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新笔趣阁 第六十七章 尴尬的杨震

小说:抗日之我为战神 作者:风雪云中路 更新时间:2015-12-07 09:11:14 源网站:新笔趣阁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知道袁芷若心思的杨震,也沒有强留她,只是温柔的给爱人亲手穿好衣服,又轻轻的吻了吻她,才让袁芷若离开,待袁芷若走后,看着床单上的那一抹嫣红,杨震又一次失神了良久。

  袁芷若刚刚的泪水和李慧兰忧郁的眼神,甚至许久已经沒有想起过的张婷牺牲时,那空洞的眼神,都不断交替的在他的眼前呈现,三个女人,一个尸骨以寒,一个虽是旧人但已经无法再续前缘,珍惜眼前人,是自己唯一能做到的。

  至于李慧兰那里,杨震只能说一声抱歉了,在她找到另外一个寄托之前,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好好的照顾她,想要牵手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來自各方面的压力,让两个人重新在一起的机会已经微乎其微,摇了摇头,杨震放下了心中那一缕异样的感觉,急忙打扫起战场來。

  其实有些显得做贼心虚的袁芷若不知道,她在杨震办公室一夜沒有回去,除了他们自己之外,至少还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负责杨震贴身警卫,今晚值班的警卫排长李明博,另外一个,就是在杨震对门的郭炳勋。

  已经完成担任作训参谋所有考核,马上就要调任到军区直属侦察旅担任作训参谋,想要在离开之前,在杨震身边尽可能多待一些时间的李明博,昨晚特地与张子雄换的班,就在杨震办公室边上警卫室内,待了整整一夜的李明博,那里会不知道袁芷若在杨震那里面待了整整一夜,如果这一点都做不到,他这个警卫排长可就是不称职了。

  至于工作了一夜的郭炳勋,却是在想下楼走走透透气的时候,在拉开门的一瞬间,不经意的看到走路有些不自然的袁芷若离开的背影,而且郭炳勋的办公室与杨震就在对门,昨晚上袁芷若一夜沒有离开,以他的能力那里会不知道。

  只不过都知道昨晚一夜沒有离开的袁芷若,与杨震在一起,究竟都做了些什么的这二位,都怕袁芷若这个当事人尴尬,在她离开的时候,一个躲在警卫室内沒有露面,一个轻轻的将刚打开一丝门缝的办公室门又关上了而已。

  甚至很是有眼力价的李明博,还特地将原來给杨震打水洗漱的时间,向后拖延了十分钟,给自己的一号,留下了充足打扫战场的时间,等到拎着热水瓶走进杨震办公室的李明博,进到办公室给杨震洗漱,顺带收拾卫生的时候。

  手脚麻利的很的杨震,早就将那条床单换了下來,并收到了一个很隐蔽的地方,窗户也被他打开,将房间内那种异样的味道散出去,当李明博进來的时候,屋子内早就已经早不到半点曾经激情过的痕迹了。

  李明博进來,让杨震脸上多少有些不自然,因为他知道袁芷若在这里过夜的情况,肯定瞒不过自己这个尽忠职守的警卫排长,尽管李明博是身边人,战场也打扫利索了,沒有留下一点线索,但杨震也多少有些尴尬。

  而更让他尴尬的是,明显知道这件事情的不止李明博一个,在简单的洗漱过后,正准备拎着腰带,还是像往常一样准备下去出早操的杨震,却看到了同样正准备下楼出早操的郭炳勋,一样拎着腰带,从自己的办公室内出來。

  杨震很清楚,郭炳勋既然沒有回去休息,那么袁芷若在自己这里过夜的事情,肯定瞒不住这个有着鹰一样眼睛的老伙计,不过相对于被李明博知道这些事情,面对着郭炳勋这个知心兄弟的时候,杨震虽说也有一些尴尬,不过还终究还是略微差了一点,。

  毕竟自己与袁芷若之间的关系,郭炳勋还是清楚的,对于自己的感情生活,自己这位老伙计还是了解的,自己与袁芷若虽说这次沒有起票就先上了车,但这件事情毕竟是郭炳勋乐见其成的,所以面对着郭炳勋,杨震情况到是好一些,最多有点不自然而已,只是就算郭炳勋知道的再清楚,但是这种事情被撞破了,杨震也肯定不会太自然的。

  其实有一件事情杨震不知道,他在淮南与李慧兰生同样的事情时候,也是被担心事情外泄,自己长难得咋泄的春光被别人知晓,亲自在院子里面为他站了一夜岗的李明博,听了一夜的墙根。

  如果杨震知道这件事情的话,他在面对李明博这个自己贴身警卫排长的时候,恐怕会更加的尴尬和难堪,毕竟还是很洁身自好的杨震,不愿意给自己的贴身部下,留下那种自己倚仗权势玩弄女性的印象。

  尽管李慧兰与自己的关系特殊,但毕竟那不是能让任何人知晓的秘密,除了自己与李慧兰两个人之外,别说外人就是郭炳勋这个自己最亲密的兄弟也不清楚,更别提李明博这个警卫排长了。

  要是被他知道,自己在淮南先与李慧兰有了那种关系,现在又和自己的秘书搞出这种事情來,而且都被自己的这个警卫排长撞见,尽管很清楚李明博不会透露出去半个字,但是在面对李明博的时候,杨震想不难堪都很难,这方面,杨震可沒有那么厚的脸皮。

  见到杨震看到自己后,脸色多少有些不自然,郭炳勋当然不会提半个字,免得自己这个脸皮很薄的一号尴尬,只是给了他一切不言中的微笑,转身和自己的警卫员交待了一下之后,跟着杨震一同下楼出早操了。

  他不提,杨震更是不会提,两个人默默的带着警卫部队跑完三千米之后,沒有跑接下來的两千米,放缓了脚步,郭炳勋才道:“一号,今天我想让柴副参谋长,带着美英军事代表团下部队参观一下。”

  “考虑到他们要求的保密,我看是不是以记者团的名义,反正他们都是西装革履來的,谁也沒有穿军装,美英驻我们这里的观察团,不是一直也用记者团的名义吗,这次在我们内部,我看还是以记者团的名义,比较恰当一些。”

  “同时根据地内的报纸和广播,不报道、内部不通报,严格的封锁消息,所有的行程之中,只要无法返回驻地用餐的,全部在部队食堂,考察的地点和项目,可以由他们指定,但是一律不安排自由参观。”

  对于郭炳勋的提议和安排,杨震微微点了点头道:“就按照你的意见办,对外不报道、对内部不通报,下部队的时候,在内部以美英记者团和作家的名义,至于行程安排,我看还是先去训练基地,下部队参观的事情,看他们自己的意见。”

  “一会吃完早饭,你和柴世荣好好的交待一下,告诉他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一定要把握住,柴世荣是一个老实人,变通能力略差一些,沒有那么多的心机,别被那些洋鬼子给诈出一些不该说的东西來。”

  “其实这件事情你或是高禹民去是最好的,可眼下这个时候你们却是实在抽不出身來,我们不能为了迎接他们,将所有的工作都抛下,部队现在忙着整编、补充,干部调配,你和老高都脱不开身,只能让柴世荣去了,不过你想着,给他挑一个机灵一点的翻译。”

  其实柴世荣并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郭炳勋又岂会不知道,不是说柴世荣那里差,而是他的性子忠厚,为人机敏性和变通能力差了一些,说白了,这个人太老实,与这帮老狐狸一样的美英军事代表相处,很容易会吃亏的。

  只是现在实在是抽调不出人來,总不能因为这帮家伙的到來,将原來的工作全部都丢下吧,如果按照杨震的设想,三到四个月之后起第二阶段作战,那么最迟两个月之内必须要完成部队的整编,补充的新兵必须要到位。

  一场大战刚刚结束,事情本身就已经千头万绪,现在还要准备第二阶段作战,就更加无人可调了,再加上为第二阶段作战准备的全军参谋长进修班,又正准备开课,司令部的所有人,几乎都忙的分身乏术了。

  这个参谋长进修班是郭炳勋目前工作中的重中之重,是针对此次会战部队暴露出來的问題,专门由他提出召集的为其一个月的短期培训,包括挺进军各部参谋长在内,所有部队团以上建制的参谋长都要参加,进修的重点,就是加强合成化指挥能力。

  不过就算这个参谋长进修班结束,也不能就说万事大吉了,在这之后,还有一个步兵团一级与各部队主管炮兵的副职、装甲兵团职合成训练班,装甲兵营职干部进修班,不说别的事情,就是这一系列的合成培训事前准备,就够司令部各级忙一阵子的了。

  而政治部那边现在也在忙着计算在新老根据地人口总数,以确定征兵的数量,给部队调整、补充兵员,同时还要根据战斗之中干部伤亡情况,列入计划部队扩编的需要情况,调整和调配干部,召集政工干部考核与进修,也一样所有人,都忙的脚打后脑勺。

  尤其是能不能征集到足够数量的新兵,满足部队扩编和补充需要,这个关系到总部后续作战计划和训练计划能不能展开的头等大事,政治部除了组织部门之外的所有二级部长,几乎全部赶到新区动员补充兵员去了。

  同时因为军区理工大学、各军兵种的指挥学校、军医学院,特别是航空兵的两个飞行学校,决定在新区内的伪满国高和国中,以及各个师道学校一二年级学生之内,招收总数一千五百名学员。

  政治部还要抽调部分人手,配合他们进行甄别和政审,眼下更加沒有精力在顾及其他的事情,实际上政治部现在除了高禹民这个主任,带着几名各个二级部的副手以及几名干事,留下坐镇中枢以便汇总各方面情况做出决策之外,整个政治部几乎已经唱起了空城计。

  而后勤部现在也在忙着接收物资,为部队准备冬装,向各个兵工厂下达最新生产数量,以尽快的将前一段会战消耗的物资补充完毕,并按照总部下达的物资储备数量准备各项物资,也是一样忙的脚不点地。

  此次会战结束至今,总部下属的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包括正带着几个参谋在部队蹲点调研新式装备使用情况的熊大缜,都忙的一个个脚打后脑勺,加班加点、通宵达旦的工作,已经成为普遍现象,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