,如果二位同意带一路军北上休整,二路军将负责一路军主力的换装。将你们目前使用的杂牌装备,全部更换为rì式装备。而且是按照人数,一对一的更换。”

  “我们在北上初期在汤原西北的群策山地区偶尔间,发现并占领了rì军一个秘密的军火仓库。这座军火仓库是整个rì本关东军为下江地区作战而特别储备的。期间仅仅崭新的三八式步枪就数万支。”

  “这些武器数量充足,不要说一路军,就是将抗联的三路军全部换装一遍还有剩余的。也正是以这批武器为基础,我们才能快速的武装被解救的劳工,将部队迅速的扩大。也是依靠这批武器,才使得弹药充足的我们才能取得一个接一个的胜利。”

  “杨总司令、魏政委,我们杨副总指挥有几句话让我转告二位:临时的退却不等于永久的不回来。今天的后退,正是明天更好的回来。现在暂时的放弃,不等于永远的放弃。他希望你们能将这几句话牢牢的记住,不要纠缠于一时,要看一世。我们是需要坚持,但是不需要固执。”

  “二位首长,我说话直接,你们别怪罪。但有些我还是要说的。一路军形势越来越恶劣,就连你们总部都经常断粮,下面的部队可想而知。从目前的形势看,一路军的大部队若是集中起来,已经根本无力解决给养。而一旦分散兵力,又极有可能被伪军各个击破。”

  “与其因为缺吃少穿,缺枪少弹,让整个部队被rì军一点点的磨掉。不如暂时的放弃,留下小股部队坚持,主力北上整训、换装。等自身恢复之后,再重新南下。小鬼子可以暂时封锁住南北满之间的联系,但他不能封锁一辈子。”

  “我们这些抗联对山林的熟悉远在他们之上。而南满与北满之间山地相连,对于我们来说,有山就有路。只要形势缓和了,部队强大了,我们随时可以再次返回。”

  “杨副总指挥曾经和我说过,当年关内红军在五次反围剿失利,被国民党军以优势的兵力合围的情况之下,正是通过战略转移才得以生存与发展下来。一路军留在南满,固然可以树立起南满抗rì的大旗,赚得一些吆喝,对rì伪军也始终是一个威胁。但除此之外那?”

  “如果按照形势的发展下去,一路军在无法改变目前的状况,我可以说,遭遇到挫折是早晚的事情。如果一路军只因为某种信念而坚守在南满的话,一旦一路军被rì伪军重兵打垮,南满的抗rì大旗才是真正的倒下。而且再也没有重新树立起来的可能。”

  -..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