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  ∇

少年文学 第三百四十八章 田中新一的答复

小说:抗日之我为战神 作者:风雪云中路 更新时间:2016-01-22 17:05:21 源网站:少年文学 用手机看小说 扫一扫看手机版
  这二位一个固执己见,坚决不肯改变原有的计划即便因为天气的原因,空袭计划暂时无法实施。也宁愿等待天气转好,航空兵可以出动之后,再进行反击。坚决反对大本营要求三天之内必须转入反攻的命令。

  一个秉承上意而来,想尽办法要改变他的想法,并催促关东军尽快的展开行动。一来二去,这话里话外就有了针尖对麦芒的味道了。冈部直三郎中将虽然对梅津美治郎大将很是尊重,但这种尊重是建立在服从大本营命令基础上的。

  面对着梅津美治郎大将与冈部直三郎中将两位表面上看似平淡,实际上已经是波涛汹涌的对话,边上作陪的关东军参谋长吉本贞一想要劝解一下,但犹豫良久却是最终还没有说出口。因为这位关东军参谋长,不知道该怎么说话。

  作为关东军的参谋长,他还是赞同梅津美治郎的意见。因为作为关东军的参谋长来说,吉本贞一对眼下整个满洲战局的看法,与梅津美治郎并无不同。而且作为大权在握的关东军参谋长,在这一点上他也必须保证与司令官的态度一致。更何况这个计划,还是他与梅津美治郎大将共同商议之后,才制定下来的。

  但对于吉本贞一来说,他需要考虑的不仅仅是关东军的利益。更要考虑的是大本营的态度,以及背后可能存在的天皇想法。也就是说他这个鉴于目前整个日军形势变化,他这个关东军的参谋长,无法再像他的那些前任那样胆大妄为了。

  在眼下的关东军,以下克上的那种甚至可以完全不考虑东京的想法和态度,完全自行一套的办法已经不起作用。一切事情,还是要服从东京的指令。所以他现在的一切考虑,不能再仅仅从关东军自身出发。

  眼下面前这二位自身的身份倒是不算什么,凭他们两个人还是很难撼动梅津大将和自己的地位。但是他们身后却是东京大本营与陆军省,在更后面也许是天皇。那位参谋总长的态度倒是无所谓,陆相的想法关东军也可以不在乎。

  梅津美治郎大将是那位陆相的老上级,当年他从关东军参谋长任上调任陆军次官,也是梅津美治郎大将一力推荐的。对于梅津美治郎大将,他还是比较尊重的。即便梅津美治郎大将不把他的命令当一回事,他内心也许不快,但是至少在短时间之内还不能怎么样。因为关东军司令这个职务,是需要天皇御断的。他一个陆相,是无可奈何的。

  所以即便是梅津美治郎大将有争议,只要天皇没有异议,那位陆相也不能做的太过分。但是背后如果真有天皇的意思在内,关东军却是不能不考虑。对于已经算是日军高级军官的吉本贞一来说,他很清楚天皇在军队中的影响力。

  任何一个高级将领,哪怕是他坐到陆相、参谋总长、陆军教育总监的位置,如果没有天皇的支持,屁股也根本就坐不住。如果里面真的掺杂了天皇的意思,他这个关东军参谋长就必须要慎重考虑后果了。

  如果引起天皇动怒,面对的可就不单单是关东军会换司令官与参谋长这两大军事主官了,弄不好自己与梅津大将都会被转到预备役回家养老。这也是他之所以想要劝说,却又有些犹豫的原因。

  梅津美治郎与冈部直三郎两个人相住了,吉本贞一中将想劝说却又心存疑虑。反倒是那边的大本营作战部长田中新一少将,却是一边在悠哉、悠哉的品着茶,一边把玩着一支关东军从抗联那边缴获的自动步枪,压根就没有当眼前的事情像是一回事一样。就好像他的心事都被眼前的这支新式步枪吸引了过去。

  对于吉本贞一中将递过来的,让他分别劝说一下他在陆军省军务局的老上司梅津美治郎大将,以及在蒙疆驻屯军和现在顶头上司的冈部直三郎中将眼神,完全就当做没有看到一样。在吉本贞一看来,如果想要解决目前的困局,这个家伙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梅津大将是他在陆军省任军事课员,以及军事课长时候的老上级。而冈部中将又是他在蒙疆驻屯军担任参谋长时候的顶头上司,现在依旧还是他的直属上司。他做为中间人,调节一下无疑是最合适的人选。

  只是这个家伙貌似打定了主意不开口,就在那里不紧不慢的品着茶,把玩着敌军的武器。其悠哉的样子让人看不出这个家伙,原来的那一副去年曾经因为强硬主张对美英开战,而与主张慎重的军务局长武藤章公然在作战会议上大打出手的刺头脾气。

  在多次示意无果后,实在有些坐不住的吉本贞一干脆撕下了那层矜持,直接开口道:“田中君,你作为大本营作战部长,我相信对眼下满洲的战局应该有一个清晰和准确的判断。作为大本营的作战部长,我想问问田中君对此事究竟是什么态度。”

  吉本贞一撕下脸皮不耻下问,只是没有想到这位大本营的作战部长回答却很出乎几个人的意料:“这一战关东军怎么打,是关东军的事情。只要不影响帝国下一步的作战计划,大本营没有必要干涉太多。”

  “在我看来,只要关东军能在预定时间完成作战计划,达到大本营的要求便可以。至于其他的方面,还是关东军自便为好。至于天皇那里,只要解释清楚,我想以天皇陛下对梅津司令官的器重,也并不是太大的问题。”

  田中新一这一番话,让吉本贞一微微松了一口气。他没有想到这个难缠的,到那都能把水搅浑的家伙,此次居然能够替关东军说话。这个无风都三尺lang,为了贯彻自己的主张,甚至能在御前作战会议上,与属于稳健派的武藤章少将挥舞拳头的家伙此次的做法实属难得。

  不过吉本贞一也清楚,这个家伙后边肯定还有话。这个个性很强的家伙并不是那种随风倒的墙头草,绝对不会站在关东军的地盘上就替关东军说话。这个家伙说出这番话来,应该只是一个开头但绝对不会是结尾。

  果然田中新一在放下手中的那支步枪后,站在这件会议室墙壁上挂着的大幅整个满洲作战态势图前,沉默了好大一会后才道:“几位长官,这支所谓的抗联在兵力明显不足以鲸吞整个满洲的情况之下,为何还要冒着其战线被关东军拦腰切断的危险,在西满开辟一条战线的原因,你们考虑过没有?”

  “难道他们在林西、通辽的攻势,就是为了从西线威胁新京?还是为了松花江以南产粮区?眼下正在进行的会战,就是他们的全部意图吗?至少从目前的形势来看,他们的决心恐怕不会是这么一点。”

  “别忘了,他们目前在西满部署的坦克数量,占据了目前出现在战场上其所有坦克数量的大部分。而且从目前的情报来看,他们战斗力最强的几个师目前也都摆在了西满战场上。我认为,这并非是一个孤立的事件。”

  “要知道与西满境内相对复杂的地形相比,新京所在松辽平原更加适合坦克集群作战。而且眼下集中在西满的并非仅仅是抗联的部队,如今关内的共产军也加入到了热河战场之上。这说明了什么?表明了关内外的**至少在某些方面取得了共识。”

  “华北共产军的战斗力,自七七事变以来华北方面军与他们也打了多年的交道。这些军队意志顽强,但是装备极差,作战水平与支那政府的中央军相比,还有较大的差距。他们更擅长的是山地作战,以及其所谓的游击战。”

  “而且除了去年所谓的百团大战之外,华北方面的共产军,一向是避免与我军在正面作战。一般都是以其所谓的山地游击战,也就是骚扰战为主。这次能让其所谓的华北两个最大根据地精锐尽出,而且采取了他们之前最不愿意与我们采用的战术作战,这其中的目的肯定不会简单。”

  “既然关内的共产军已经参合了进来,那么表面上的现象就很难会是我们看到的这些。他们的胃口究竟有多大?他们主动发起这场会战的真实是否真的是表面上看起来这么简单?我不知道关东军有没有进行过一定的研究?”

  “要知道西满战场虽然能对新京方向形成一定的压力,但是远非他们想象的那么大。如果说有,也就是可以夺取新京以西的产粮区。但是此次关内外的共产军联合作战,除了其所谓的山东根据地之外,其余华北两大根据地倾巢出动,他们的目标只是夺取几个产粮县,这可能吗?”

  “梅津大将,吉本参谋长,什么时候反攻不是问题,反攻的战役打成什么样子也不是问题,甚至这次会战究竟会打成一个什么样的结果,也是不是问题。现在的问题他们真实的作战意图是什么?此番关内共产军进入热河战场真正的原因又是什么?他们在此次会战结束之后,下一个目标是什么,会不会收住手,这些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难道关内**在自身受到华北方面军自去年冬天以来大举扫荡,而损失惨重的情况之下,几乎精锐尽出出关作战,甚至放弃了其部分所谓的根据地的原因。就是热河**守备队审讯俘虏得出的,这些所谓的挺进军在完成热河作战后,将会成建制的划拨给抗联?”

  “还有西满战场上,集中了抗联其实总数并不多的坦克力量的将近八成,他们的目的会是那么的单纯?就我从此次会战爆发后,到现在对战况的分析来看,这支已经成为关东军强硬对手的抗日武装,此次的胃口绝对不会这么小。”

  “如果单纯的从纸面上的形势判断,还不足以说明,或是证明他们在此次与华北共产军最大两个所谓根据地精锐尽出的原因。诸位西满的位置,可不单单是可以威胁到新京,以及关东军与华北方面军交通线那么简单。”

上一章更新列表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