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新笔趣阁 第四百一十三章 赌和赌还是不一样的

小说:抗日之我为战神 作者:风雪云中路 更新时间:2015-12-07 09:11:14 源网站:新笔趣阁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待苟再合走后,杨继财又仔细打量了一会地图后,抬起头看着邱金堂,犹豫了一下后还是道:“首长,你说的没有错.我现在的想法,就是拼一把。没有办法,现在我手头的这点兵力,实在找不出一个两全其美的解决之道,只能拼一把了。”

  “赢了我们就保住了整个林西战场的侧翼,输了便是一败涂地。不过即便是这个第七师团主力,没有按照我们的判断来,那么我固然是失败了。但是整个阿鲁科尔沁旗的战场,却并不意味着彻底的失败。”

  “我们是放了空炮,导致中线门户大开,但是不是还有你们和航空兵吗?只要你们还在,就算第七师团利用我们的判断失误,突破了阿鲁科尔沁旗西北方向的防线。但是在你们的攻击之下,即便到了东乌珠穆沁旗,他们也没有力量在搞什么鬼了。”

  “从目前他们的进展速度和我军的空中打击力度,以及从目前他们所在地到其目的地的距离来看。他们想要达成自己的目的,至少还需要两天的时间。我想只要有了这两天的时间,以我们目前的空地火力密度来看,这个第七师团固然是死不了,但是伤筋动骨是肯定的了。”

  “而且我们守住了距离林西战场上最近的一条通道,即便是第七师团占领了整个阿鲁科尔沁旗,那么王光宇司令员那里,也可以提早的做一些应变工作。首长,我这是在赌不假,但是赌和赌还是不一样的。”

  “我手中的赌本不多,只能在两相其害之中选择对全局影响最小的一个结果。也就是说输了,也不至于将老本全部赔进去的一个结果。不过我的这个赌局,也不是想象中的风险那么大。”

  “只要能拖到王司令那边得到他想要的结果,撤回来的时候,这场赌局我们也就赢了。而最坏的结果不外是王司令那边被拖住,国崎登中将脑袋不开窍,还是只认死理,还要继续西进。其实抛出去我选择的地点,距离巴林左旗过近这个风险之外,我倒更希望这位国崎登中将脑袋灵活一些。”

  看着杨继财坚毅的面孔,邱金堂沉思了一会之后笑了笑道:“那好,既然你来赌了一把大的。那么今天我也参合一脚,也在你身上押一注,陪着你赌一把。既然你手头的赌本有限,那么我们也和小鬼子学学。来一个兵力不够,火力再补上。”

  “既然已经决定陪你赌一把,那么我也得跟着下注。这样,你也给我们分配一点任务,从现在开始,到王德耀那个家伙玩够了返回之前,我这个军区炮兵司令部的副参谋长归你指挥。航空兵那里,我替你去说。”

  对于邱金堂的拍胸口保证,杨继财仔细琢磨了一下之后才道:“首长,对于我们来说,只希望军区炮兵能做到一件事情。那就是如果这个第七师团真的按照我们的判断来,不顾二十八联队死活,利用我军分兵之机强行调头南下。”

  “我希望您的重炮部队,能够用火力将他们派出的部队赶到我的两条防线上来。并以部分的炮火,支援我们的防御战。整个阿鲁科尔沁旗东南地区,与巴林左旗交界的地区实在太漫长。我只有两个营的兵力,不可能处处的设防。”

  “既然已经准备应对最坏的发展,那么我就只能尽可能的采取主动。所以我希望军区炮兵,如果第七师团真的转向,就用火力将他们赶到我们的这两条防线正面来,使他们无法选择其他的方向。”

  “首长,如果这个第七师团真的按照我们预料的来,那么他们肯定首先会选择是靠近巴林左旗最近的这个二十七联队。而从目前这个二十七联队的态势来看,他们选择发起攻击的地点很多。而我们的防御兵力有限,而他们却完全可以避开我们的防御阵地。”

  “虽说避开我们的主要防御阵地要多跑一些路,但总比啃骨头要好的多。日军也不是傻子,能费体力的事情,他们也不会花费别的代价的。更何况这种代价,并非是眼下的第七师团愿意承受的。”

  “虽说阿鲁科尔沁旗东南地带,是以低山和丘陵为主。按理说,这个地形对我们应该有利。但眼下这个地形对我们来说,却是反其道而行之,是相当的不利。因为这样的地形,可供日军选择用来穿插的道路实在太多了。只有我选择的这两道防线所在位置,是草原地带。”

  “看起来虽说可以供日军快速的突破,但也最有利于我军集中火力。将防线部署在这两个方向,我们也可以最大限度的集中手头有限的兵力。兵者诡道也,我将手头有限的兵力放在最适合日军快速突破的草原地带,还起到了一个虚虚实实的作用。”

  “这么部署,可以来一个反其到而行之,迷惑日军让他们以为我们敢于分兵摸他们的夜螺丝,是得到了来自林西方面的增援。在其他方向相对复杂的地区,也许我们会给他们设下了埋伏圈,有意的等待他们进攻。让他们不敢轻易的选择其他的方向,老老实实的按照我给他们指定的路线去走。”

  “所以我希望军区重炮部队,利用射程远,威力大的优势,在其他方向上构筑一道火墙,配合我们的心理战术,逼着日军只能选择我们防线正面进行突破。这样一来,我们的兵力可以节省很多,甚至可以形成一定的浅纵深防御地带。而不用将兵力拉长,搞得过于单薄。”

  “既然总部当初制定以火海对付日军的侧翼突破战术,那么我想总部就已经将夜间作战考虑进去了。而从目前航空兵和你们重炮部队,对日军的火力打击精度、力度,并未比白天降低太多的一方面考虑,我想您一定在前面部署了相当多的秘密观察员。我的这个要求,您和您的部下完全可以达到。”

  听到杨继财最后一段话,邱金堂指了指他的鼻子道:“你小子到底是三号的最得意的弟子,在眼光上果然有一套,比王德耀那个家伙强的太多了。这都被你判断出来了,真的很不简单。好,我就答应你的这个要求。但我只能说我们尽力而为,而无法拍着胸口保证。”

  对于邱金堂的夸奖和答复,杨继财只能苦笑道:“首长,我是作战参谋。如果这点常识都没有,我还怎么提供合理的建议供上级首长参考?如果只要求图上作业标准和会测绘,那只用一个绘图员就能完成的工作,总部又何必花这么大心血培养我们这些作战参谋?”

  “不过有您的这句话,我就心里有底的多了。尽力而为,就已经足够了。我们不是国崎登肚子里面的蛔虫,不可能完全判断的与他们做出的决定一丝不差。我现在的这个部署,其实又何尝不是一种尽力而为,避免因为连锁反应可能出现的最坏局面。”

  “但我保证,只要您的重炮部队配合的好,这个第七师团如果想要从我们这里取得突破,进而直接威胁到林西战场,那么就只能从我的尸体上踏过去。就算是尽力而为,也要看怎么去做的。”

  杨继财的承诺,让邱金堂这个久经沙场的老兵,也多少有些动容。看着眼前这个人年轻却是倔强的脸庞,邱金堂只能在心里暗自叹息一声。他知道如果真的出现那种局面,眼前这个人绝对会做到自己承诺的。

  只是这么一个年轻有为的干部,如果真的就这么损失掉的话,对于抗联来说,将会是一个极大的损失。按照他今天的表现来看,如果能在这一战之中幸存下来,再给他时间和机遇,眼前这个年轻人的前途将会不可限量。他将来不仅仅可以带一个师,甚至可以带一个或是几个纵队。

  邱金堂的预言准不准,杨继财自今后的发展会不会像他预料的那样可以带几个纵队,至少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但是王德耀那边的情况,却还真的被杨继财给料准了。果然在开局进展顺利之后,王德耀明显有些收不住手的趋势。

  在抵达战场之后,王德耀还没有来得及设下他想要的伏击圈,他的先头连就和二十联队队作为先头中队的第三大队第二中队狠狠的碰上了。尽管右翼两路更接近巴林左旗主战场,但是一木清直并未丝毫的放松戒备。

  他在分散之前,严令各个中队在行军时候一定要做好战斗准备。他的部下,也并未因为眼下表面上抗联将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他们友军身上,而有丝毫的松懈。而且一木清直正因为自己行进路线上的地形相对复杂,所以将前哨放的很远。这也就造成了王德耀还没有等到进入预定设伏地域,便于二十八联队的先头中队遭遇。

  接到前边居然等到进入预定设伏地域,便提前打响了遭遇战,而且二十八联队的动作比自己想象要快的报告后。尽管自己的计划已经因为提前遭遇而全部暴露,但是王德耀非但没有担心,反倒是更加的兴奋。

  在前边遭遇战打响之后,他没有丝毫的耽搁,指挥后续部队以连为建制。利用整个二十八联队分散的相当开的行军序列,以及之间过大的空档。将手中的兵力除了留下一部分围歼其先头中队之外,剩余的部队向着二十八联队的行军序列直接插了进去。并顺手将跟在先头中队后面的另外一个中队,也给网了进来。

  在发现又网了一条不算太小的鱼之后,王德耀立即变更部署。以两个连的兵力,将其先头中队以及后续的一个中队,与二十八联队其他部分强行分割开来。以这两个连迅速的抢占有利地形,阻击周边日军的增援。

  自己则立即组织兵力,对已经被他完成分割的二十八联队这两个中队进行围歼。试图在最短的时间之内,先把这两个中队吃掉。刚一出手就网住了日军两个中队,对于王德耀来说无异于一个相当不错的彩头。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